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NBA

人物|伟大的精神导师!7分悍匪演绎自己的传奇

今天的消息,38岁的拉素尔-巴特勒和妻子遭遇车祸身故。

巴特勒去年刚刚正式宣布从NBA退役,但没有离开篮球,他加盟了BIG3联盟,“听着,只要能打球,我就会感到很开心。”

喜欢篮球并不能帮助一个人在NBA打上13年。巴特勒2002年以次轮总57选秀身份被热火选中,打球的路数也比较奇特,定位于3D球员,但三分不够准防守不够好。生涯44.3%的出手在三分线外,命中率不过36.2%,整体投射命中率也不过将将超过4成;作为后卫太慢,作为前锋又不够强壮。除了最后一年2015-16赛季在马刺,其余12年防守偏差值(DBPM)和进攻偏差值(OBPM)全部为负,7.5分2.4篮板0.8助攻的场均数据只是轮换表现,即便巅峰赛季也不过11.9分2.9篮板1.4助攻。

但是他在这片顶级赛场上辗转9支球队打了整整809场比赛,无论是效力年限还是总场次都能排进当年选秀球员中的前十。在他去世的消息发布出来之后,美国社交媒体上铺天盖地的球员、教练以及几乎每一个与之共事过的人都为之发出悲声。

从23岁选他进入联盟的帕特-莱利,到36岁离开赛场时的队友莱昂纳德,莫不如是。

每个哀悼者的视角不同,但有些词出现的频率非常高:“伟大”、“兄弟”、“好人”、“导师”、“敬业”、“父亲”……洛瑞在推特上连发两条悼词之后,悲从中来,又去ins上发了一条往事:

“我记得你被选中的那一天我给你打了个电话,那时候我只是个在训练营打球的孩子,只是作为你的头号粉丝想向小伙伴们炫耀一下我认识你,没想到你真的接了我的电话。”

同样的,包括达雷尔-莱特、特伦斯-罗斯在内许多球员都表达了自己在年轻时能够遇到巴特勒这种良师益友的感激之情。

在顶级职业联盟打篮球,当然不仅仅是上场打球那么简单,对于年轻人而言尤其如此。曾经在快船执教过巴特勒的内格罗教练表示:“有时候一些年轻人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才能成熟起来。”

但巴特勒从一开始就非常成熟。作为一名费城出身的球员,他从一开始就坚定的在拳击和篮球之间选择了后者,而在刚进联盟不久,他就已成熟的心智受到了队友和教练们的欢迎,如今已经成为老兵的韦德,只是在巴特勒后面一年进入联盟,但也曾得到他的帮助,“我刚进联盟的时候非常拘谨,幸好有巴特勒在身边陪伴我。”

所以,篮球作为人的运动,如果数据无法展现巴特勒被那么多人爱戴和需要的原因的话,那一定是因为这样的数据还没有开发出来。那些关于更衣室良性氛围营造者们的数据,那些导师和正确方向的引领作用,以及在场内外展现出来的积极态度,该如何用数据去衡量呢?

当然,这世界包括NBA在内同样存在另一种人,叫做强行鸡汤导师,天天在更衣室叨叨逼一些人生大道理,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此前从勇士去到开拓者的艾泽利可能就是一个典型,在开拓者一场没打,却天天在更衣室里高喊名人名言给队友打鸡血,直到有一天麦克伦姆让他闭嘴。

巴特勒不是这样的人,他首先让别人看到自己是怎么做的,在场上执行贯彻,在训练场上全力以赴,接小球迷的电话,和新秀球员打成一片而不是光和球队老大套近乎,这些细节构成了他传递一些人生道理的基础。

而且巴特勒本人也并非AC格林那种苦行僧式的刻板人物,他拥有美国中产阶级传统美德,努力工作,相信努力工作能够换来回报,同时关爱家庭,闲趣甚广,曾经作为奥多姆的好友参加过卡戴珊家族的真人秀,作为一个真实的人,他也曾经犯过错,因为非法持枪被逮捕过,但他从来不回避这种过去,他说:“这件事情的底线就是我错了。现在我要做的是把这种事放到身后,教育孩子们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我也是人呀。”

也许作为一名真实的人,才会被那么多人信任和爱戴。

甚至我会想,如果巴特勒能够从天上对自己去世这件事情表达意见,他可能会非常诚恳地告诉你:

“别学我。我超速了。”

这是从和巴特勒交往过的人所展现出来的悲伤中描画出来的数据之外的巴特勒。而对于旁观者的我们来说,这一切都只是揣测,我们可以打开他的集锦来观看他是如何打球的,但也许我们不会这样做。

因为作为一名篮球手,他确实从来没有给我们这些普通球迷留下过太深刻的印象,如果你不是恰好在你的主队拥有他的时候关心过他的话。

你和他的生活并不存在太多交集,他只是你面前那块屏幕中曾经闪现又最终消失的一份子。就像被枪杀的让-琼斯,开车撞火车的格里芬,被人抛尸荒野的洛伦岑-赖特,甚至罹患精神疾病的韦斯特、本-戈登,他们只是路过你生命的生命。

你发出的叹息,不过是感慨人生际遇的无常。

前两日,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刚刚辞世。自从小学毕业后,我们就没有再见过面,但她的去世就像在我的记忆里插入了一根锐利的钩,硬生生钩出一块早已忘却的回忆。

那时候她是一个极为活泼的小姑娘,我记得我小时候最喜欢她了,但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为什么,我唯一能记起来的,却是我曾经从她家里借过几本书,几本三言两拍我没有还,三册民国文学作品集我还了。

她去世后我的第一感觉是震惊,然后我动的第二个念头是,我想再借一次那些书。

这就是人与人之间微妙交集所存留下的奇怪感觉。巴特勒给他身边人留下了些什么,我的同学也给我留下了些什么,即便可能从交往到再次被念及已是生死两隔之间有过太长的时间跨度。

但他们一定会留下些什么。

找到这些故人留下的东西,可能就是最大的纪念吧。

艾弗森悼念巴特勒说:“我们到那儿再相会。”

他说的对,我们都会到那儿再相会,在那之前,把东西留下,把东西带好。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新浪NBA公众号

(猫三)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