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NBA

传奇-新秀季就逼NBA改规则 统治力逆天的存在

他是篮下令人恐惧的“大鲨鱼”,曾迫使NBA为其修改规则;他是史上伟大中锋的代言人之一,并自封为“MDE(最有统治力球员)”;他是人见人爱的开心果,却也成为OK组合纷争的主角。《他说》第二季第48期——沙奎尔-奥尼尔。

两个父亲

1972年3月6日我出生于新泽西州纽瓦克,是露西尔-奥尼尔和乔-托尼的儿子。我的生父托尼曾是高中篮球明星,还曾获得过Seton Hall提供的奖学金,但他却沉迷于毒品,在我还在襁褓中时便锒铛入狱。从此直到出狱,他都没在我的生活中占有过一席之地,后来也将我的抚养权转让给继父菲利普-哈里森。

继父是一名军官,我们也跟随他四处驻防,去过德国,还曾定居得克萨斯州。尽管身为继父,但他对我的抚养无微不至,相反我对生父却很疏远,也没兴趣和他重建关系。在1994年我推出的说唱专辑《Shaq Fu: The Return》中,我还特意创作了一首歌曲《血缘算个屁》,并在歌中唱到:“菲尔才是我爹。”

不过在继父于2013年去世后,我还是和生父重归于好,并在2016年3月首次会面。当时我曾对生父说:“我不恨你,我过得很好,因为我有菲尔。”说来有趣,生父给了我篮球天分,继父给我了美好童年,我是由“两个父亲”造就的孩子。

此外我的宗教信仰也值得一提。我的母亲是浸礼会教徒,继父则是穆斯林,后来知名女作家Robin Wright在她的著作《Rock the Casbah》中将我定为穆斯林。对此我解释过:“我是穆斯林,是犹太教徒,也是佛教徒。我可以是任何宗教的信徒,因为我是个随和的人。”

天勾传人

在纽瓦克时我就加入了“男孩&女孩俱乐部”,这让我远离街头暴力,成为我的避风港。我后来回忆说:“这里让我有事可做,我常去那儿练投篮,但从未组队打过比赛。”

在圣安东尼奥就读于Robert G。 Cole高中时,我率队在2年内豪取68胜1负,并在高四赛季率队获得州冠军。1989赛季我抓下791个篮板,至今仍是新泽西州纪录。有趣的是,我当时喜欢勾手投篮,于是大家拿我和“天勾”卡里姆-阿卜杜-贾巴尔相提并论,这也让我对贾巴尔身披的33号产生了莫大兴趣。但无奈,在高中和NBA生涯大部分时间,我都无缘33号,只有在NCAA和骑士时才能短暂穿上33号球衣。

LSU传奇

高中毕业后我就读于路易斯安那州大(LSU),并和恩师戴尔-布朗重聚。早年随继父驻扎于西德时我就结识了戴尔。在他的悉心调教下,我的NCAA生涯是辉煌的。我曾2次入选全美最佳阵容,2次当选SEC区年度最佳球员,并于1991年获得“阿道夫-鲁普奖”(即NCAA一级联盟年度最佳球员奖),还被美联社和UPI选为全美最佳。

大三赛季结束后我决定参加NBA选秀,但我始终没忘记对母亲的承诺,终在2000年获得学士学位,当时湖人主帅菲尔-杰克逊还特批我缺席比赛回母校领取学位。后来,我入选LSU名人堂,在LSU篮球训练馆外,他们还为我竖起一座900磅重的铜像。

篮板在哀鸣

1992年选秀,魔术将我选为状元秀。在来到奥兰多之前,我先是在洛杉矶接受了魔术师约翰逊的“开小灶”。赛季开打我就一鸣惊人,在生涯首周就当选周最佳,成为NBA历史第一人。最终,我也以场均23.4分13.9个篮板3.5次盖帽毫无争议当选新人王,并成为自1985年的迈克尔-乔丹后,首位被选为全明星先发的新秀。

之所以我如此受欢迎,既与我的“可爱”和“性感”(不接受辩驳)分不开,也和我在赛场上摧枯拉朽的表现密切相关。菜鸟赛季我就像无法控制自己力量的歌利亚,连续扣碎了3块篮板,还拉倒了一个篮架,“篮板在哀鸣”。

蓦然间,NBA发现竟然要为我这一介新人改变规则。随后,合理冲撞区、联防、三秒违例和“砍鲨战术”渐次出台,大家费尽心思,为的就是徒劳地阻止身为MDE、“大鲨鱼”、“大柴油机”、“大亚里斯多德”(随便你们怎么称呼)的我!

换帅风波

当然我也并不总是“可爱”和“性感”的。1992-93赛季魔术取得41胜41负,尽管比前一个赛季多赢了20场,但仍被挡在季后赛门外。赛季进行期间,《体育画报》记者Jack McCallum不停报道称他听到我私下抱怨:“我们要让(主帅)马蒂(-古奥卡斯)滚蛋,把(助教)布莱恩(-希尔)提拔起来。”

我的抱怨收到效果。1993-94赛季希尔走马上任,古奥卡斯进入高层。然而我终究不是容易满足的家伙,后来我又和希尔争夺球队控制权,并进而演变为我离开魔术的导火索之一,此乃后话。

“便士”其人

但1993-94赛季我并非奥兰多唯一的“领衔主演”,一个叫安芬尼-哈达威,但更多被称为“便士”的后卫横空出世,在1993年选秀夜和克里斯-韦伯互换,来到了我的身边。后来我曾问过克里斯,错过和我携手的机会是何感想,他一言不发,我想他一定肠子都悔青了吧。

