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每日佳局】世界围棋格局划分的天王山 穿越时空回看首届应氏杯决赛聂曹大战

弈道秋声

关注

 这个栏目我们将每天推出最新的大赛棋局,也会为棋友们奉上经典的历史名局。在动态的棋谱中随时随地感受围棋大师们精妙的构思、深邃的计算,不亦乐乎!

 新一届应氏杯四强出列,其中有两位零零后棋手,掀起青春风暴,使得这项现存历史最为悠久的世界围棋大赛充满朝气。

创办于1988年的应氏杯,目前仍是奖金最高的世界围棋大赛,四年一届的周期被誉为“围棋奥运会”。32年前的首届应氏杯所激荡的风云,一直深刻影响着世界棋坛的大势。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前期的世界棋坛是日本棋士的当然天下,“日本第一人”就是“世界第一人”,创办世界职业大赛等于给日本棋士白送金钱和荣誉。好在中日围棋擂台赛横空出世,聂卫平一夫当关,勇猛宛若天神。身为成功的企业家和执着的棋迷,应昌期先生敏锐地意识到:是时候了!有聂卫平在,纵使不能让高高在上的日本超级棋士折戟沉沙,至少难分难解的激斗会使这项大赛成为焦点。

尽管日本棋院为了维护自己“围棋王国样样都要是第一”的荣誉抢先一步推出了富士通杯,但几个月后登场的应氏杯仍凭借高额的奖金汇集了当时世界上最强的棋手——日本“六大超一流”中的五位:赵治勋、小林光一、武宫正树、加藤正夫、林海峰,中国的聂卫平、马晓春,韩国的曹薰铉。

 说这八人最强决非信口开河,在各自的国内他们都是一个甚至几个头衔的拥有者,当时各式各样的“世界十强”排名中,这八人都是当然人选。按照应昌期先手的苦心排阵,十六位参赛棋手第一轮抽签正是这八位强豪分别迎战另八位棋手,六位闯关进入八强——落马的两人是武宫正树不敌江铸久的野战、马晓春在藤泽秀行的华丽阵法中迷失了方向。

八强中五位属于日本棋院,两人属于中国棋院,一人属于韩国棋院,似乎很符合当时的棋界形势。如果最后出现与第一届富士通杯相似的结局——日本棋士包揽冠亚军、一名中国棋手进入四强——那将是各方面都可以接受的,职业世界大赛将再次证明人们一直公认的世界棋坛强弱格局。

但上天注定应氏杯将是一场革命、一场颠覆,很大程度上可以说:应氏杯改变了世界围棋的发展流向——她造就了韩国围棋,而韩国围棋的崛起确立了世界围棋新格局。

曹薰铉首轮淘汰王铭琬并没有引起关注,次轮他力斩小林光一则成为一个象征:小林就是当时的棋界王者,他代表了一个王朝,也是公认此次大赛实力最强劲的棋手。

一心盼望林海峰或者聂卫平夺冠的应昌期先生看到小林折戟于曹薰铉阵前也暗自松了口气——大凡大赛中淘汰最强者的黑马一般都不会奔到最终点,而同一轮聂卫平完胜与小林光一并称的赵治勋,林海峰也跨过江铸久的关隘,日本本土棋手只剩下一个老藤泽,“中国人夺冠”似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可是曹薰铉冲破了宿命,一条困龙挣脱锁链跃入了茫茫宇宙,从此纵横驰骋,挥洒如风。半决赛曹氏直落两局折断林海峰的“二枚腰”,震惊了世界棋坛。而聂卫平苦战两局,以两个一点胜闯过藤泽秀行的华丽大阵,决赛里,曹薰铉与聂卫平上演了惊心动魄的五番大战。

现在回过头看去,这一场五番胜负绝对是当代棋坛的巅峰之作。两位游离于正统(日本围棋)之外开创各自门派的大师,以棋士的生命演绎了血与火的激情碰撞,无论是进程的激烈程度还是其给世界棋坛带来的巨大影响力,这次争棋都足可与棋史上最华丽、最惨烈的争斗相媲美。

赛前中国棋迷都认定冠军非聂卫平莫属,可韩国棋迷又何尝不觉得自己的棋王曹薰铉可操胜券?当时中韩围棋的交流极少,互相间的了解都局限于表面。应氏杯的大决战给了他们拔剑相向的机会,而且不可避免地会成为两国围棋发展的分水岭。

 1989年4月25日,第一届应氏杯决赛第一局在杭州打响,聂卫平执黑先行。当时应氏规则黑贴8点被视为畏途,果然,执白的曹薰铉序盘抓住聂老一步次序失误,牢牢把控局面,以3点优势胜出,顿时令中国棋界大哗——韩国棋手竟然有如此实力?

