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综合体育

麦克吉尔4年前成为素食主义者:一开始我很激进

安东尼·麦克吉尔希望能和约翰·希金斯、斯蒂芬·马奎尔共同在格拉斯哥建起一座新的培训基地。自2010年转战职业以来,麦克吉尔的职业生涯起起伏伏,刚刚还经历过一个表现糟糕的赛季,对于其中的缘由,麦克吉尔表示是自己缺乏渴望。

出 生于1991年的苏格兰人曾是世界前16里的常客,最高亮的表现当属在2015年杀入世锦赛四分之一决赛,过程中还淘汰了当时的卫冕冠军马克·塞尔 比,2016/17赛季他还在单局限时赛和印度公开赛两夺排名赛冠军,可以说是苏格兰军团的一股强大力量,然而在上个赛季,他却没能在任何赛事中突破16 强。

他也在寻求改变,和希金斯、马奎尔两位优秀的同胞一起提升训练激励他重拾热情。“我们相处得很好,和他们练球感觉真的很棒,早起、投入时间也变得容易多了。”28岁的麦克吉尔对这个模式很满意,“他们是很优秀的球员,和他们练球我能从中获益不少,不成长才怪,但我没想到有那么多球员超过我了,所以没什么好成绩,我需要试着找回那种感觉。”

“我和斯蒂芬(马奎尔)练得格外多,我们每轮球赌5英镑,目前我一直在输,绞尽脑汁却还在输球,但我仍然享受这个过程。我们已经练了两个月了,一直输也是有点尴尬,不过这也表示我在不断努力尝试并做出改变,把练球也弄得很有竞争性是有好处的。”

四年前,麦克吉尔在生活方式上作出了一个重大举措:加入彼得·艾伯顿和尼尔·罗伯逊的纯素食主义(vegan)小组,不再食用、使用动物制品,他回忆当时的情景,表示自己瞬间意识到从道德角度出发,自己不该再吃肉了。

“那是2015年6月的一天,是个摇滚之夜,我在随便刷刷油管,然后鬼使神差地搜了‘屠宰场’,看到的视频简直触目惊心。然后我看了一部叫作《地球公民》的电影,让我大开眼界,我感到很羞耻。我很清楚,就算我成为素食主义者也无法改变世界,可我就是不想成为肉类消费的一部分,这是一个出于道义的决定。其实我现在吃得也不是很健康,但我素质主义者和健不健康没什么太大关系,我会多注意。”

“所以这件事完完全全颠覆了我以前的想法。以前我觉得一顿饭没肉就不是一顿正经的饭,早餐吃香肠,午餐吃鸡肉,晚餐吃牛肉,但我的改变也很快,一开始我很激进,喜欢拉别人跟我一起吃素,但现在不了,我不会把这些强加给其他人,人们都有自己的一套观念和处事方式,我会很尊重。如今我已不再一直说吃素的事了,只管好自己。”

在嘴上需要管住自己,耳朵可不必。音乐是麦克吉尔除斯诺克之外最大兴趣之一,相比于现代音乐,他的口味主要集中在70年代、80年代和90年代。他的出场音乐就是他最喜欢的乐队之一The Smiths唱的《魅力男人》。近期麦克吉尔还在格拉斯哥的巴罗兰欣赏了乐队首席吉他手约翰尼·马尔的现场表演,并将之评价为永生难忘的一次经历。

“巴 罗兰是个奇妙的地方,你一走进去脚踩地板会感觉到它的历史厚重感,非常标志性,很多传奇人物和乐队都在那演出过,”麦克吉尔化身迷弟奋力推荐,“我去看约 翰尼·马尔时,开始很安静,地方都空着半个多小时,我趁机抢到前排,但十分钟之后所有人都涌进来了,他一上来我浑身鸡皮疙瘩,他是一位传奇,我最喜欢的吉 他手,那是我这辈子最美好的夜晚之一。”

“感觉今天很多的音乐纯粹是为了赚钱,和之前很不一样,我现在在听尼尔·杨的歌,他不管有钱没钱,都是一直在做喜欢的事。”

麦克吉尔还有一个爱好是下象棋,这个和斯诺克有些许相像——毕竟都是需要分析场上形势、考验智商、需要战术意识和超前思考。6届世锦赛冠军史蒂夫·戴维斯曾以国际象棋作为消遣,还通过邮寄的方式和别人隔空对战。

放在今天,科技发展让游戏变得更加简单便利,麦克吉尔会通过手机和世界各地的人在线交战。“史蒂夫曾将斯诺克比作球台上的国际象棋,很形象,在安全球对抗时就跟下象棋的博弈一样,某些情况下有很多种选择,完美执行固然重要,但作出最正确的选择同样重要。”他说。

“在玩国际象棋时我最喜欢的情景就是发现对手走错一步让我胸有成竹,我要是在手机上玩,在战胜对手之前还会嘲讽对手。在执行方面,斯诺克比象棋难得多,象棋你动动手指就能完成想要的效果,而斯诺克你要精准打进,还要实实在在地惩罚对手的错误。”

世界斯诺克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