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亲笔】乐福谈情绪问题:致那些正饱受折磨的人们

NBA综合

关注

抑郁会使你精疲力尽,这就是为什么说心理健康问题非常残酷。感觉像是身处一个完全黑暗的地方,周围的所有人包括家人、朋友,他们都希望看到你快乐,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找回从前的自己。大家都会跟你说,加油扛过去就行了,乐观一点。其实没有经历过的人无法理解,那种要用尽全身气力才能活下去是种什么样的感觉,而这一切只是为了漫无目的地坚持下去。焦虑同样如此,任何精神问题都能折磨得你精疲力尽。

近期我一直在想,每天全世界可能有数以百万计的人失去了工作,甚至失去了最心爱的人。有的人还会因为2020年如此糟糕而感到异常焦虑,我明白的,因为我也是如此,我正在经历着这些。过去两年里我做了很多的努力,可还是觉得日子很难熬,经常会有糟糕透顶的感觉,不过如果说出来就会好受点。

从小到大,即使是再美好的瞬间,我的心理状态都让人担心。每天一睁眼就会感到周围有一种莫名的持续不断的压迫感,时刻在担心糟糕的事情发生。这种压抑的感觉,会让我因为一些小事或者社交媒体上的一些言论瞬间情绪失控。一直以来我都是靠篮球来排解压抑的情绪,不是那种其他球员常挂在嘴边的,一站上球场就什么都不想了,我完全不是这样。我看过罗宾-威廉姆斯(美国电影演员,2014年在加州寓所中自杀身亡)去世后的一个纪录片,里面描述的情形和我很相像。威廉姆斯说只有一个办法让他不畏惧内心深藏的恶魔,就是早上一起床就开始骑单车,累到精疲力尽,晚上上台说两个小时的脱口秀,全身心投入其中,直到自己身体和精神都疲惫不堪。只有这样能抑制住内心的糟糕想法,那些念头会让人异常焦虑。

威廉姆斯说的话让我感同身受,从小我就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消耗殆尽,只有这样我才能完全放空思想。每个有过心理健康问题的人经历都不尽相同,我很容易过于纠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是很不好的。在我进入NBA之前,甚至是打大学篮球之前,我就将自己的行为表现和个人价值划上了等号。我做了什么事情就代表我是什么样的人,有的人是厨师、律师、护士等等,而我碰巧选择了篮球,所以我是名球员。如果我的比赛表现糟糕,那么我就会觉得自己毫无价值。我不明白别人口中的“做自己”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Kevin Love是谁,我永远想着我还需要做什么,还有什么事在等着我,从来没有享受过当下的生活。就好像我为了摆脱抑郁,就必须一直忙起来,一直想着接下来要做什么,要取得怎样怎样的成就才可以。所以一旦篮球这件事从我的生活里被剥离,我就会陷入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能和外界谈论这些事情真的很艰难,我相信会有一部分人看到这里会感同身受。比如在这次疫情中失去工作或者挚爱的人,以及那些我也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的人,或许需要我说出这些话。

2018年对阵亚特兰大的比赛,那次我焦虑症发作可能很多人都了解。过了这么长时间,我也能更容易说出口,主要还是因为得到了很多人不可思议的鼓励和支持。那次事件让我的情绪问题被大众所了解,感谢上帝,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公共场合焦虑症发作。那种时刻非常可怕,却又只是心理问题的一丁点外现而已。经过了多年情绪上的压抑,有些事情我还是没有提及过,那是和抑郁之间更复杂更纠缠的斗争。

2018年那次发作的五年前,算得上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那个赛季我只为森林狼打了18场比赛,手腕受了两次大伤。你可以想象,一直以来我对自己的价值定位开始崩塌,被石膏包裹着的我实在不知道自己是谁,唯一能排解精神压力的篮球也消失了,徒留各种各样糟糕的想法。当时我一个人住,对于社交的严重焦虑导致我从没离开过公寓,甚至卧室都不怎么离开。窗帘几乎一直是拉起来的状态,没有灯光和电视机光,周身的黑暗让我感觉自己来到一座无人岛,这里每天只有无止尽的黑暗,和我的胡思乱想。

