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标兵:中国男队十年风云录之 2018-2019喜忧参半

综合博客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章来源:标兵博客

2017年陈云龙组建的国家队很好地完成了中国桥协的任务光荣退役,下一年度的国家队选拔赛即将开始,国内一流高手跃跃欲试,大家都回到了同一起跑线上。

2017年10月26日,中国桥牌协会的“桥牌协字[2017]63号”文件发出了“中国桥牌协会关于举办2018-2019年度国家男子桥牌队选拔赛的通知”。这一年的选拔赛于2017年12月19-26日在浙江宁波举行,共有10队参加本次选拔赛,其中深圳南港动力作为2016-2017年国家队完成了基本任务成为一号种子,锦烁是二号种子,他们都直接进入1/4淘汰赛。另外8队争夺6个淘汰赛名额。

锦烁就是国内风光无限的泛华团队,2017年泛华团队以“锦烁度假酒店”的队名参加了在里昂世锦赛的跨国团体赛,锦烁队打进淘汰赛,并且先后淘汰了国内的恒源祥队、大鳄摩纳哥队进入决赛,决赛中惜败给波兰的Mazurkiewicz队。差一点拿下了世界冠军的锦烁在里昂的表现盖过了后劲不足的中国国家队,他们成为领奖台上中国男选手的代表。锦烁团队从2013年成立后,年年在国内摘金夺银,成为国内最强团队,队中的几位名将,经过了国内外比赛的洗礼,与世界高手、国内比赛外援交锋多年,他们已经具备了非常强的实力。锦烁俱乐部的老板王大德,是一位胸怀广阔的企业家,他对中国桥牌的支持力度非常大,而在组建国家队、为国争光这个目标上,王总更是情有独钟,对如何组建国家队,也有自己的想法。

2015年的国家队选拔赛上,泛华派出的队伍只有4人,他们的想法是赢得选拔赛后再找一对强援组建国家队,可惜的是那次比赛中有一位队员在比赛中突发急病,无法坚持比赛,而只有4人的泛华队也只好弃权。2017年的选拔赛开始前,在组队的思路上,锦烁吸取了上一次选拔赛的教训,除了他们自己的两对选手外,他们提前邀请了来自钱塘俱乐部的陈岗/杨立新共同组队。同时,王大德本人,以泛华队的名义报名参加了这次选拔赛,作为来自同一投资人同一个系统的两支队伍共同参加选拔赛,是2014年选拔赛制度确定后的第一次。

这一次的选拔赛非常有趣,整个比赛宛如一场精彩的电视剧,而电视剧的主角就是锦烁-泛华团队、配角则是黑马深圳棋院。

按照选拔赛的规定,保留原国家队四名队员的深圳南港动力,享受了第一个挑选对手和挑选半决赛分区的权利,他们挑选了有老板而且只有四人参赛的泛华队,但比赛的进程却完全不如深圳南港所愿,他们完败于泛华,与两年前的北京首创一样,又爆了一大冷门。

接下来的比赛更精彩,实力强劲的锦烁队干净利落连胜两场,淘汰了三辰基金和首创证券,两场比赛都没有打完提前结束,锦烁进入决赛等待另一半区只差一步进入决赛的王总率领的泛华队。

另一半区就是深圳南港动力所挑选的半区,由于头号种子失守,使得这一半区的比赛变得扑朔迷离。争夺与泛华进行半决赛另一名额的是深圳棋院和北京恒沙金融家,深圳棋院在开局落后的情况下连胜三节,让对手弃权进入半决赛。半决赛泛华与深圳棋院的6节比赛构成了这次选拔赛最精彩的剧情。由泛华老板王大德率领的四人队越战越勇,与黑马深圳棋院的半决赛一路领先。同样是四人的深圳棋院却在气势上弱于对手,半决赛的前两节全败。这场半决赛是在1/4决赛结束后马上进行的,两节结束后第二天还有四节比赛,深圳棋院得到了宝贵的喘息机会。

