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NBA

懒熊体育:蔡崇信的敦刻尔克时刻

正式成为篮网队老板才21天,蔡崇信却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可能从未体验过的两难境地。

北京时间10月9日晚10点,2019年NBA中国赛依然“生死未卜”。

据懒熊体育了解,篮网队老板蔡崇信在今年NBA中国赛开票前很久就提前向联盟要走了绝大多数场地票,因为自己身为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执行副主席,有很多阿里系的公司关系需要维护。这次中国赛,篮网队也比湖人队提前一天抵达上海。原本是安排了很多活动,蔡崇信本人更是组织了多场私人派对,准备利用NBA中国赛的人气和平台大干一场。但这一切安排都因休斯顿火箭队总经理莫雷的一条推特而宣告流产。

▲莫雷的一条推特引发了后续无数的连锁反应。

10月5日,正随火箭队参加NBA日本赛的莫雷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条推特。没有配文,只有一张图,其意不言自明。

虽然莫雷很快将这条推特删除,火箭队老板也迅速通过ESPN将火箭与莫雷做切割,声称莫雷的言论不代表火箭队。但此后央视、腾讯等播出及媒体平台以及与火箭队有合作的赞助商先后宣布中止与火箭队的合作。

之后莫雷的二次澄清和NBA总裁肖华发布关于“支持莫雷言论自由”的两次声明让紧张局面再度升级。央视、腾讯等版权方宣布停播NBA中国赛,几乎所有本次中国赛的中方赞助商在半天之内都宣布中止与NBA的合作,本计划到场参加相关活动的明星艺人也纷纷拒绝出席,甚至连中国外交部也出面表态,“跟中方开展交流合作,却不了解中国的民意,这是行不通的。”(延展阅读:莫雷们已经错过三个道歉良机 | 熊·视觉

虽然蔡崇信是加拿大籍华人,出生在中国台湾,但身为阿里巴巴商业帝国的缔造者之一,在中国市场深耕了近20年,蔡崇信比谁都更清楚在中国该怎么做生意。这也是为什么,蔡崇信在莫雷第二次澄清发布3小时后立即在脸书上发布《至所有NBA球迷的公开信》。他比所有美国人都知道,莫雷那两条看似“找补”的声明,不会让中方满意,只会再一次触及中方的底线从而带来更大的损失。

▲蔡崇信致NBA球迷的公开信。

“当我9月份刚刚买下这支篮网队的时候,我也没想到第一次与球迷们的公开沟通会是要谈论这样一件与政治有关以及被严重误解的事件。”蔡崇信在公开信的开头这样写道。他用短短几百个字把中国从鸦片战争以来遭受屈辱的近代史进行了精炼概括,告诉所有人“当任何分裂主义出现时,中国人民都会感到一种强烈的屈辱和愤怒,因为这段饱受欺凌的屈辱历史”。蔡崇信的大学生涯在耶鲁度过,他拥有耶鲁大学经济学和东亚研究的双学士学位,以及法学博士学位。他写出的文字,得到了所有中国球迷的掌声,但他还得面对意识形态完全不同的美国球迷。

作为美国职业体育领域的新晋玩家,蔡崇信虽然豪掷33.8亿美元买下了布鲁克林篮网以及其主场巴克莱中心,篮网也迎来了杜兰特和欧文两位超级球星的加盟,但在现在这个时间点上,他还没在美国球迷圈内建立起信任感。大部分美国球迷只会将蔡崇信的公开信理解为对言论自由的挑战,因此这封信不仅没有起到解释和说服美国球迷的效果,反而给他招来了美国球迷山呼海啸般的负面评价。

作为一位商人,蔡崇信在阿里巴巴的职业生涯无疑是成功的。1999年,蔡崇信放弃了自己在一家私募基金年薪70万美元的工作,来到杭州的湖畔花园与马云一起创业,出任阿里巴巴的CFO,当时马云给蔡崇信开出的月薪只有500块人民币。此后,阿里巴巴的每一轮融资、法务、财务的事情都由蔡崇信一肩挑。从1999年最初的说服高盛、软银给阿里巴巴投资,到2005年阿里与雅虎的合作,再到2014年阿里成功登陆纽交所上市,这一切跟资本相关的运作主导者都是蔡崇信。

在阿里巴巴度过了近20个年头之后,如今55岁的蔡崇信正在寻找自己人生的“下一阶段”。一个月以前,自称“乡村教师代言人”的马云在中国的教师节这天宣布从阿里巴巴退休。虽然蔡崇信还没有准备好宣布任何这样的计划,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在考虑未来。

“现在,我仍然在阿里巴巴有一些日常的工作需要完成,”蔡崇信在今年五月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会把这些工作逐步委派给公司里的其他人。”而根据阿里巴巴财报,从2017年开始蔡崇信已经陆续减持自己手中持有的阿里巴巴股票,变现之后的资金除了被用于教育公益事业,另一部分则被用于投资他一直以来钟爱的体育项目。