4月28日第二局,聂卫平执白行云流水,以9点大胜,让中国棋迷吃下定心丸。5月2日,天王山的第三局移师应昌期先生故乡宁波,执黑的聂卫平展现深厚功力,3点胜出,2比1掌握赛点,似乎一切回到了正常轨道。

决赛第一阶段结束,虽然聂卫平未能3比0提前夺冠,但逆境反击已经尽显英雄本色,当时几乎所有中国棋迷都认为应氏杯是聂老囊中之物。四个月后,决赛第二阶段在新加坡进行,这过程中发生了一系列故事,比如聂老独自赴会,中途下错飞机;传言韩国组织十余人“智囊团”为曹薰铉备战……一言难尽。9月2日进行的第四局本以为聂老会借执白良机结束战斗,不料顺风满帆的他最后阶段出现官子失误,曹薰铉1点取胜,比赛被拖入决胜局。

1989年9月5日,第一届应氏杯终极决战,重新猜先,聂卫平仍拿白棋,但因为第四局败北,中国棋迷心中已有忐忑。

这是改变了世界棋坛格局的大胜负,也是聂曹双龙棋士生涯最重要的一场争斗。

 第一届应氏杯决赛五番胜负第五局

黑:曹薰铉 九段

白:聂卫平 九段

黑贴8点

共145手

黑不计点胜

对局日期:1989年9月5日

对局地点:新加坡

本次应氏杯决战之前,聂卫平与曹薰铉曾在1985年于美国进行了两盘非正式的快棋较量,各胜一局。但随后聂卫平在中日擂台赛上狂刮旋风,中国棋界包括聂卫平本人根本没有将曹薰铉视为大敌。决赛下得如此胶着,这对于聂老的心理是一种冲击,而曹薰铉向以“赌徒风格”著称,到了最后关头愈加放开手脚。

第一谱 1-50

行棋至黑29,与一年前的首届富士通杯半决赛武宫正树执白对阵小林光一的局面一模一样。那盘棋是武宫8目半大胜,两大巨擘在生死战中以此开局,显示出各自的风格与个性。

以现在的眼光看,白18的逼住不如直接碰无忧角更为紧凑。

黑19打入,以下定型大致如此。

白30选择扳下,是聂老重视实地棋风的体现,武宫先生当时是走31位长,更为厚实。

白36也是完全借鉴了武宫的招法,对于中腹的感觉,武宫当时一枝独秀,大局卓越的聂老也对他充分信任。

黑37杀入,比小林当时更为深入,曹薰铉的剽悍可见一斑。

白38以下双方都很注重棋形,现在看有缓的感觉。

白42、44都是聂老堂堂正正的风格,曹薰铉也不敢置中腹于不顾,黑47、49整形。

 第二谱 1-50(即51-100)

黑1连扳以下的定型也没有可特别指摘之处,不过白10不如走11位紧凑,这里差别不小。

白12拐下,全局看仍然均衡,但黑棋更为实在。

黑13打入左边,出现了本局最大胜负处。

白14砸钉阻渡,但自身效率很低。

黑15碰,白16、18又过于稳健,被黑19跳成形,聂老顿时落入下风。

白20刺也是防止自己被分断。

黑23抢到左下角的立,白棋几乎一无所获。

白34依然不紧不慢,其实现在白棋局势已经很艰难了。

黑35稳健,白36得以点角,缩小实空差距。

白44以下的定型不便宜。

第三谱 1-45(即101-145)

白6、8想冲击黑棋,曹薰铉祭出黑9挤的手筋。

到黑15成为一个转换,棋盘空间更小了。

白16靠时,黑17先长一下好次序,白棋三子变重。

白20、22是拼搏的姿态。

黑23扳,白24点时,黑棋走28位尖可以吃掉白棋一子。实战曹薰铉粘上,被白26连回,当时被评为两大世界级高手看错了简单的计算,其实黑棋得到33的先手扳,并未亏损什么。

黑37是行棋调子,白棋不能分断黑棋。

实战聂老大约也失去了耐性,强行断开黑棋,被黑45简单的手筋吃掉五子棋筋,万事皆休。

 一场举世瞩目的龙争虎斗就此落幕,决胜局中,布局阶段聂老显示出自己的高境界,但在中盘斗力中,曹薰铉明显更加敏锐。就这盘棋的内容来看,曹薰铉夺冠绝非侥幸。虽然现在看起来双方都有不少地方走得不够紧凑,但那是时代必然,不必苛求。

这次五番胜负的结局令中国棋迷大为震惊,韩国棋界则惊喜如狂,曹薰铉一下成为民族英雄。此消彼长,首届应氏杯后韩国围棋进入发展快车道,而中国围棋因为大旗的倒下陷入了低谷,此后几年逐渐出现韩流凛冽、日本衰落、中国蛰伏的世界棋坛大格局。

世事沧桑,几十年后回眸,这一结果对于世界围棋的发展并非坏事,只是对于当时的热血棋迷,对于身历大胜负的当事人,深刻的心理影响已经无法消除。

人生如棋,每一招都是我们走过的足迹。

曹薰铉执黑145手不计点胜聂卫平

曹薰铉高举应氏杯

吴清源大师在应氏杯决赛后题字

第一届应氏杯决赛所在地狮城新加坡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