新浪体育

勇士和裁判都亮出了底牌

体育专栏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没有人想到期待了一个赛季“火勇决战”会以这样的过程进行:各种对裁判的不满,保罗最后时刻“两T”逐出,哈登在赛后冒着被罚款的危险发言,希望获得公平对待的机会。

网上被各种口水刷屏,让我们无法集中注意力,去寻找勇士首战告捷的真正原因。而在比赛第二天,可能会有吃力不讨好的“最后两分钟裁判报告”。

要想公平地评价这场比赛,只能用两条线分开进行观察。我的结论就是今天的标题——勇士和裁判都亮出了“底牌”。

“裁判亮出了底牌”,指他们赛前充分研究了哈登的特点,企图对他三分线外制造犯规的伸腿和倒地动作进行遏制。但他们对哈登被犯规进行了过分的解读,导致在比赛中漏过了几次真正的犯规,这对火箭和哈登非常不公平。

“勇士亮出了底牌”,指的是把“火勇决战”当成卫冕路上最关键的系列赛,不再遮遮掩掩,直接以小阵容开局。这让勇士接下来可变的余地大大减小,从而对“核武杜”更加依赖。

我努力通过录像去分析裁判对此战的判罚,尤其是三分线外对哈登和保罗防守时的判罚,让大家了解裁判如何先入为主,将自己陷入两头不讨好的困境。

如果有“最后两分钟裁判报告”,一定会对最后8.5秒格林防哈登投三分那个球进行裁定。当时保罗抢断,哈登投三分,格林扑上去撞倒了哈登,但裁判并没有响哨,当时火箭落后3分。随后保罗抢到篮板,球被打出界时他跟裁判有抱怨,被吹T逐出。

这是整场比赛火箭对裁判不满的终极反应。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看,格林都侵入了哈登的圆柱体,但由于哈登落地时腿向前伸——这正是裁判赛前研究的重点,心想这下我们不会上当——他们狠狠地咬住了哨。

裁判先入为主,认为哈登夸张他的被侵效果,从比赛刚刚开始3分钟、汤普森对哈登第一次三分线外的身体接触没有吹就可以看出来——

后来迈金尼防哈登一对一,以为防守成功,等迈金尼转身投入快攻了,裁判犹豫了一下,才举手响哨。从这个哨的犹豫同样可以看出来,这场比赛裁判对哈登这种动作想控制一下——

到了第二节,汤普森对哈登的两次三分球犯规没有吹,才真正体现裁判此战的宗旨——你不要骗我。

比起最后8秒那个球,第二节这两次哈登落地时的动作非常干净,但因为每一次他都这样倒地,裁判两次咬哨都很坚决——

随后电视直播请了退休的资深裁判史蒂夫·贾维来解读,并给出了第一节开始不久那个侵犯圆柱体的慢镜,贾维也认为是犯规无疑。

保罗之所以被“两T”罚出,是因为他自己在第三节也有两次被侵入圆柱体,裁判咬住了哨没有吹。第一个造成杜兰特防完打快攻扣篮,第二个是对利文斯顿的“3+1”机会,当时火箭70-73——

因为比赛十分胶着,两队曾交替领先,到最后还差3分,所以此战裁判对火箭三分线外造犯规的过度解读,一定程度上对比赛顺利进行造成了人为干扰。

实际上这也会让NBA当局十分尴尬,因为首战这样吹,第二场怎么办?如果第二战改变标准,那勇士肯定会抱怨,就像戈贝尔看了这场球,就公开发推说,我们跟火箭打的时候,可不允许这样的身体接触啊。