实际上,从学生时代开始,蔡崇信就已经开始与体育结缘。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蔡崇信在新泽西州的劳伦斯维尔学院念书时爱上了打橄榄球。他那时大概75公斤,在进攻单翼阵型中充当截卫,而在防守组担任内线卫。在耶鲁大学念书时,他不仅爱上了曲棍球,并且也经常与好友一起打篮球。他的妻子吴明华从小在堪萨斯州长大,是堪萨斯大学男篮的球迷。蔡崇信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曾透露,他经常在旅途中观看篮网队的NBA比赛直播。另据蔡崇信的耶鲁大学好友描述,当年即使是在阿里巴巴美国上市前最忙碌的日子,蔡崇信也不忘忙里偷闲到丹佛观看世界曲棍球冠军赛,因为他帮助组建的中国大陆和香港的曲棍球队也到场参赛。

▲在2015年阿里体育与美国大学PAC-12联盟的合作中,蔡崇信就扮演了重要角色。

因此,投资自己所爱之事,对蔡崇信来说再自然不过。干了一辈子投融资业务的他,将目光放在了北美体育市场。2017年8月,蔡崇信以个人名义买下了刚刚因联盟扩军而进入NLL(美国国家长曲棍球联盟)的圣地亚哥海豹队,作为他进入体育领域的首个重大投资项目。

当时彭博社就认为,对NLL球队的投资或许不仅仅是纯粹出于偶然,这很可能是蔡崇信投资其他美国职业体育联盟的一个前奏。“那些希望购买美国主流体育联盟球队的投资者,往往会先从购买一些不那么贵的小众运动球队做起,目的是学习经验试探深浅。”彭博社曾在报道中如此写道。

仅仅2个月之后,蔡崇信果然完成了对布鲁克林篮网队49%股权的收购。之后,蔡崇信依靠自己成立的体育基金J Tsai Sports陆续完成了对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MLS)的洛杉矶FC的少数股权、WNBA的纽约自由人队的全部股权以及数家北美和亚洲的体育媒体和科技公司的收购。最终,在2019年9月18日,蔡崇信以33.8亿美元的价格完成了对篮网队和巴克莱中心全部股权的收购。

在很多人看来,以这样的价格购买一支战绩一般且连续亏损的NBA球队,显然不符合商业逻辑。但从NBA俱乐部近几年的估值走势以及篮网队的自身变化来看,这笔交易有着非常清晰的投资逻辑。

根据《福布斯》2019年的最新数据,NBA球队的平均市值达到19亿美元,在北美四大体育联盟中排名第二,仅次于NFL,并且正在以年均超过10%的速度增值。而NBA的电视转播版权费用也在不断飙升,这些都会直接反映到球队的收入分成上。现阶段NBA在美国的版权价格年均超过26亿美元,比上一周期增长186%;而在中国最新周期的版权价格也达到了每年3亿美元,比上一周期增长200%。

另据懒熊体育了解,NBA中国今年的营收在5亿美元上下,其中大约一半来自版权,另一半来自赞助和授权产品等。而整个NBA今年的总收入预计能达到85亿美元,中国占比约为6%。等到明年,因为新版权周期到来,NBA中国在版权上的收入将至少翻两倍,收入预计能达到8亿美元。不过这对整体联盟收入增幅影响不大,中国市场的占比也不会超过10%。

而在杜兰特和欧文到来之后,随着球队实力乃至未来战绩的提升,整个篮网队在商业价值和球队估值上,同样都有不小的提升空间。更何况,鉴于目前布鲁克林地区市中心每年10%以上的房价涨幅,美国庄家也估价巴克莱中心的未来价格为至少18亿美元以上。

这一切看上去是多么顺理成章:不管是投资者本身的实力,还是投资逻辑和时机,亦或是投资组合和投资标的。蔡崇信在等待,在这举国上下的节日期间,把自己的篮网队带到中国这个NBA最大的海外市场,为球队的粉丝群体注入大量的新鲜力量。

然而,他等来的却是莫雷的一条推特。

整个中国赛上海站活动期间,蔡崇信只出现在篮网全队在上海浦东背靠东方明珠的一张合影上。原定由篮网球员和蔡崇信等相关高管出席的NBA关怀行动在活动前2小时被取消。

▲在上海浦东的大合影中,蔡崇信的表情似乎还比较轻松。

现在的蔡崇信,进退维谷。

进,在中国市场,他可能要面对的是中国球迷和政府接下来对一切NBA内容的进一步抵制;退,在美国市场,他可能要面对美国本土球迷的口诛笔伐。如果局势进一步恶化,最坏的情况可能是,蔡崇信不得不在多方压力下卖掉刚刚斥重金买下的球队——就像当年快船队的老板斯特林一样。

“我现在正身处暴风眼之中。”9日下午,蔡崇信在接受《华尔街日报》的电话采访中表示。蔡崇信称自己扮演着这场争端中的调停者角色,他正向中美双方人士解释双方的愤怒点所在。

1940年,面对纳粹德国对西欧的猛攻,近40万英法联军被围逼在法国北部的敦刻尔克港口,只有海上一条退路。不撤,可能被德军全歼;撤,也最多只能撤走3万人,还要面临德国空军可能的空中轰炸。

最终,英法联军选择了撤退。尽管失去了大量的装备和军需物资,但最后奇迹般撤出的30万军队也保留了一大批具有战斗经验的官兵,为日后的反击留下了骨干力量。

现在,蔡崇信就像是站在敦刻尔克的沙滩上,他会怎么做?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爆料或寻求报道”请加微信号:lanxiongmishu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号或电话:13436937955

“商业课咨询”请加微信号或电话:18519723256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