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NBA

亿万富豪的痛苦你不懂!他们远不如想象的强大

心病并非无因

在很多人看来,NBA球员都是年轻富豪,除了最底层的那些饮水机看守员以外,像勒夫和德罗赞这样的顶级球星应该很难出现心理问题。但在NBA历史上确实有不少球员都受到各种各样心理疾病的困扰,而他们也的确遭遇了不可抗拒的发病因素。

慈世平是联盟历史上最著名的恶汉之一,他在情绪控制方面很糟糕,所以他一度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而曾经为他进行治疗的心理医生桑蒂·佩里亚萨米对NBA球员遭遇的心理疾病进行了分析,在这位专业人士看来,这些年轻富翁们患有心理疾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在佩里亚萨米看来,NBA球员遭遇的心理问题和普通人有很大的不同,“一方面,NBA球员需要时刻保持高涨的激情、旺盛的精力、超高的专注力,并且还要求他们制造大量的刺激性元素。可另一方面,在无休止地激情澎湃的同时,他们还需要在精神上保持持续和稳定。同时他们还要时刻生活在铁律、责任和期待之下,承受的心理压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佩里亚萨米把NBA球员遭遇的压力分成两大类,一类是表现焦虑,那些长期执着于球队战绩和个人数据的球员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事实上一般人在面对类似压力时都有充足的时间来减压,但NBA球员不行,不是所有人都能面对密集赛程所带来的巨大压力。

另一类是舆论压力,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今天,社交媒体已经变得越来越流行。球员们会习惯性地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状态、分享心情,但是他们面对的不仅是赞扬和鼓励,还有批评和谩骂,甚至家人也会遭到攻击,久而久之就会产生负面情绪,从而导致心理疾病的发生,他们遭受的舆论压力要比一般人大得多。

“输掉比赛总是让人感到沮丧,但球迷却肆无忌惮地将怒火发泄在球员、球队、裁判或者教练组成员的身上,冲着他们大喊脏话或者表达一些消极的意见,这的确很没礼貌,”佩里亚萨米说,“我们总是很容易忘记球员们也是人,他们也有朋友、孩子、伙伴、父母等多重身份,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也有在比赛当中表现好的时候。所以如果所有人对待球员的时候都能有更多的尊重、善良和支持,那么球员的心理健康问题,一定会好得多。”

佩里亚萨米还认为实际上NBA球员患上心理疾病的可能性要比正常人高得多,他们远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光鲜。“NBA密集的赛程和大量的客场比赛决定了球员们要在长达几个月的时间里面对持续的旅行、不规律的睡眠,再加上身体上的伤痛、被镁光灯无限放大的一言一行,都会将这种压力放大到一个常人无法忍受的程度。”佩里亚萨米说。

回归的感觉真好

虽然受到了急性焦虑症的困扰,但勒夫还是在这段时间里想方设法放松了一下身心,前不久他返回了自己的母校UCLA,这也是他赛季开始后第一次回到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凯文·勒夫竞技表演中心,这是UCLA在2016年9月用他捐赠的资金来翻新的,而且是史上最大规模的前篮球学生运动员捐赠,另一位则是他的校友、联盟超控韦斯布鲁克。

不知不觉,勒夫离开大学校园已经十年了,如今重新回到自己成名的地方,自然难免有些感慨。在谈到自己的感受时,勒夫说:“(重回校园)意义重大。我知道我在这里只待了一年,但UCLA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没有这里我不可能有今天的地位,如果没有遇到我曾经遇到过的人,我就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成就。我遇到了一位伟大的教练本·霍兰德,遇到了韦斯布鲁克、科里森和巴莫特并且和他们一起打球,我还记得我和他们的友谊。所以这是个特别的地方。我觉得这是神圣之地,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经历过的一切。”

对勒夫来说,在自己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走一走对抑郁的心情有很大的好处,他说:“往事一幕幕都在脑中放映出来。但当我说我回到了当初的时候,这又不像是原来的那里,十年来这里有许多新的建筑建立起来,这让我不由得感到怅然若失。”

随后勒夫还深入地描述了现在的UCLA和他当年的不同之处,他说:“这里更加新奇好玩了。我想这也可以称为UCLA篮球的新纪元。我知道曾经有很多球员在这里度过了他们的黄金时代,每一次我看到约翰·伍登(NCAA传奇教练),我都会想到他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叱咤风云。这会激励年轻球员们寻找自己的榜样,真正有机会去变得更好。而且我认为我们正在追寻的目标也会在他们的未来里重新绽放光芒。”

直到现在,虽然大家各为其主,但勒夫和当初在UCLA一起并肩作战的队友们都还保持着不错的关系,他去参加过科里森和韦少的婚礼,同时也和巴莫特经常联系,据勒夫透露,就算是那些最终没有打进NBA的队友,他见到他们之后也同样感到高兴。

当年科里森参加选秀之后,勒夫和韦少成为UCLA的绝对核心,在谈到韦少时勒夫表示:“我们之间是你追我赶的关系。在我们住在一起的时候曾经房间里有许多小卡片,我们曾经一年对战四次。为了保持友谊的新鲜度,我们会在交手的时候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对方。”