深圳棋院得到的不只是喘息的机会,他们还得到了强援的支持,在报名名单和资格分的获得上,深圳棋院还有两名队员:何建伟和刘士敏,但由于个人原因他们两人都没有参加前面四天的比赛,而是到了第五天,也就是半决赛开始了1/3之时赶到了赛场。生力军的到来果然不同凡响,深圳棋院连胜三节,把比分反超为5分。

其实泛华队报名时也是六人,另外两位是浙江钱塘的戴建明和钱劲松,这两位牌手也没有在前面的比赛中出场。不知是也有个人原因还是原本就没想出场,泛华队的四人在半决赛的第二天处于劣势。决胜节比分非常紧张,最终比赛结束后深圳棋院仅以163:162IMP一分之差获胜,黑马深圳棋院也成功阻止了锦烁-泛华团队在国家队选拔赛决赛中会师。

参加国家队选拔赛需要严格的资格分限制,而为了报名通过或者获得更高的种子队排名,而去寻找不准备参加比赛的具备资格分的牌手加入报名表中,这种做法以前在全国锦标赛公开团体赛的报名中出现过,现在是选拔国家队,要求应该更高,能否应该被通过,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另外,无论何种原因,不参加前面的比赛而参加后面的比赛,对于选拔赛这种比较特殊的比赛来说允许吗?我们看到,在最新的一次国家队选拔赛规定中,就有了比赛期间严格上场要求的规定。比赛前面阶段没有出场的队员,不得在比赛中途和最后阶段出场。

决赛中,实力超群的锦烁队没有给黑马深圳棋院什么机会,只用了七节就拿下了决赛,成为2018-2019年度国家一队,国家一队的成员是陈岗/杨立新、鞠传成/石正钧、施豪军/庄则军。深圳棋院成为国家二队,成员是李欣/赵雁培、刘钧/张伟,何建伟与刘士敏因为比赛出场率不够,不能入选国家队。

2018年的洲际比赛是第三届亚洲杯桥牌赛,国际比赛是第十五届世界桥牌大赛,这两项比赛恰好是锦烁团队2014年入选国家队之后参加的两次比赛,四年又是一个轮回,国家队的四名队员都是四年前的成员。他们能完成任务吗?更为重要的是,2018年,第十八届亚洲运动会在印度尼西亚举行,通过东道主印度尼西亚的不懈努力,桥牌项目首次进入了国际综合大型运动会之中,作为亚洲第一强国的中国桥牌来说,参加亚运会,为国争光夺取金牌,不仅仅是在中国亚运代表团奖牌榜上增加数量,而且对于桥牌运动在中国的开展和推广都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注意到,在中国桥协下发的关于中国男队选拔赛的通知中,特别注明了一条“本次选拔赛产生的国家男队代表权不包含2018年亚运会的参赛代表权。2018年亚运会的桥牌项目参赛代表队组建,按照国家体育总局的相关要求执行。”然而在男队选拔赛结束后不到两周中国桥协所发的国家桥牌混合队组建通知中,却明确规定了以选拔赛的方式产生国家混团队参加亚运会的代表资格。

选拔赛选出了最近几年最好的团队,无论是在国内比赛还是国际比赛中,锦烁国家队的牌手都是毫无疑问可以代表中国队的,所以在国家队产生后不久,参加亚运会的代表队也由这支国家队取得,这是众望所归。

2018年6月4-10日,第三届亚洲杯桥牌赛在印度果阿举行,前两届亚洲杯的比赛都在中国举办,但中国男队的成绩均不理想,首届比赛第四,第二届比赛第八,而如今这支中国队的队员,有两位队员参加了首届亚洲杯,有四位队员参加了第二届亚洲杯。亚洲杯比赛同四年前一样,预赛结束后前四名进入半决赛最终产生冠军。中国队顺利进入决赛,决赛的对手是中国香港队。十几年来,在亚太赛的赛场上,香港队几乎从未给中国造成任何麻烦,中国争夺亚洲冠军的路途上,无非就是中国台北、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日本这些传统亚太强队,近几年还出了个新加坡。

