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助教联系不上!藏大麻被禁赛!原来是个酒肉和尚

在国内球迷心中,“佛祖”这个外号已经成了克雷-汤普森的标签,克雷的球鞋赞助商也运用过这个元素为他打造独特的签名鞋款式,出过相关的周边产品,得到了很好的反响,也进一步扩大了“佛祖”这个形象的认知程度。

给克雷起“佛祖”的花名是因为他刚出道时的长相和造型酷似我们熟悉的老版西游记佛祖扮演者的形象,但千万不要被他的形象误导,克雷并非外表看起来那么“儒雅”,反而更像是个“酒肉和尚”,生活作风和形象有相当程度的反差。

勇士助教麦克-布朗在一档播客节目中透露,他在疫情期间联系了所有勇士球员询问他们的情况,“只有克雷没有回复他”。

“我联系了所有人,只有克雷没有给我回电话。”

“他容易执教,也很有趣,他也是个特别的人。”

克雷-汤普森在球场上当然是个任劳任怨的模范球员,攻防两端一丝不苟,特别是在杜兰特加盟勇士之后,原本是球队进攻核心的克莱转型3D化赢得了广泛好评,尤其防守端的出色表现让人挑不出毛病——18-19赛季的最佳防守二阵就是最好的证明。

比起古板的外形,和朴实打法带来的刻板印象,生活中的克雷-汤普森为媒体提供了不少段子:比如在如今智能手机遍地的时代,有记者曾经爆料克雷承认自己只有一台古老的翻盖手机,而他也的确在许多场合拿出过自己的那台翻盖手机。

但是,克雷-汤普森或许“说了谎”,因为他不止一次被拍到自己在使用iPhone,也有网友给出了许多克雷拿着iPhone网上冲浪的照片,以及他用FACETIME和库里视频连线的场景。

克雷也在一次采访节目中被问到喜欢安卓还是苹果,他很直接了当地说“自己从小就用iPods,所以很难舍弃苹果的便利性”。

和他球场上“好好先生”的形象不同,场外的克雷放浪形骸,玩的很开。

从克雷-汤普森成名开始,有关于他流连夜店的报道就络绎不绝,你能在便利发达的互联网找到有关于克雷在夜店里的各种报道和照片。

2015年夏天,拿下职业生涯首座冠军后,克雷被拍到在拉斯维加斯的泳池派对狂欢,和两位穿着清凉的女性举止亲密。

去年因品牌方邀请参加的中国行,克雷也被拍到在夜店热舞,这段视频还被库里放肆嘲笑。

克雷-汤普森的“情史”也相当有趣。2015年10月,当时还在和模特汉娜-斯托金恋爱的克雷被女方爆料出轨——女方在推特上发了一条“捉奸克雷在床”的动态,随后删除。

而在和模特汉娜-斯托金恋爱之前,克雷-汤普森也传出和歌手克里斯-布朗前女友卡尔鲁切-特兰的绯闻,不过这段绯闻最后被女主角辟谣说自己根本不认识勇士后卫。

克雷最近的一段恋情:和女演员劳拉-哈利尔也是分分合合。

2019年4月,克雷-汤普森和劳拉-哈利尔就传言已经分手,因为劳拉-哈利尔的社交媒体取关了克莱,而起因是克雷又“偷腥”——他被发现和另一位女演员艾莎-冈萨雷斯约会。但是2019年的7月份,克雷和哈利尔又重归于好,被拍到一起牵手外出。

不过在疫情停摆期间,劳拉-哈利尔又再次取关了克雷,并且删除了两人相关的照片,所以两人再度分手的传言也开始流出。这次是因为距离产生的疏离?还是惯犯克雷又偷腥,这就不得而知了。

克雷说只有宠物狗Rocco是他最忠实的伙伴,但或许他应该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当然,单身汉克雷并不避讳自己好玩、喜欢去夜店的事实,这就是他生活方式的一部分。

但有趣的是,克雷曾经说过自己成名之后反而对夜店不那么享受了——“因为每个人都来打听你的事情,想和你搭话,但我只是想好好享受一下夜店的氛围和音乐”。

不过,以上都只是克雷-汤普森的作风问题,在声色犬马的美国文娱界这不值一提。

但克雷生涯的另一个污点,却显得比较刺眼:2011年,还在华盛顿州立大学打球的克雷因藏有大麻被指控,当值警官表示在克雷的车外闻到大麻味道,尽管克雷-汤普森否认,但警官仍然在他的车里找出1.95克大麻。

克雷的父亲麦克尔-汤普森在接受电视采访时也没有袒护儿子,他甚至表示,“大麻是在他车上,所以这是他应得的处罚”。

克雷-汤普森的“佛祖”形象,只是他其中的一个人设。我们看到的也只是克雷想让公众看到的自己,对于所有名人而言也都是如此。

但球迷也无需对克雷的私生活做多余的评价,场外花边只是博君一笑,如果要评价一名球员,那么还是从主业工作入手吧。

(brad)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