菜鸟赛季“便士”就交出场均16分5.4个篮板6.6次助攻2.3次抢断的出色表现,入选最佳新秀阵容,而这也是我生涯几位知名的后卫搭档中,第一个浮出水面的。我和“便士”有太多不得不说的故事,但他却也是我在日后最不愿提起的。不过,至少在当时,我俩被视为又一对不世出的内外搭档,而魔术队史的第一座巅峰即将到来。

刺激1995

1994-95赛季我以场均29.3分摘取得分王,在常规赛MVP的评选中也位居第二,仅次于“海军上将”,并和“便士”携手入选全明星。我二人通力合作,率魔术取得57胜25负,摘取大西洋赛区头名。季后赛中,我们先拿凯尔特人祭旗,这是魔术队史赢下的首轮系列赛。士气大振的我们在东区次轮阻挡了MJ复出的脚步,以MJ熟悉的4-2淘汰公牛,“便士”也留下了从身后机敏抢断身披45号球衣的乔丹的经典画面。

复仇“苦主”步行者后,年轻的魔术首次踏上总决赛的舞台。然而尽管我交出场均28分12.5个篮板6.3次助攻(命中率59.5%)的表现,魔术面对“大梦”和“滑翔机”领衔的火箭仍无计可施,0-4被剃了光头,成为“不要低估一颗冠军的心”这场大戏的配角。日后我曾感慨:“倘若当时我可以率魔术战胜火箭,夺得生涯首冠,一切肯定会有所不同。”

不愉快的分手

1995-96赛季我遭受伤病侵袭,此后在常规赛中“照例”休养就成了我的习惯,尽管被人批为“懒惰”我也毫不理会。好在魔术未受影响,仍取得60胜22负。只可惜这赛季只属于血红的公牛,1995年季后赛折戟刺激了乔丹,穿回23号球衣的他率队豪取72胜,并在东决完成了对我们的复仇。我没料到,这竟是我身披魔术战袍的最后一季。

1996年夏我随美国男篮夺取亚特兰大奥运会金牌,而我和奥兰多也在这期间分手。当“梦三队”在奥兰多集训时,《奥兰多哨兵报》发起了两项投票。在“魔术是否该炒掉希尔,如果这是奥尼尔留队条件的话?”的调查中,82%球迷选择了“no”;在“沙克是否值1.15亿肥约?”的调查中,又有91.3%的球迷选择了“no”。

这2项调查出台后,我顿成“梦三队”队友们取笑的对象。更令我沮丧的是奥兰多媒体还拿我和前女友Arnetta Yarbourgh的私生女来说事,指责我不给母女俩名分,不是一个合格的偶像。对此我后来曾形容为:“感觉就像一条躺在干涸池塘里的鱼。”更有甚者,我听说“便士”自认乃魔术老大,不希望我比他赚得多……

终于在奥运会开幕第一天,媒体爆出我以7年1.21亿加盟湖人的消息。我当时坚称去湖人不为钱,但多年后我终于承认:“加盟湖人完全是一种商业行为……我当时太年轻,满脑子只想赢,所以迫不及待离开了魔术。如今回想,我其实该更耐心的,本有机会为奥兰多赢得总冠军的。”

对于拆伙后不堪超负荷而饱受伤病困扰的“便士”,我也心存愧疚,“如果我留在‘便士’身边,他的压力不会那么大,会更健康,这有助于延长他的职业生涯,我们本来能轻松拿下2到3个冠军的。”

OK组合

挥别“便士”,我来到了科比-布莱恩特身边。说起来我俩真是一对欢喜冤家。当时还是菜鸟的科比曾在队训练时冲我发难,我俩一言不合就开打,后来我才知道科比只是不满我让他帮着买夜宵。其实,科比后来透露说我俩早就认识。1994年他去现场看魔术比赛,赛后找“便士”签名被无视,我却暖心地接过笔。当时我还不知道面前站着的会是我一生的“冤家”。

先将话题转到湖人身上。1996-97赛季,身披紫金战袍第一季,我场均得到26.2分12.5个篮板,OK组合成军首季的湖人闯入季后赛,但在西区第二轮1-4不敌“犹他双煞”领军的爵士。尽管如此,我却瞥到了湖人光明的未来,也对促成OK组合的“湖人教父”杰里-韦斯特更多了份崇敬。

当然,我和科比对于球队领导权的争夺从那时便开始了。多年后在CBS体育撮合下,我俩进行了一番深谈,聊到了2004年夏的反目成仇,消除了误会,并相视大笑。当时科比透露,他看过一篇报道才联系公牛的,该报道称我形容他是跟“便士”差不多的球员,“这激怒了我,我不想退役后被人认为夺冠全靠沙克,所以我想换个地方。”我只想说,科比啊,我的话被断章取义了,即使我曾拿你和“便士”作比较,也绝不是在“贬低”你。

“50大”争议

此时出现了又一桩颇有争议的事。1996年NBA评选“50大巨星”,资历尚浅的我竟然入选,引起轩然大波。1997年NBA邀请“50大巨星”入选者齐聚克利夫兰拍摄定妆照,却有3人缺席,其中包括我。

这要从“湖人教父”韦斯特说起。1996年夏在我加盟湖人后,有消息称魔术曾向NBA投诉,称韦斯特私下贿赂了我,为此NBA还派出调查组来取证,最终查明子虚乌有,但心高气傲的韦斯特却将此视为“奇耻大辱”,不仅自己拒绝拍照,还授意我以膝伤为由拒绝。此外,我当时也感觉自己尚无资格和前辈们并肩,因此也婉拒了。

这是我一生中难得谦虚一次,尽管以我日后的成就来看,我可拍着胸脯称自己入选“50大”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我是沙奎尔-奥尼尔,这就是我的故事。

(魑魅)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