小看香港是要付出代价的,由于亚运会引入桥牌比赛的刺激,给了亚太地区对桥牌运动发展的强劲动力,中国香港就是其中之一,他们突飞猛进的进步让中国队吃了一惊。在48副牌的决战中,中国队连输两节,最后一副牌前还落后6分,最后一副牌中国队获得7分,幸运地以85:84IMP战胜香港首次获得亚洲杯的冠军。2018年国家队旗开得胜取得开门红,也为后面的比赛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但是果阿决战,也埋下了一个阴影,就是中国队在48副牌的比赛中实际输了9分而不是赢了1分,原因是比赛规程中有带分选项,中国队在预赛中战胜香港,手握10个IMP的带分,正是这宝贵的带分为中国队带来了亚洲杯的冠军。不过,48副牌输给香港却是实实在在的,在后面的亚运会上,中国队付出了代价。

经过东道主印度尼西亚的不断努力,桥牌作为正式比赛项目进入到了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这是桥牌比赛第一次作为正式项目进入国际综合运动会中,是桥牌单项运动的重大胜利。亚运会桥牌比赛共设6块金牌,分别是男子团体、混合团体、超级混合团体、男子双人、女子双人、混合双人,男子比赛有两块金牌,任务就落在了中国男队的身上。

2018年8月21日,亚运会桥牌比赛男子团体赛开赛,比赛为14个队先进行单循环,然后前四名进入半决赛。循环赛结束后,年轻的新加坡队获得预赛头名,中国队紧随其后,中国香港和印度拿到了剩下的资格。与亚洲杯的赛制完全相同,半决赛是自动对位,中国队也与2个月前的亚洲杯一样再次面对中国香港,比赛仍然是3节48副,这一次中国仍然有2.67IMP的带分。但是比赛的结果却截然不同。

中国队连败两节,比分落后将近40分,最后一节虽然奋力追赶仍然不敌对手败下阵来。两月前的亚洲杯决赛有点幸运战胜对手,却没有引起重视,在更为重要的亚运会上相同的对手、相同的赛制,中国队输给了对手丢掉了看似最有把握的亚运金牌,这两个亚洲比赛的冠军,如果对换一下可能大家更希望拿到亚运会的金牌。

中国队获得亚运会桥牌比赛男团铜牌

在之后进行的亚运会男子双人赛比赛中,陈岗和杨立新获得银牌。

亚运会的失利,对这支国家队有不小的打击,在参加2018年的世界桥牌大赛前夕,国家队的阵容发生了变化。杨立新离开国家队,参加世界大赛的中国队暂时由中国队的教练戴建明替补。

2018年的世界锦标赛是第十五届世界桥牌大赛,男队将参加的是罗森布鲁姆杯团体赛和公开双人赛。这项比赛四年一次,上一届比赛在中国三亚举行,中国国家队没有进入16强,这次比赛国家队要至少进入16强中才能完成年度基本任务,如果没有进入16强就要面临国家二队的挑战。

共有96个队参加了罗森布鲁姆杯,预赛结束后中国队进入64强淘汰赛,首轮淘汰赛即负于英国的Allfrey队,没有进入到32强中。看来罗森布鲁姆杯是这支国家队的不详之地,四年前有四位队员同样是代表中国队在罗森布鲁姆杯的淘汰赛第一轮止步。与此同时中国国家二队在补充了陈云龙与赵杰一对牌手后,在首轮淘汰赛中击败2017年百慕大杯冠军、本次比赛夺标大热门之一的美国Fleisher队进入下一轮。

