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NBA

Papi酱变苏菲-玛索? 小牛应该改个啥名好

有乡亲给狂言君留言,不如谈谈小牛改名的事儿?刚好今儿有机会,就来一发吧。

首先明确一点,老牌球队通常并不改名,毕竟作为老字号,队名即商标,具备巨大的价值。比如洛杉矶湖人,哪怕目前的湖人沦为糊人,可对于那些从小儿湖梦的球员而言,一听到“湖人”二字,便会忍不住浑身发颤,肾上腺高,和狂言君见着林志玲似的。但如若湖人有朝一日被马云爸爸收购,队名能改成洛杉矶天猫队吗?听起来就像个街头卖杂耍的,表演胸口碎大石,菊花开瓶盖,丁丁举杠铃的草台班子。

所以说,老牌球队几乎不会考虑改名。陈年佳酿,越陈越香。改名?完全不会考虑的事儿。

其次,对于普通的球队而言,改名等同于改变人设。这就好似薛之谦原本既低调又努力,既有天分又刻苦,是个Day Day Up的上上谦;奈何一夜之间突然人设崩塌,从上上谦进化为长宁炮王。于是江湖传闻,集齐七个约炮侠,便能召唤出薛之谦;不知集齐七个薛之谦,能不能召唤出五星炮兵上将帕森斯。

所以说呢,人设突然改变这事,会让人很不习惯。这就好似尼古拉斯-赵四衬衫领带燕尾服;MC天佑一曲情歌堪比纠结伦;大头死变态摘下头套亮出真身;Papi酱现身银屏真成了苏菲-玛索;以及灰灰开着玛莎拉蒂迎娶美羊羊。因此如若不想搞个大新闻,让拥趸受到惊吓,最好别去改名。

不过话说回来,小牛这球队,成立时间并不算长,是个标准的80后,比老大还年轻一点儿并不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百年老店,陈年佳酿。因此如果决定改名,理论上不会像老店那样,引发特别巨大的冲击;此外更重要的一点在于,小牛的队名,本身的翻译方面便存在一些偏差。Maverick的意思是,没有被烙印的小动物。而无论是球队队徽,还是吉祥物,分别是一匹野马,与一头小马驹。

伟人早就教育过我们,将来报道出了偏差,是要有人负责任的。如今翻译队名出了偏差,谁来负责任?

你看看,前有指鹿为马,如今指马为牛,感觉怪怪的。因此哪怕出于纠正的目的,都得把这队名给纠正过来。

当然对于库班而言,另一个不能说的秘密在于,倒腾出征集新队名这出戏后,库班与小牛瞬间抢了体育频道的头条。地球人都知道,头条是多么珍贵,以至于汪峰时不时默默流泪。尤其是娱乐圈,各路明星想上一次头条,那真是忒辛苦。不得已之下,唯有释放大招,或吸毒、或嫖娼、或出轨,被人千夫所指,才能获得一次亮相公众的机会。如今库班倒好,不费周章,轻而易举,便连续霸占头条,多好的一次营销。

客观的讲,中国市场拼人气,大致是三分天下,我火是魏,基本盘巨大;皇家禁卫军是吴,割据一方;马刺是蜀,大致都是正面形象。三年老勇蜜,相当于司马家,总想篡了我火,图谋天下。至于小牛……虽说老司机忠勇可嘉,与库班的基情足以拍出一部《断背山2》,但球迷数量终归还是太少了,也就是公孙渊,轲比能的段位。所以做一次营销,拉一些关注度,吸引一波眼球,天经地义的事。

其实呐,管达拉斯叫小牛,还容易与公牛混淆起来,尤其之于铁杆真爱粉而言,更是如此。众所周知,作为余孽,都会将火箭称为我火;作为60亿,都会将湖人称为我湖;作为老勇蜜,必须将勇士称为我勇。同样的道理,还会衍生出“我骑”、“我刺”、“我雷”、“我凯”、“我船”。哪怕一时之间不太容易挂名的,也通常都能变通,比如掘金球迷,一般称母队为“我矿”;奇才粉丝,一般称母队为“我巫”;森林狼球迷,自然就是“我哈”,十分容易理解。

但唯独小牛与公牛之间,容易产生纠纷。大家都是我牛,肿么办?总不能我是牛一,你是牛二。非要强行区分,只能是“我小”与“我公”。我公倒也罢了,除了感觉怪怪的,并无太多歧义;但“我小”这俩字,歧义太大,尤其是对于男性同胞而言……叫啥不好,非要“我小”?

所以呐,狂言君估摸着,最终还是会改名的,毕竟阵仗弄得太大;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在广大球迷的普遍要求下, 最终与“约定俗成”妥协,保持原样,人民的名义嘛。

最后一个问题是,如若真要改名,改成啥好呢?

目前坊间意见多多,徐济成老师表示,可以改名为良驹;合理指导表示,改名为奔马很合理;当然还有网友表示,不如改名为战马、狂马、野马、灵马、小马……至于脑洞最大的,莫过于苏群老师,在他看来,整那么多幺蛾子干啥,改名为达拉斯库班队得嘞。

至于狂言君是啥意见?意见如下,改名为马仔。理由如下,得克萨斯自古以来,就是批量生产麦克雷的地方,一语不合便午时已到;其次,达拉斯的队标是马,吉祥物也是马,因此不如各取一字。

设想一下这样的场景,某年某月某天,库班与莫雷狭路相逢。

“肥仔,吃过没有啦?”库班热情的招呼莫雷。

“吃过啦,亲爱的马仔,你大哥一早就吃过啦。”

“……”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狂言君公众号狂言君侃球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