去年休赛期UCLA成为了NBA篮球的中心,很多职业球员都来到这里参加比赛以保持状态,勒夫也是其中的一员。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勒夫感到很骄傲,他表示:“难以置信。当我第一周第一次看到他们的时候,这是我的感受。这让我记起了刚刚高中毕业的时候我们去了篮球场,那里很多职业球员。我们五个或者七个人聚在一起,然后开始比赛。UCLA和洛杉矶在夏季已经成为NBA篮球的一部分,UCLA更是首当其冲。”

最后勒夫还给UCLA棕熊队的后辈们提了一些建议,他说:“我时常在想‘笨鸟先飞’。我认为做什么事都应该有条有理。我知道有些情况下很难去做出选择,你也很难想明白你现在想要的是不是你最需要的,但你越快选择你就会越快熟悉。这就是我给年轻人的建议。”

丧亲之痛仍未远去

在和心理医生聊天的过程当中,勒夫找到了自己内心压抑的其中一个重要因素——祖母离世对他产生了巨大的冲击,而他却找不到人诉说。要知道在勒夫的成长过程当中,他的祖母卡萝尔一直是一位慈爱的长辈,她扮演着榜样和人生导师的角色。

提到祖母时,勒夫表示:“成长过程中,她一直与我们住在一起,在许多方面她就像是我和兄弟姐妹们的另一个家长。在她房间里,每一个孙辈都拥有自己的角落——照片、奖状和信件都被她钉在墙上。她拥有一套我十分欣赏的价值观念。很有趣的一件事是,我曾送给了她一双崭新的篮球鞋,然后她异常惊喜,在接下来的那一年里好几次打电话跟我说谢谢。”

然而在加盟NBA之后,勒夫很难再像从前一样时不时地去探望祖母了。在勒夫效力森林狼的第六个赛季(2013-14赛季),卡萝尔还打算在感恩节的时候前往明尼苏达看看自己的孙子,但临行前却因为动脉问题送进了医院,随后病情迅速恶化,几天之后就与世长辞。

这件事情让勒夫悲痛欲绝而且非常自责,久久难以自拔,当时他还因为奔丧而和球队请假。不过在此之前他从未跟人分享过自己内心的感受,他写道:“与一个陌生人聊起我的祖母,这让我发现她离世的巨大痛楚依旧困扰着我。一番细想后,我发现最大的痛苦在于我没能与祖母好好道个别,连真正去伤心的机会都没有。在她最后的几年里,我没能好好陪她,这让我无比自责。但在她去世后,我将这些感情深埋在心底,并告诉自己,我得专注于篮球,这些事以后再去处理。”

3月7日的时候勒夫还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段视频,那是卡萝尔在2013年给他制作的生日祝福视频,与此同时勒夫还写了很长的一段文字来缅怀自己的祖母。最后勒夫写道:“我仍然很想念她,但我永远不会忘记她的这段录像给我带来的快乐。记住,要感谢那些在你生命中的人,与他们多待一些时间,告诉他们你自己的想法。”

其实在过去的几个赛季当中,不少球员都遭遇了丧亲之痛,小托马斯失去了自己的妹妹,而恩比德的兄弟也遗憾地离开了人世,但他们最终还是学会了坚强,用自己的表现来纪念家人。之前勒夫一直把痛苦深埋在心里,或许这一次大大方方说出来能够让他好受很多。

计划不会更改

相比心理疾病,左手骨折的伤病似乎恢复得更快一些,据克利夫兰当地媒体透露,此前一直处于养伤状态的勒夫在北京时间3月2日进行了对抗性训练,但骑士方面表示勒夫缺阵八周的时间表不会更改,也就是说他无法提前复出帮助球队争取到一个有利的排名。

此前勒夫一度表示自己希望尽快回归球场,而在他庆祝詹姆斯拿到30000+8000+8000的时候,詹姆斯也在社交媒体上写道:“谢谢了,兄弟!你赶紧复出,我就能拿到更多助攻了!”但现在看来,骑士还需要度过一段没有勒夫的日子,同时静候他的归来。

按照目前的恢复期计算,勒夫要直到三月份的最后一周才能重返赛场,那个时候距离季后赛已经没剩多少时间了。而且在勒夫伤停之后,骑士的球员名单可以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无论他什么时候复出,都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和新队友们一起打球。

不过勒夫并不担心自己和新援之间的化学反应,此前在一次接受采访时他就说:“我们增加了很多无私的球员,这些年轻球员打得非常卖力,我们会继续努力,将势头保持下去。当我回来后,我会融入到球队中,希望我能够通过更多的比赛来恢复体能,同时找回节奏。”

而此次重回大学校园,他再一次点评了几位新援的表现,他表示自己不算兴奋,但是觉得很有新鲜感。“我认为他们可以做很多不同的事情。小南斯在每个晚上都可以做到两双,他可以防守很多位置。胡德是一个大心脏的左手射手。克拉克森从板凳席上站出来可以得到20分。还有希尔,一个坚强的男人。他可以为你做任何事——防守很多位置,还可以打一号位和二号位。所以有了这些人,我只需要用好接下来的比赛让我们变成一个整体。”

今年是勒夫效力于骑士的第四个赛季,他非常明白自己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这是我在骑士效力的第四年,我知道教练组的安排,我明白泰伦·卢教练希望我做什么,从球员的角度看,勒布朗一直引领着我们,我知道应该如何去帮助他。”乐福说道。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就算勒夫能在季后赛开打之前复出,他也需要时间去和新队友们磨合,对此他表示:“这可能还需要几周时间,当我回来的时候,每个人都需要一段时间去找到相同的节奏。”

文章来源:篮球先锋报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