好在我明白自己和大多数人相比有多么幸运,一直以来都很清楚,如今更是这样。我不用为了生计、孩子或其他什么事情发愁,我的存在就是为了工作为了打球。如果打不了球,无论多么细微的琐事都能让我开始崩溃。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正常人无法理解的是,不用多么大的打击,或者多么糟糕的事情就能让抑郁症患者堕入深渊。伴随着抑郁而来的还有羞耻感,以至于那一整年我都没好过来。我不能将脆弱的一面展现给别人看,多么亲近都不行。我只能一个人窝在公寓的卧室里,独自承受着痛苦的煎熬。唯一能让我愿意做的事就是训练,这是我觉得自己仅有的价值所在,其实我一直在故作坚强,这其实很艰难。当生活变得没有意义,未来没有希望的时候,脑子里就会出现消极的念头。要不是几位好朋友的帮助,我都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在这里说这些东西,我生命中99.9%的人都不知道我经历的事情有多糟糕。这些事情对他们来说可能很难接受,但是为了那些情况和我相似的人我还是觉得应该说出来。

当我身处黑暗看不见一丝希望的时候,脑子里就会有一些消极的想法。哪怕这篇文章的读者里只有一个人有类似的情况,我也想对你说:找个人说说话吧。你会发现说出来之后会轻松很多,把你真实的感受说给别人听。精神问题没有童话故事,我花了整整29年的时间才弄明白我需要什么,我需要药物,我需要治疗,现在以及未来可能一直都需要。就现在我偶尔看看社交媒体上的信息我也会感到焦虑,或者什么都没看到我还是会焦虑,陷入无止尽的坠落可能只需要一丁点的负能量。咖啡很难喝?那肯定是因为我很糟糕,就是这么一个逻辑。有的时候我都不想下床,所以我才会想写这篇文章。

因为我是一个NBA球员,所以很容易得到外界铺天盖地的关注和支持。人们看待我就像是个模范,一个战胜心理问题的成功案例。实际上呢?并不是这样,这只是他们这么以为。我每一天都在和心里的恶魔作斗争,每一天都在学着如何控制愤怒和焦虑。真的,如果不是因为德罗赞,我可能永远不会开口说这些事情,他的勇敢感染了我,他为我们开创了这个先例。

我的人生不可能停留在骑士夺冠的夜晚,一切都是最美好的结局。事实上,我生命中体会过最真实的快乐和篮球没有任何关系,更和金钱、名气、地位没有关系,这些东西战胜不了抑郁。为克里夫兰拿下总冠军的确非常美好,但那种感觉并不踏实,篮球一直只是我的工作以及我认为自己的价值所在。迄今为止,让我感到最美好的体验,是我接触心理治疗师开始接受治疗之后。那天我一走进房间,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是百分之百的自己,我能很舒服地做Kavin Love。那一刻我没有想接下来要做什么,人生中第一次活在了当下享受当下。我的经历告诉我,你可能活了大半辈子,也没有真正地做过自己。

2012年我入选了全明星、最佳阵容,还拿到了伦敦奥运会金牌,那时候的我还没有意识到即将到来的彻彻底底的黑暗时期。如果当时你告诉我,我的生活陷入黑暗的时候我还能保持内心的平和,我肯定不会相信。我不想说那些有美好结局的童话故事,只是把我人生中一段非常黑暗的日子,毫无隐瞒地告诉你们。

2018年那天,焦虑症发作的我躺在训练室地板上,大口喘着粗气,感觉下一秒心脏就要跳出来,死神就站在我身边,那是我经历过最可怕的时刻。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当时我的训练师史蒂夫-斯皮洛不断在我耳边问我:“乐福,你需要什么?你需要什么?”

对,我需要什么?我到底需要什么?我花了29年的时间去弄明白这个问题的答案。我的答案是,和随便什么人说说话,知道自己活在世上并不是孤身一人。如果你也被情绪问题所折磨,我不会告诉你这个问题很容易解决,但我想说,你会慢慢好起来的。

还有,你永远不是也绝对不是,孤身一人。

原文:KevinLove

编译:晴天

球员亲笔

【来源:直播吧】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