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NBA

狂言君:很多年以后,我仍是那颗钻石

很多年以前,我曾有一个外号叫钻石。钻石的由来是因为谐音,毕竟斯科拉就是四克拉。我一度坚信凭我家传的基因(注,斯科拉的父亲也是篮球运动员),风骚的步法,唏嘘的胡渣,飘逸的长发与迷人的眼神,一定可以在NBA里出人头地。现在我知道啦,历史不会写下我的名字,我在NBA所取得的一切成就,只是被定义为“火箭21世纪前十年当之无愧的首发大前锋”,仅此而已。

其实人不可以太贪心,能在一支球队的队史里留下名字,已经是值得夸耀的成就。这一点都不糟糕,NBA是全世界所有篮球人都向往的地方,每年都有成百上千的球员雄心勃勃试图挑战,其中的绝大多数都会铩羽而归,只有极少一部分幸运儿才能拿到合同。之于我来说,在NBA里前前后后打了十年,应该没啥遗憾了吧。

当然国家队层面就不同了,2002年,我跟着马哥拿到世锦赛亚军;2004年,马哥更是带我拿到奥运会金牌。夺冠的那一刻,马哥认真的告诉我,你也可以来NBA试试。几年后我来了,马哥却秃了。

我一度憧憬能穿上马刺球衣,因为我渴望与马哥继续并肩作战,马哥还告诉我,那个总是醉醺醺糟老头子是全世界最牛×的主教练。但很多时候,个体不足以主宰自己的命运,我没有加盟马刺,而是被告知将加盟另一支球队。当交易达成后,脸蛋圆润的胖子总经理一字一句对我说。

“火箭需要你。”

紧跟着又补了一句,“你会成功的,我很看好你。”

老实说当时我真的很感动,士为知己者死,怎能不替伯乐卖命?当然随着日后我无数次从听到这胖子笑容可掬对着不同菜鸟重复同样台词后,这份感动逐渐消散了。当然有一点至始至终从未该案————于火箭效力期间,我对得起球队付给我的每一个铜板。

火箭一度很有希望承载我的梦想,进入联盟的第二年,航天城如日中天,中国巨人与永远朦胧的特雷西,配上总统野兽两把大闸。至于我,身旁的搭档是只鸟。那家伙总对我的步法赞叹有加,而我则艳羡他的弹速与身体天赋。老实说我们都有各自的短板,但组合起来就不一般了。

还有小黑豆,小钢炮与板爷,在貌似元首,总强调进攻进攻再进攻的阿德尔曼带领下。我们阵容齐整实力超强,被许多行家视作夺冠大热。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如果……

如果是这个世界上最该死的幻影,事实上那赛季我们一点都不顺利,特雷西倒了,中国巨人也倒了。半决赛对手是湖人,上赛季的西部王者,与我们的不顺利恰恰相反,湖人一路风调雨顺运势良好,可能唯一的不顺利就是被我们逼到抢七。虽然我们抱着必死决心,但结局其实是被注定了的。在斯台普斯,我们挡不住科比,挡不住家嫂,挡不住安德鲁,挡不住湖人出场名单里的每一个人。

我们败了,败的极惨,加索尔望着大汗淋漓的我,眼睛里充满怜悯,而安德鲁的眼睛里则透着不屑。这两种眼神让我万分不爽,因而攥紧拳头暗地里发誓。

“总有一天我们会回来的。”

当然最终的结果各位也都知道了,我们没有回来。

球队的两大王牌一伤一走,一年前还是争冠热门的休斯敦转瞬间分崩离析。胖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能从他的表情中读出两层意思。第一层是“现在轮到你撑起球队内线了”,第二层是“你做得到吗”。我很告诉他我一定可以扛起球队一定可以,然而事实证明,终归还是差了一丁点儿。

脑子是个好东西很幸运我有,身体素质也是个好东西可惜我没有。想要在NBA里出人头地,头脑与运动天赋两者缺一不可。我可以随心所欲的在内线跳出一曲又一曲的探戈,却不足以在内线筑起铜墙铁壁。乐透复乐透再复乐透,连续三年的一步之遥,终于让胖子耗尽耐心。

他走到我跟前,面带凝重,“虽然难以启齿,但球队打算特赦你。”

“我明白。”其实我一点都不明白当时的我居然这么平静。“这些都是生意。”

“有机会会再相逢的。”胖子伸出了手。

其实不会再相逢了,火箭有火箭的想法,他们很喜欢我但认定我已经老了。被特赦的那一年,我已年满32岁,大多数球员都在这个年龄步入衰退期,更何况我从不以身体素质出色而著称。离开火箭后我辗转太阳、步行者、猛龙与篮网,为步行者打拼期间我重回丰田中心,很想去那熟悉的更衣室推开门进去看看,但走到门口时我却徘徊了。环境还是熟悉的环境,人变了。

又有谁能永葆青春呢?与我并肩战斗的队友都退了,特雷西退了,姚退了,大叔退了,总统退了,野兽退了,马哥退了,德尔菲诺退了,诺西奥尼退了,普里吉奥尼也退了……从火箭到国家队,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一个个熟悉的名字纷纷告别球场,临末了,只剩我一个了。或许我也到了该告别的年岁,只是纵然剪断了我的发,却剪不断对国家队的牵挂。所有阿根廷人都愿为蓝白付出一切,于是我又启程来到中国,来到这个离开NBA后奋斗三年的国家。不知怎的突然回想起15年前,回想起在雅典征战的青涩岁月;再看看现在的我,鬓角与胡须都已花白。在雅典,马努就是我大哥;而在中国,我成了坎帕佐,加里诺与戴克的大哥。每每闲暇时,他们都会围拢在我身旁,聆听马哥那些年的英雄往事。“大哥,今年你能带领我们夺冠吗?”不知是谁,蹦出了这一问。“不知道。”我舒展开沧桑的皱纹,笑了。“先打好八进四再说吧。”

对手是塞尔维亚,理论上战力第一的球队。塞族人才华横溢天赋超群,一个个都是天生的篮球手,哪怕浑身挂满五花肉,照样能把球场覆盖在他的掌控之下。开场前五花肉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一半是怜悯,一半是不屑,仿佛在说。“我乃掘金当家王牌NBA最全能内线世界杯二号球星塞尔维亚真核约基奇是也,你这糟老头是谁?”我没回应也不必回应,因为我很快就会告诉他我是谁。从接球三分到切割防守,再到利用步法突击篮下……塞尔维亚惊呆了,高傲的塞族人大概万万没想到,他们居然被一个行将40,却仍能掠下20分的老兵打败了。

约基奇败的很惨但不服,越想越憋屈越憋屈越恼怒,当我打成2+1坐在底线奋力拍打地板预祝胜利即将到来时,约基奇那气急败坏的声音传了过来。“你这糟老头究竟是谁?”望着他那懵懂的脸庞,不知怎的往日一幕幕开始在脑海里倒带,从跟随马哥南征北战到火箭岁月,从辗转各支球队到前往CBA,再到以39岁高龄参加世界杯一路带队连胜走到现在……光影穿越了时间,在这一刻完美汇聚,我有些陶醉却很快清醒过来,进而一脸平静的告诉他。“很多年以后,我仍是那颗钻石。”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