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NBA

传奇-篮球之神的外门弟子 中投技术的教科书!

他是迈克尔-乔丹的外门弟子,他是雷吉-米勒的衣钵传人,他是汽车城坏孩子里的好孩子,他是篮球场上的田径选手,他是古典篮球的守望者,他是中投技术的教科书。《他说》第34期——理查德-汉密尔顿。

单亲家庭

我叫理查德-克雷-汉密尔顿Jr。,1978年2月14日,我在宾夕法尼亚州的科特斯维尔出生了。我的父母——帕姆-朗和理查德-汉密尔顿处于分居状态,我和我的妈妈一起生活。我们居住的科特斯维尔本来是一个矿业小镇,但是后来因为钢铁工业的停滞而陷入了发展的低谷。

父亲的影响

虽然我和父亲没有在一起生活,但是他对我的影响很大。我的父亲大理查德一直认为他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且他的绰号就叫“Rip(撕裂)”因为他在婴儿时期总是撕裂自己的尿不湿。我后来也得到了这个绰号。

绝佳的基因

我从小就喜欢运动,这得益于绝佳的基因。我天生就很善于长跑,我的许多亲戚在年轻时都很擅长体育。我有一位叔叔曾参加过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接力赛。我的速度和耐力都继承了家族的特点,在进入科斯特维尔高中时,我是一名一英里跑的选手,而且从来没有输过。

便士

我最喜欢的运动是篮球,而且我速度快,耐力好,所以非常喜欢切入,我当时的偶像是便士哈达威,我也学习了他的很多技术。我每天都要花很多时间练球,要么在家附近的公园,要么在其他球场。我最擅长的技术还是中投,这是我经常练的东西——三分线内,接球,调整,跳投,得分。跳投,是我的第二本能。

少年成名

我在少年时期就很出名了,当地居民都把我视为传奇。从7年级开始,我的父亲就手持录像机拍我的比赛,最终累积了超过300盘磁带,我的爷爷也没有错过我的任何比赛,他非常喜欢看我打球。

未进校队

1992年,我进入了科斯特维尔高中,我的父亲不断强调,我是这个星球上最好的新生,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我并没有能马上进入校队,因为学校的培训梯队建设规则太硬了。但是主帅里基-希克斯注意到了我的优秀,他开始格外关照我,他教给我一种呼吸方式,让我的鼻子和嘴交替呼吸,这样可以增强我的耐力,我变得更强了。

科比

在进入高中时,我第一次发现原来在宾夕法尼亚州东部还有一位可以和我一较高下的球员——一个叫科比-布莱恩特的家伙。我和他在费城的一次三对三比赛中碰上了,我们打出了非常精彩的对抗。最终,科比的老爸,乔-布莱恩特到场观战,我是唯一能和科比旗鼓相当的球员,最终,乔-布莱恩特与我的父亲会面了,并对我的表现赞赏不已。

再遇科比

高二时,我已经具备进入大学打球的能力了,这让我下决心以打篮球为生。在1995年3月的一次分区半决赛中,我与科比所在的劳尔梅里恩高中相遇了。最终,我砍下22分,展现了明星球员的实力,但是科比砍下了26分,并且率队以72-65击败了我。这或许是我和科比一生对抗的缩影——我是明星,但是科比是巨星。

联手科比

休赛期,我和科比一起参加了一个其他地区的AAU俱乐部举办的比赛。在此期间,我和科比是室友,又是队友,最终成为了好朋友,我们一起讨论比赛。我比科比的技术更全面,我也体现了老大哥的胸襟,当球队需要我当第二得分点时,我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别人说,高中生里很少有我这种可以放弃自己秀,把胜利放在首位的球员。

入选阿迪全明星

在高三时,我参加了在新泽西举办的阿迪达斯ABCD训练营,我凭借出色的技术和扎实的基本功震惊了训练营,并入选了全明星阵容。我都为自己的出色发挥感到震惊。

三遇科比

在高三比赛中,我经历了阿迪达斯训练营的淬炼,更加自信了。但是,我又遇到了科比。在1996年1月的比赛中,我又碰到了科比的劳尔梅里恩高中。最终,科比砍下了35分,在最后关头,他投中了一个三分球,以78-77绝杀了比赛。