这又是一个例子:参加同一世界比赛的两支国家队,如何对各自的参赛任务进行定义和评价。国家一队的压力远远大于可以取得任意成绩的国家二队。

在后面进行的公开双人赛中,中国牌手最好成绩是中国国家队临时搭档的戴建明和施豪军,他们获得了第七名。

2018年的国际比赛结束了,中国队获得了亚洲杯冠军、亚运会男团铜牌、亚运会男双银牌、世界桥牌大赛罗森布鲁姆杯64强,与2014年选拔赛开始的状况一样,没有完成中国桥协事先要求的任务,2018年11月22日-24日,也就是2018年A类俱乐部联赛总决赛结束后。进行了由国家二队向国家一队的挑战赛。同两年前一样,国家二队没有挑战成功,比分是267:185IMP,国家一队守擂成功。

2018年国家队高开低走,到了年底另一位队员施豪军也选择了离开,虽然守擂成功保住了2019年国家一队的资格,但2019年面临着亚太桥牌锦标赛还有中国十二年来第三次作为东道主主办的百慕大杯。面临重重困难的国家队何去何从?

关键时刻,还是锦烁俱乐部的王总伸出了援助之手,而且大手笔引进了一对年轻牌手充实国家队实力。来自奥瑞金俱乐部的胡林林/刘英皓加盟了2019国家队,胡林林2015年曾代表国家队参加过百慕大杯。

2019国家队第一个比赛是参加了在上海举办的叶氏杯桥牌大奖赛,四年前在同一场地的叶氏杯上,2015国家队奋勇夺冠,为他们一年的比赛开了个好头。这次叶氏杯回归上海,2019国家队的表现如何呢?他们没有辜负广大桥牌爱好者的期望,在通过了两个三角赛之后中国队进入决赛与意大利的Lavazza队争夺冠军,中国队在第一节大比分落后的不利局面下力挽狂澜获得冠军。

四年前同样是以叶氏杯冠军开头,中国队雄赳赳进军亚太锦标赛,但比赛情况不理想,不仅没拿到亚太冠军,反而在获取百慕大杯资格的比赛中惊险万分。这次同样获得叶氏杯的中国队,参加亚太锦标赛没有资格赛的压力,因为百慕大杯中国是东道主,不需要通过亚太锦标赛来获得资格。不过,中国在2017年上届比赛中重夺失去六年之久的亚太冠军,2019国家队没有理由再丢失亚太冠军。在叶氏杯之后、亚太赛之前有一项热身性质的比赛:IMSA大师赛。该比赛全称为国际智力运动联盟大师锦标赛,这比赛的前身就是世界智力精英运动会和智力运动精英赛,以上两项比赛分别于2011年开始在北京和2015年开始在江苏淮安举办,2019年开始改为河北衡水。中国国家队在男子团体获得铜牌、男子双人没有拿到奖牌。

2019年6月11日-20日,亚太桥牌锦标赛在新加坡举行,中国队恢复了以往亚太霸主的风姿,开局就领先,第一循环结束后也领先,最终提前一轮夺冠。亚太赛上良好的表现,给了即将在武汉举行的百慕大杯上的中国队表现很大的期待,从运动员到教练员,到广大桥牌爱好者非常希望中国队能够在本土的世界杯上有所突破,以圆二十多年来中国桥牌之梦。

2019年世界桥牌团体锦标赛由中国武汉承办,世界桥联从本届世锦赛开始增加了武汉杯混合团体赛的项目,同时在百慕大杯、威尼斯杯、德奥西杯、武汉杯这四项比赛中增加了两个参赛名额,因此这次世锦赛也成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世界桥牌团体锦标赛。由于增加的两个参赛名额都给了世界桥联第一区欧洲,因此也使得这次世锦赛成为最难打的世锦赛。中国队将要面临8个欧洲强队、2个美国强队以及其他地区强队的围追堵截,去年罗森布鲁姆杯止步64强的中国队,看起来晋级淘汰赛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延续了单数年百慕大杯上发挥出色的中国队,在首次扩军的百慕大杯预赛中表现完美,23轮的预赛仅仅在第三轮输给挪威后名次一度落到12名,其余所有场次的名次都在前八名,这是二十年来中国队参加百慕大杯单循环赛最佳表现和最优成绩。在最后一轮没有结束前,中国队还曾经短暂地冲上了第一名的位置。最终所获得的307.18VP循环赛积分,平均分高达13.36VP,也超过了2015年中国队获得预赛第二名的平均积分13.09VP。预赛第二名的身份,比起赛前因为特殊事件导致退赛、替补、临时组队参加的欧美强队大打折扣的2015年百慕大杯,要更有分量的多。

