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综合体育

冰雪健儿刻苦训练备战冬奥 抢时机砺精兵不松劲

人民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冰雪项目各支国家集训队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保备战训练。目前,正在国外训练参赛的队伍,利用赛事平台不断查找、弥补与世界强队之间的差距,提升竞技水平,丰富大赛经验。

北京时间2月23日,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世界杯明斯克站结束,中国选手徐梦桃以95.06分的成绩获得女子组亚军,徐梦桃也重回世界排名第一的位置。

这个赛季,是中国冰雪健儿在北京冬奥备战中的重要阶段,也是竞技水平上台阶的关键期。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冰雪项目各支国家集训队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保备战训练。珍惜每一次比赛、每一次训练的机会,踏实走好每一步,冰雪健儿用实际行动向冬奥梦想进发。

“越是艰难,就越要咬紧牙关向前走”

当前,大部分雪上项目国家集训队都在国外训练参赛。比赛之余,各队关注着国内的疫情,纷纷录制视频,为国内抗击疫情加油。徐梦桃表示,因为有很多人在负重前行,队伍才可以安心在外训练比赛,“我们被这种不畏困难、甘于奉献的精神所鼓舞,以后会更加刻苦训练,努力冲击更高难度的动作。”

这些天,钢架雪车国家集训队领队孙帆声音有些沙哑,透着疲惫。为了备战钢架雪车世锦赛,他带着队伍在德国的国王湖和阿尔滕贝格两地奔波,哪里的赛道开放训练,他们就把“家”搬到哪里。“这是队伍在这个赛季面临的一次‘大考’,我们要做好充分的准备。”他说。

去年的惠斯勒世锦赛,是中国队第二次参加世锦赛,耿文强最终获得了男子钢架雪车第十七名的成绩。此后一年,中国选手在国际赛场的表现渐入佳境。耿文强、闫文港在钢架雪车北美杯比赛相继夺冠,耿文强在世界杯法国拉普拉涅站比赛中,凭借出色发挥,与平昌冬奥会冠军、韩国选手尹诚彬并列第三,登上领奖台,这也是中国钢架雪车选手在世界杯上首次获得奖牌。

每到冰雪赛季,队员们不仅要参赛,还要辗转于各个赛道之间,争取训练机会。与时间赛跑,与困难较量,中国钢架雪车在5年之内从零开始,一步步在国际赛场崭露头角。“越是艰难,就越要咬紧牙关向前走。”耿文强表示。

“我们要更加专注,时刻不能放松”

高山滑雪国家集训队日前抵达奥地利,开始雪上训练。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原定于2月中旬举行的高山滑雪世界杯延庆站比赛取消,队伍改变了训练计划,从延庆小海坨转场至首钢冰上训练基地进行了近1个月的封闭训练。随后,在各方的积极努力和协调下,队伍前往奥地利进行外训。“只要能上雪,什么困难都可以克服。”领队高学东表示。高山滑雪队将先用一周多的时间进行雪上恢复性技术训练,然后备战将于3月上旬开始的几场速度项目的国际雪联积分赛。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迅速成立了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调动各方面的力量,在保障队伍外训的同时,对运动员集中的北京首钢、河北坝上和崇礼密苑云顶等训练基地采取了严格的防控措施。目前,速度滑冰与短道速滑队、花样滑冰国家集训队等多支队伍都在国内进行封闭训练,队员们状态良好。

“我们要更加专注,时刻不能放松。”速度滑冰与短道速滑国家集训队教练组组长王濛说。原定于3月在韩国首尔举行的短道速滑世锦赛延期,队伍的备战计划也将进行调整。“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局面,我们都将坚决服从安排,听从指挥,配合行动。”王濛说。

“想要取得突破,必须付出更多努力”

多支雪上项目国家集训队,抓住所有训练和参赛机会,锻炼队伍、恶补短板。日前,冬季两项国家集训队参加了世锦赛的角逐,队伍报名参加了全部项目的比赛,以赛代训、检验队伍。跳台滑雪队、越野滑雪队等也不断在国际赛事中练兵。

目前,北欧两项队正在芬兰训练,备战即将在那里举行的世界杯系列赛。北欧两项包括跳台滑雪与越野滑雪两部分,这两个项目均不是中国队的优势项目,因此北欧两项队需要在训练中付出更多的努力。“这个赛季,各队都在为明年的冬奥会资格赛做准备,国际赛事都有很多高水平选手参加,比赛难度较以往更大。”北欧两项国家集训队副领队许猛说。队伍从去年11月开始外训,如今已经在国外训练了3个多月时间。其间,队伍参加了几次国际赛事,既检验了此前的训练成果,也不断查找、弥补与世界强队之间的差距。

在许猛看来,经历了去年夏训和这个赛季一场场赛事的磨砺,队员们在助滑和出台稳定性上有了很大提高,“从跳台距离看,平均每人有近5米的提升。在越野技术方面,目前邀请了挪威籍教练帮助我们完善技术细节,在场地线路选择和滑行体能分配等方面做了很多工作,运动员也在积极适应。想要取得突破,必须付出更多努力。”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