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NBA

人物|场均9.4分的水货终正名!他现在是非卖品

2020年的夏天,全NBA只有两个今年的全明星球员可能进入自由市场,一个是湖人的浓眉,一个就是一年前用来交易浓眉的英格拉姆。根据《克利夫兰老实人报》记者Chris Fedor的报道,多位消息人士预计鹈鹕会匹配其他球队为布兰登-英格拉姆开出的任何邀请报价。

这并不意外,根据记者Feldman 计算,本赛季场均拿下24.3分的英格拉姆是受限自由球员拿到过的最高场均分。

对于还不满23岁的英格拉姆来说,从全联盟最耀眼的天使之城去了联盟市场最小的新奥尔良,这被迫漂泊流浪的命运反而是他球员生涯中以退为进的一招妙棋。

英格拉姆是科比退役后湖人选中的第一名新秀,一个19岁的孩子,被迫要去挑起NBA第一豪门的大梁?湖人球迷虽未有拔苗助长的心态,可英格拉姆早从他们期许的眼神中读出了那来的太早的压力。

球迷们当时不切实际的拿英格拉姆和杜兰特做对比,让看似身材相似的英格拉姆硬扛下当初杜兰特的球权和球队地位,这无疑是强人所难了,20岁的英格拉姆只是个优秀的年轻人,一个虽天赋一眼可见却满是瑕疵的璞玉,湖人当时混乱的高层也没给英格拉姆创造良好的涨球环境。

第三个赛季詹姆斯的到来更让英格拉姆陷入迷茫,他并没有在18年的夏天苦练接球就投的定点三分,球队也没给他设计足够的空切和半场进攻战术让他适应詹姆斯,再加上比斯利,史蒂芬森等一切手里没球就是副作用的角色球员,场上的湖人,肉眼可见的混乱,在全明星赛后,英格拉姆总算走出了赛季初低迷的状态,以57%的命中率拿下场均27.8分7.5篮板,在所有至少进行过100回合的面框单打的球员里,他的每回合得分高居联盟第九。

刚刚崭露头角,眼看漫长三年的蛰伏要迎来收获,英格拉姆就不幸因为血栓倒下,鹈鹕也趁机敲竹杠,在英格拉姆交易价值最低的时候将他交易到了球队。

英格拉姆经历了人生中最痛苦的手术,当他沿着洛杉矶他家附近的海滩散步时,他试着试着尝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但每次尝试都失败了。不知何故卡住了,他喘不过气来。他回到家,继续练习呼吸,在他的四层楼梯上上下踱来踱去。但他最终还是会吞咽着空气,感到沮丧和困惑。

医生让他使用一台能促使他吸进空气的机器,相应的管子会上下喷射,告诉他他能产生多大的压力。英格拉姆感到虚弱,不再每天运球和训练。接下来的五个月,他一直在康复训练。他每三、四个小时就要服用一次止痛药。他的胃口也变的很差。

“我当时的心情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英格拉姆说。“我只是想重新做回我自己。”

“我曾以为我是世界上最健康的人。我有年轻的身体和骨骼。永远不会受伤。可以做任何事情,吃任何想吃的东西。那个手术对我来说是一个召唤,一个寻找自我的召唤。”

那个夏天,英格拉姆会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想那些问题:你是谁?你真正想做什么?你真正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来到新奥尔良,他最大的感受就是,这里不是洛杉矶,没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他了,英格拉姆在酒吧接受slam杂志的采访,此时新奥尔良圣徒队以9比20落后。

“这里的球迷会为任何事情而高兴,甚至是一场失利,”他说。“不管怎样,他们一直在这里。当我们走出赛场输掉比赛时,他们说,‘下次我们会赢的!这是非常独特的。我真的爱这里的球迷。他们让我想起了家。”从纸醉金迷的洛杉矶到悠闲宜人的新奥尔良,英格拉姆卸下了压力。和他同是来自北卡的主教练金特里也给他更多的亲切感。

英格拉姆即使被湖人交易也从未说过湖人的不是,他说他喜欢为湖人打球。他很感激洛杉矶帮助他实现了在NBA打球的梦想。很高兴能和詹姆斯并肩作战。他感谢助理教练布莱恩-基夫,那是和他关系最紧密的教练。

谈到湖人的最后一年,英格拉姆说道:“我有时感到失去了我的快乐,因为我觉得我可以在篮球场上做更多的事情。我觉得我可以多帮点忙,我觉得我本可以更多地参与进攻的。我经历了一点精神上的抑郁。”

篮球之外的事情也让英格拉姆沮丧。他的姑母莉莎·史密斯在上赛季期间去世,姑母是他最忠实的粉丝,保留着他的所有报纸剪报。

凤凰浴火才会涅槃,英格拉姆将所有的负面消极的情绪,丧失亲人的痛苦,不幸生病的沮丧,被湖人交易的挫折感,全部化为了在训练场上挥汗如雨的动力。他是见多识广的老K教练口中最勤奋的球员,这样的年轻人,有什么道理不成功呢?

这个赛季,英格拉姆场均拿下24.3分6.3篮板4.3助攻,真实命中率高达59%,此前的他只是背负太多压力,在一个不允许他失败的环境之中。当他卸下了那些重任,他重拾了信心,在比赛中游刃有余,挥洒自如,他对比赛的影响力每个人都能看得到,入选全明星,对他只是荣誉的起点。

英格拉姆微笑着回忆起了他回夏洛特的比赛。看到来自家乡肯斯顿的近250人开着四个小时的车只为了看他。只为了拥抱他并提醒他:是你激励了我。英格拉姆会发现,原来他经历过的一切磨难,只是上帝为了让他成为一个更坚强的球员。

(三十分)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