中国队的三对牌手在循环赛中基本平均上场,强队顶得住、弱队拿得足,发挥相当稳定。在赛后公布的个人数据方面,中国队三对牌手分别排在第6、第11、第18位。

出色的循环赛成绩,使得中国队在四年之内又一次获得了挑选对手的权利。考察中国队循环赛的表现,面对八强中的另外七队,中国队取得了3胜3负1平的战绩,在还有荷兰、波兰、意大利三个队可以挑选之时,中国队果断挑选了波兰队。

挑选波兰队有几个原因:一个是首场循环赛中国队大胜波兰,面对波兰并不畏惧。第二个是波兰循环赛的前期发挥不佳,前半程一直在淘汰赛之外徘徊,直到第5天才进入前八名。第三是波兰队的阵容中缺少了世界冠军“老少配”,第三对的实力偏弱,另外两对中有一对是锦烁俱乐部的外援,与国家队中的锦烁俱乐部牌手一起在国内比赛三年多,他们彼此之间非常了解;还有一对也曾经在中国参加过比赛,也与国家队的牌手交锋多次。基于这几个原因,国家队教练组和队员一致决定选择波兰作为1/4决赛的对手。

与波兰的淘汰赛中国队的开局相当不错,赢了16IMP,只是世界桥联从上届百慕大杯开始就修改了规则:所有淘汰赛都不带分,这样,原本可以在淘汰赛中带13.5IMP的中国队,没能享受到四年前中国队16分的带分。第二节、第三节,波兰队连胜两节,把比分反超。上半场仅落后10分,从比分上看并不担心,但有一个不好的现象是第三节波兰队净胜16分,而他们一共只得到了23分,也就是说,中国队在第三节的得分只有7分,同时波兰队的得分没有一副牌超过两位数。从这几个数据来看,说明中国队主动得分能力下降,波兰队手比较紧,淘汰赛绝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作为东道主,中国队在武汉世锦赛期间享受到了最好的参赛条件,特别是能够吃到可口的中餐,比起远赴欧美吃住条件都很不称心来讲,客观条件可谓非常好。不过在经过了高强度的九天比赛之后,平均年龄超过45岁、经验丰富的主力牌手年龄已经超过50岁的中国队,体力成为了最大的敌人。与波兰队的下半场比赛,中国队脱轨。第四节是下半场的开始,比分上中国队小负6分并没有非常的意外,但内容上却看到了隐忧。果然在下一节,大堤决口了,中国队连续五届百慕大杯止步在第一轮淘汰赛。

