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英超

搬砖屌丝进圣西罗踢球!听英超红人自吐逆袭之路

最近几年,随着英超联赛的关注度与日俱增,一些从低级别联赛苦苦打拼,最终坚持到英超赛场进球如麻、一炮而红,甚至品尝到入选国家队和冠军喜悦的前锋成为了一个广泛传播的现象。

从在诺维奇大杀四方的霍尔特(Grant Holt)、为南安普顿攻城拔寨的兰伯特(Rickie Lambert),到在QPR大放异彩的奥斯丁(Charlie Austin),以及上赛季跟随莱斯特城夺冠的瓦尔迪(Jamie Vardy)。尽管这些草根前锋的巅峰期或许就那么两三年,但能吸引到全世界球迷的赞叹之声也是对他们长时间在低级别联赛中坚持足球梦的最好馈赠。

今年年初加盟南安普顿后,查理-奥斯丁重新找到了在英超联赛进球的感觉。在上周中客场与国际米兰的欧联杯赛后,《每日邮报》记者多米尼克-金登门拜访了这位两个赛季前曾在QPR震惊英超的高效射手(所有数据均截止自上周末南安普顿客战曼城的英超联赛前)

相关新闻

励志!一个搬砖工的英超故事 他攻破特里大门!

周三,夜晚的米兰。南安普顿在圣西罗(梅阿查)的最后一堂训练课刚刚结束,查理-奥斯丁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开始记录下自己所处的这个场景。

这是一个虔诚的时刻。他环顾着球场四角的4座塔楼,口中默念着那些曾经在这块草皮上叱咤风云的巨星。此地乃足球圣殿,能踏上这块球场踢球,奥斯丁对这样的机会异常珍惜。

思绪袭来,往事渐渐明晰,当年的业余足球经历再次浮现在脑海之中。我们故事的主人公彼时正效力于一支名为普尔镇(Poole Town)的英格兰第9级别的半职业球队,从工地上提早完工后,他得和伙伴们乘坐小船漂洋过海来到怀特岛(Isle of Wight)上踢晚场球赛。

“干完活先回趟家,带上球衣,和(踢球的)兄弟们碰头,赶往轮渡。”奥斯丁说,“第二天还得干活,所以无论比赛中发生了什么,都没有一分一秒耽搁的时间,末班渡轮晚上11点可就开走了。但那段日子真是棒!你会做这些完全是出自对足球的热爱。”

从跟随普尔镇渡过索伦特海峡(分隔英格兰本岛和怀特岛的海峡),到带领南安普顿出征圣西罗(梅阿查),奥斯丁的球员之路剑走偏锋,却又独一无二、无可取代。在他位于汉普郡康普顿(Compton,Hampshire)的家中,奥斯丁向我娓娓道出自己婉转曲折却又以扶摇直上的形式呈现出来的绿茵生涯。

这个赛季,奥斯丁再度成为了英超联赛炙手可热的射手,他在最近的7场比赛(各项赛事)中攻入7球,大众对于他入选英格兰国家队的呼声再起。事实上此前,他仅有一次入选三狮军团的经历——16个月前,与莱斯特城的瓦尔迪一道接受英格兰国家队的初次征召,当时他们需要与爱尔兰进行一场友谊赛,随后再与斯洛文尼亚踢一场2016欧洲杯预选赛。结果是,这两场奥斯丁一场也没上。

“成为英格兰的拔尖球员,这种体验当然出色。令我郁闷的是当时没能出场,不过也算是入围了大名单。如果上天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伸长双手去抓取。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有些评论员会对他代表英格兰的想法嗤之以鼻。他也承认自己踢球的方式不是那么抢眼——从来不会使用一些炫丽的变速和变相技巧,还时常受到人们“玻璃人”的指责。

可是,他就是能进球……尽管这一论断还有待商榷,不过我认为这位27岁的前锋或许真的生错了时代——他是传统型中锋的现世遗珠,冷静异常、见血封喉。罗纳德-科曼在南安普顿时招徕他正是看中了这一特质。“我总是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奥斯丁告诉我科曼这么评价他。

