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足球为什么不像选秀那样看出身?穷孩子的出头路

2018年法国队再度捧起了大力神杯,与上次的神奇夺冠不同,许多球迷对这一支法国队颇多微词,甚至有人放言“这支法国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法国了,队内的黑人球员太多了!”

这句话部分说明了现状,这支法国队中光常备球员就有瓦拉内、乌姆蒂蒂、门迪、金庞贝、博格巴、坎特、马图伊迪、姆巴佩、登贝莱等黑人球员。放眼望去,占据了大半壁江山,无怪球迷们会发出这样的感叹,认为那个属于齐达内和德尚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其实这种说法并不确切,98年那支法国队阵中同样有德塞利、亨利、图拉姆等黑人球员。如今黑人球员只不过占据了更大的比例,而这种现象不仅出现在法国队,整个欧洲足坛都不乏黑人球员的身影。

如今的欧洲各大联赛中不仅有来自欧洲国家的黑人移民后裔,更有从非洲大陆远道而来,追寻足球梦想的年轻人。许多黑人球员家庭非常贫穷,足球对他们而言不仅是梦想,更是全家人乃至全村人改变命运、走出贫困的希望。

曾有一位黑人球员的妹妹回忆道:“小时候我们家里非常穷,我和姐妹们穿着带破洞的衣服,但妈妈却花高价给哥哥买了一双专业的球鞋。可我们都感到很高兴,并没有丝毫嫉妒或不满。因为我们知道,如果哥哥能被球探看中成为职业球员,我们全家就能过上富裕的生活。“

正因如此,像亚历山大-宋、阿德巴约这样一人养活一大家子的案例屡见不鲜。埃弗拉一直踢球踢到了38岁,直到获得曼联青训教练的岗位才停止球员生涯。他曾告诉记者:“我依然在踢球是因为我有24个兄弟姐妹需要养活,所以我不能停下来,我必须继续奔跑。”

当年小埃弗拉在街头踢足球时被教练看中,将他带到了当地的俱乐部,称他是“新一代的罗马里奥”。但几年后他前往图卢兹和巴黎圣日耳曼等俱乐部试训,却没有得到认可,不得不返回故乡踢球。幸而意大利球探慧眼识珠,将这块璞玉带到了意大利赛场,并与他签下了职业合同。

意甲联赛曾有“小世界杯”的美誉,为世界足坛输送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才,这与意大利球探的敏锐犀利分不开。许多意甲俱乐部都拥有自己的球探系统,管理架构和运营方式非常讲究,在全世界各地为球队挖掘人才。

以尤文图斯为例,斑马军团的球探体系分为三部分:国际一线队球探部门、国际和国家青少年部门、皮埃蒙特当地球探部门。皮埃蒙特球探负责观看本地各个层级的青少年比赛,确保俱乐部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当地的青年才俊。国际和国家部门则搜寻意大利各地15岁至19岁的年轻球员和欧盟国家年满16岁的年轻才俊。

而最重要的国际球探部门又分为一线队球探和青年球探两部分,通过分析比赛视频、了解球员数据、现场观看比赛、亲身考察球员等多种方式,在全世界范围内为尤文图斯寻找潜力新星。确定初步印象之后,尤文还会派出更加专业的人员,对意向球员进行全方位针对性分析,并与球员进行接触,询问本人及其家人的意愿,最后才能完成签约。

欧洲俱乐部旗下通常有几十名全职或兼职的球探,分布在世界各地,为球队寻觅人才。正是在这样的体系下,越来越多的黑人球员通过球探登陆欧洲足坛,在新的舞台大放异彩。而这些黑人球员接触到世界最高水平的足球后,又能反哺所在的国家队,提升整个非洲足坛的足球水平。

《足球经济学》一书中曾提到,许多非洲国家因穷困而处在与世隔绝的状态下,平时只能与自己水平相当的对手比赛。如果运气好,他们可以每隔几年参加一次世界杯,在顶级的舞台上看看世界上最出色的球员、最优秀的足球是什么样子。1998年南非队获得世界杯参赛资格的时候,有许多南非人甚至认为他们的球队可以夺得冠军。虽然南非是非洲经济最发达的国家之一,但当地人对世界足球的发展仍然缺乏了解。

随着越来越多的非洲球员走上欧洲足坛,这一情况得到了改善,非洲国家队的水平也随之提高。拥有德罗巴和图雷兄弟的科特迪瓦国家队2006年首次获得世界杯参赛机会,令象牙海岸走出了更多的球星。萨拉赫扬名立万之后,吸引了更多的埃及孩子开始学习足球。

就这样代代相传,良性循环,越来越多来自非洲大陆的球队开始在世界杯书写自己的故事。中国足球津津乐道的“留洋”思路,也与此一脉相承。虽然目前中超俱乐部的球探系统仍处在起步阶段,但假以时日,或许我们也可以挖掘更多青年人才来到中超赛场,不再执着引进欧洲过气球星,以另种方式让中国本地球员得到锻炼。

(苏樱草)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