事后有不少人说,中国队为什么选择这次百慕大杯最后的冠军波兰队,选择波兰队是一个重大失误。如果仅从结果来论,中国队输了,客观上确实是选择了一个战胜自己的对手。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想,又有哪些队可以选择呢?或者说中国队选了哪个队能保证获胜呢?在可以挑选的三支队伍中,分别是荷兰、波兰、意大利。如果纯从技术角度来考虑,我个人愿意选择荷兰,因为荷兰队缺席了巴司机舒柏林两员大将,小巴司机这一对还难以胜任世界大赛的考验,Verhees/Prooijen近年来一直走下坡路,荷兰基本上就靠Muller/DeWijs这一对维持,而这对世界名将在中国比赛的成绩却不甚理想。如果从这次比赛的表现来看,也许选择意大利是对的,因为他们这次比赛的发挥并不好,而且队里面的轴心Madala抱病缺阵多场,Lauria年过七旬,已经无法胜任高强度的两周比赛,意大利队被迫更换搭档上阵,他们与挪威的脆败也说明了这一点。当然中国队有自己的考虑,荷兰队实力平均没有明显弱点,攻防基本功中国不占优势,中国并无把握战胜对手,事实证明,荷兰队连克瑞典、挪威北欧双雄,最后冲进了百慕大杯的决赛。而意大利则是中国队的噩梦,中国目前还没有在世界锦标赛淘汰赛中战胜过意大利的记录,2011年和2013年也都是栽在了意大利的手中,虽然大家都知道意大利的利爪被卸去后,队伍已经沦入平庸,虽然有在叶氏杯决赛中战胜过对手的记录,大概是对意大利天生的畏惧,让中国没有考虑意大利,事实也证明意大利是被剩下的那一队,没有人喜欢跟意大利打两天的淘汰赛,把意大利留给“打假英雄”布格兰德来对付大概是各队共同的想法。从这些角度上考虑,加之此前介绍的对波兰队的一些情况的了解,事先并不知道最终夺冠的会是波兰队,否则中国队怎么会选择一个冠军对手呢?

众望所归、呼声极高的2019国家队拿到了亚太锦标赛的冠军、百慕大杯进入了八强,完成了中国桥协的基本任务。但与上一届乃至再前面的国家队相比,成绩类似并无突出之处。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十年来,中国国家队选来选去,从最开始的选拔集训队员然后从中挑选,到改变选拔办法直接由俱乐部联赛的优胜者代表国家队,再到公开选拔,其中还包括了几次突破选拔赛定义的规则点选了的牌手。队员换了一批又一批,队伍的组成形式也不尽相同,有受到外界因素影响的被动组队、有自我意愿为主的强强联合、也有单一核心的团队、还有个人意志为主的有组织建设,可以说涵盖了团队组成的大多数方式。结果其实都差不多。

就百慕大杯世锦赛来说,连续五届百慕大杯,中国队以不同的五套国家队阵容参加,都能够打进八强的淘汰赛,但无论淘汰赛的进程如何,都是最终失利。一方面来说,说明中国目前已经有相当一批牌手能够胜任国家队的基本要求,另一方面来说,中国桥牌的最高水平与欧美最高水平还有差距,这些差距反映在面对不同的欧美对手,中国队很难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包括在百慕大杯的循环赛中,中国队都是靠在弱队身上得分才能晋级的,而与前八名另外的七个队的循环赛,中国队整体来说占不到便宜。中国的这批牌手,基本上以“60后”为主,十年间国家队中共有二十五位牌手身披中国队战袍代表中国队参赛,其中仅有五位“70后”牌手和两位“80后”牌手。桥牌比赛的黄金年龄是35-55岁,虽说过了45岁乃至50多、60多岁的牌手还有不少能够具备世界超一流的水准,但是总体来说,35-45是出成绩的最佳年龄段,年过50以后,精力体力难以胜任长时间高强度的比赛,还有已经形成的固有的桥牌观难以改变,对更新较快的新潮流新理念也难以追随,因此中国国家队长年来固定在百慕大杯5-8名的位置是有其内在原因的。

在新的一年年初,新一轮国家队选拔赛又一次选出了新的一期国家队,这支国家队中参加选拔赛的有三位“80后”牌手,首次在国家队中占到了50%以上的比例,之后由于国家女队教练王晓静专注执教女队退出国家队,国家一队新招入了一位“70后”牌手,也使得中国国家队有史以来第一次“60后”及更年长牌手的比例降到了50%以下。“80后”乃至更年轻的牌手唱主角,给中国国家队带来了朝气蓬勃的新风,这是是中国桥牌希望的开始,希望中国桥牌的腾飞指日可待。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