“在QPR效力期间,我和莱斯-费迪南有过交流。现今的问题在于,人人都想踢10号位。为什么没人愿意成为站在那里、争顶、运用身体抢位、利用两翼的传中球威胁球门的中锋呢?没错,我说的是9号位。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还没有像利物浦的菲尔米诺那样踢球的前锋。我们有莱斯-费迪南,有阿兰-希勒。每个星期,我都会去看希勒踢球,他简直无可匹敌——260个英超联赛进球,没人能超越了,不是吗?我爱希勒,也会尽可能在比赛中像他那样去踢球。每次战术分析会上,分析师们总是让我们看视频找出对面防守队员的纰漏所在,当然我会照他们说的那样做。

“不过我总感觉应该是对手们根据我的动作再采取相应的防守选择,而不是本末倒置。我实在是找不出这些后卫有什么弱点。

“所以我就想着,‘上场之后就能找到他们的弱点所在了’。好吧,这的确和主流的思维有些背道而驰,但这法子时常能见效。所以我估计是他们的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吧。

“人们经常对我发出这样的疑问:‘他能做这个吗?他能做那个吗?’但每次我转会,都是从低级到高级的晋升。我(从斯温顿)去到英冠的伯恩利时,人们说‘这货就一英甲水平’。我替伯恩利踢了90场进了45个球。随后我去了QPR,帮他们升级到英超。这时人们又说‘他只是一位英冠水平的射手’。然后,我在英超进了18个球。

“人们开始改口,‘他只是一个赛季的昙花一现吗?’。于是我来到了南安普顿,不知何故,大众对我的期待有所提升。所以当我又开始在这里进球后,那些聒噪的人开始喊,‘这是他应得的成就!’。废话,我当然知道了!”

他的宅邸里处处都留有这位反潮流前锋蜕变成时代弄潮儿的痕迹。看看那一件件装裱一新的签名球衣,从丹尼尔-斯图里奇到大卫-席尔瓦不一而足,还有约翰-特里和史蒂文-杰拉德的衣服暂时还没挂出来。

他在客厅内给自己4岁的女儿Ava营造了一个私乐园,而在分离出这个空间的隔断上摆着一颗签名足球。那是他在2014年12月代表QPR面对西布朗的比赛中上演帽子戏法的见证,而上周面对伯恩利梅开二度荣获的当场最佳奖杯也很快将进入这片陈列区。

他说,他很快乐、健康,而且“再健康不过”。当我好奇他为何要如此强调自己身体没毛病时,他带我回顾了他职业生涯遭遇的两次重大打击,一次是2013年7月被赫尔城的体检室拒之门外,还有一次在2015年8月,他遭受到西汉姆老板大卫-萨利文的言语攻击。彼时,这个大嘴巴商人竟然当众挖苦他“膝盖里没有韧带”。

“我15岁时做过手术,”奥斯丁说,“不过那次只休息了两个月,我也没当回事。签约斯温顿和伯恩利时,我都顺利通过了体检。我去赫尔城的那次,是我爸陪我一起从伯恩茅斯出发去做的体检。

“这可是个大日子,对吧?我可是要和一家英超俱乐部签约了!可在扫描过程中,意外发生了。史蒂夫-布鲁斯(时任赫尔城主帅)与我爸及大卫(大卫-斯来福,奥斯丁的经纪人)(对我的伤病史)有过一番详谈,随后他们告诉了我。那时候我曾说,‘我再也不想踢球了’。尽管当时的我就站在英超联盟的门槛上,即将迎来人生巅峰,但这样的打击的确让我产生了挂靴的想法。

“关于西汉姆,我估计现在我已经能笑对那桩事情了。那是在去训练场上的路上,我接到一位朋友的来电,他问我,‘有没有看电视里大卫-萨利文怎么说你的?’我说没有,然后去看了,脑子里只有‘这是什么鬼’的疑问。

“我要是没有韧带,我连路都走不了了,不是吗?