而且,裁判咬住了一头的哨,就难免对另一头的犯规心里发虚,像哈登这样突破时的进攻犯规,也吹成了卢尼犯规,让全场球迷嘘声四起。所以裁判是两头不讨好。

这些关于裁判的争议,让比赛本身的精彩一面被忽视,实际上,勇士和火箭对此战都做了精心准备,有相当多的看点值得研究,以展望后面的比赛。

谁都想不到科尔会用“死亡五小”来开局,想当初对骑士的总决赛变阵,是在大比分变成1-2之后。显然,科尔在对快船的比赛中吃了教训,不想因为犹豫而失了先机,当时他们也是变了小阵容首发之后,才淘汰了快船。

防守哈登的策略分为三部分:第一,伊戈达拉主防;第二,多人“车轮防”;第三,火箭用库里防的人去给哈登掩护,库里换防后坚决延误哈登的第一机会,再把他交还给原来防哈登的人。

伊戈达拉因为打了4分多钟就两次犯规,勇士提前换上卢尼,自那以后,防过哈登的人包括伊戈达拉,库里,杜兰特,卢尼,迈金尼。但哈登真正想打的是库里,就像以前那样。勇士显然早有所备,所以库里的延误非常坚决——

但一对一防的效果最好,还属杜兰特,只是因为他要承担太多的进攻任务,所以这样堪比“字母”的防守并不多见——

杜兰特才是那真正杀死比赛的人,全场拿下35分,过去五战平均已经超过40分。火箭队现在需要担心的是,每次都是在哈登下场以后,杜兰特就成了勇士的主攻手,这是什么原因呢?

这是因为勇士阵中得分手太多,哈登在场的时段——第一节和第三节前10分钟——正是双方主力阵容对阵,杜兰特需要照顾“水花兄弟”,因此他的戏份反而不多。哈登下半场时,正是大家进入轮换,杜兰特和汤普森组成挡拆组合,大开杀戒。

在第一节哈登下场时,比分是火箭17-16,下场之后,杜兰特率队打出一波11-2。第三节末哈登下场时,火箭70-73,等到第四节开始不久,就已经变成78-87,完全照搬上半场。

跟上赛季西决相比,火箭队变得更依赖哈登,如果说去年此时哈登与保罗的戏份是六四开,那么现在变成了七三甚至八二,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倾向。

火箭的牌还没有完全打出来,尽管他们第一战已经拿出一些新鲜的东西。比如,很久没有上场、对爵士最后一战才出来“热身”的内内,这一战打了14分钟;对爵士最后三场都没有露面的尚珀特,这一次打了21分钟。

然而从效果来看,这两个变化效果都不明显。德安东尼显然想让他们去防杜兰特,肯定是防不住的,内内还有点篮下勾手,尚珀特则是完全没有攻击能力。与其这样,不如多用杰拉德·格林,至少他在进攻上可以提供更多的帮助。

勇士队“水花兄弟”都带着脚伤,但在比赛中除了出手机会得到了控制,他们的状态好像没什么影响。像上面这种强侧定位掩护接球投篮(Pindown),库里还是那样娴熟。

而在比赛最后时刻,依然是库里面对换防,从容地投出他商标式的三分——

火箭对犯规不吹的意见,已经进行了充分的表达,第二场裁判可能不会漏掉那么多的三分球出手犯规,但这并不等于火箭拥有帐面上的优势。火箭需要做的工作,是针对攻防上的问题进行调整,包括阵容安排。

勇士“死亡五小”开局和结束,但火箭的“五小”只在第二节收尾时用,第四节后半节用的是有内内的阵容——内内、塔克、戈登、哈登、保罗。这表明德安东尼对篮板球非常忧虑,尽管这样,篮板球还是以26-38一边倒,前场篮板3-8。

第二场比赛,德安东尼有可能转而尝试法里德,至少在篮下拼抢还有点看头;防杜兰特依然会坚持一防一,但可以尝试在他准备出手时增加协防,看他如何选择。

火箭还有一场时间,去打出勇士的弱点,他们的弱点就是5号位有大个子的阵容——比如博格特和卢尼。但由于首战纠结于犯规吹罚,这个方面火箭还没有拿出对应的办法。

本文来自公众号@苏群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