“老实说,我很生气。看看我一路走过的历程。这种论断无论真实与否都会刺入人们的内心。我只是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来回应。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怎么解释QPR选择了我?他的这种说法是对我职业诚信度的质疑。我必须表明我的立场。”

当时,奥斯丁用“无法容忍的”来总结萨利文对他的评论,事后也得到了对方的道歉。然而,直到5个星期前这件事才算划上了一个休止符。这一次,他做客来到伦敦大球场挑战西汉姆联——他用一粒精彩的进球帮助南安普顿以3-0带走胜利,同时也在大卫-萨利文面前用事实狠抽对方的脸。

“我已经暗示自己一定要克制,”奥斯丁回味那场比赛,“但当时我还是没意识到自己究竟有多爽。我知道观众们都期盼着我在面对他们时做些什么,但我并不想重新挑起事端。球队踢得不错,我也进了球,我们击溃了他们。我的这粒进球起到了锦上添花的作用。”

要是对他的膝盖有任何的犹疑,南安普顿也不会花费400万英镑在一月份把他签下。然而,直到扎根圣玛丽球场之后,奥斯丁才开始重视自己作为一位英超球员所必需的场外准备。

“我更改了自己的饮食习惯——只是适当调整,不过却足以帮我抵御伤病,”奥斯丁透露,“没错,我爱吃坚果(就像曼城主帅瓜迪奥拉向他的队员推荐的那样)。而且你知道吗?我特别、特别不爱喝水。

“我就是不喜欢强迫自己做自己不喜欢的事。说实在的,这不是什么好习惯,对吧?不过(南安普顿队长)何塞-冯特却是一位严于律己的人。他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运动员之一。每天他都会说,‘要喝足够量的水啊!’。他就靠这玩意过活!当然,他是一位意志非常坚定的职业运动员,而且从来不会贴肌肉胶贴。

“于是,我的体脂率下降了,增长的都是肌肉。这可令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是那种冥顽不化的人,所以常常会被自己的执念所困扰。

“不过我意识到是时候改变了。想想我之前都是怎么做的?那可不是顶级运动员会干的事儿。每次比赛结束后,我都爱去吃外卖食品,还常常会来几品脱酒。

“这就是我一直以来的生活方式,我也从没想过自己会有所改变。不过现在我已经能认真对待这些我曾经不以为然的小事。如果你能在场下也保持快乐、生活节制,你会在场上得到应有的收获的。”

自有例证此言非虚。尽管在周四,国米门将汉达诺维奇能够阻止他用一粒童话般的进球帮助南安普顿避免0-1失利的结局,不过却掩盖不住他整场抢眼的发挥,在这里踢球已经是对他长久以来保持进步的证明。他的这段传奇绿茵之旅,远没有到抵达终点站的时候。

“需要有耐心;”奥斯丁总结陈词,“一点点运气;刻苦的训练;有一帮不错的家伙在身边。另外,每一支足球队都需要一个敢站出来得分的人。这就是现在的我!”

多米尼克-金(Dominic King)专供《每日邮报》,原文刊于2016年10月21日

附:查理-奥斯丁足球生涯简历(出场与进球纪录均为各项赛事,包括联赛、杯赛、洲际性比赛,数据引自维基百科):

出生于1989年7月5日,现年27岁。

2005年 跟随雷丁青训营训练,不过在15岁时由于年龄太小遭到解约

2006-07赛季 效力金特伯利流浪者队(第10级别,业余球队),出场28次,进21球;

2007-08赛季 效力亨格福德镇队(第9级别,业余球队),出场37次,进11球;

2008年 在萨彻姆镇队注册,一场未上后离队;

2008-09年 效力普尔镇队(第9级别,半职业球队),出场57次,进64球;

以上是他的业余足球经历,在这段过程中,奥斯丁均需要在场外出任搬砖工维持生计。

2009-11年 效力斯温顿镇(英甲,职业队),出场65次,进37球;

2011-13年 效力伯恩利(英冠),出场90次,进45球;

2013年7月 伯恩利已经与英超球队赫尔城达成转会协议,最终由于未通过体检,赫尔城撤回合约;

2013-16年 效力女王公园巡游者QPR(英冠→英超→英冠),出场89次,进48球;

2016年至今 效力南安普顿(英超),出场16次,进8球

(烽火绿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