四战科比

虽然输了常规赛,但是我们还是顺利挺进季后赛。我希望在分区决赛中击败劳尔梅里恩高中,一雪前耻。但是我再一次失望了。在比赛还剩三分钟时,我们领先6分,但是科比接管了比赛,他凭借出色的技术和坚强的意志,单枪匹马翻盘了比赛,以70-65击败了我们。在高中阶段,科比的阴影笼罩着我,我从未在正面赛场上击败过他。

进入康大

高中毕业后,我选择进入康涅狄格大学,一开始我的表现并不是很出色,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崭露头角,我不知疲倦的跑动和稳定的投篮让主帅吉姆-卡尔霍恩非常满意。因为我加盟球队时,球队的超级射手雷-阿伦已经参加了选秀,我刚好可以接雷-阿伦的角色,我们的球风也非常相似。

崭露头角

在大一阶段,我就崭露头角了。球队的两大主力科克-金和摩尔因场外接受经纪人的机票赞助而停赛时,我站了出来,在NIT的比赛中,我们5战4胜,我场均得到25分,其中2场砍下了31分。在没有两大主将的情况下,我获得了很多表现机会,在对阵头号种子堪萨斯的比赛中红,我轰下了21分8助攻,这证明了我的成熟有多么快。赛季结束时,我砍下了509分,这是康大自从加入BIG East以来的大一新生最高得分。

输给北卡

1997-98赛季,科克-金毕业了,但是弗里曼、我和摩尔都成熟了。我们在进攻端的多种选择让对手难以防范。在常规赛中,我们以15胜3负领跑BIG East,在NCAA全国锦标赛阶段,我们在初期没有受到太大阻碍,我在疯狂三月的2场比赛中砍下了53分。后来,我们击败了华盛顿大学,但是输给了北卡。

再打一年

输给北卡后,我需要面临一个抉择,是进入NBA,还是继续打一年。最终,教练说服了我,让我拿到NCAA冠军再去NBA。

摔断右脚

谁知道1998-99赛季,NBA劳资纠纷停摆,很多NBA球星在家歇着不打球。美国篮协为了招募足够多的球星参加在希腊举办的世锦赛,就从大学里开始挑人。他们选中了我,我也积极训练了,但是在一次训练中我的右脚骨折了,随后就被边缘化了。

爷爷去世

修养的日子最难熬,我此前从未受过这样的重伤,我开始对篮球失去了信心。更难受的是,我的爷爷爱德华-汉密尔顿患上了肺癌,而且是晚期。在1998年9月,爷爷去世了。

重新振作

经过一系列打击,我没有被打垮,反而更加坚强。我把小时候爸爸录下的视频翻出来看,对我的赛场表现进行了仔细分析,纠正了很多缺点。并及时恢复了体能,还加强了力量。

NCAA冠军

1998-99赛季到来了,我已经成为全美顶级大学生,我的跳投是NCAA最准的,没有之一。我永不停息的跑动让所有防守者疲于奔命,如果我累了,那么他们已经瘫了,在常规赛最后6场,我场均砍下25分。全国锦标赛中,我们和杜克被视为最强的两支球队,我们先后击败了新墨西哥大学、衣阿华大学和冈扎加大学,在终极四强中,我们遇到了俄亥俄州大,他们有迈克尔-里德,我砍下24分率队取胜。在决赛中,我们与杜克相遇,肖恩-巴蒂尔、埃尔顿-布兰德是领军人物,但是我们还是更胜一筹,最终,我们以77-74取胜,我拿到了四强赛MOP。

进军NBA

我宣布进军NBA,很多球探认为我很像雷吉-米勒,我们都很能跑,而且都很瘦,出手稳定。米勒的投篮范围比我大,但是我接球投篮的技术和体能比米勒更好。最终,我以第7顺位被奇才选中。

我是理查德-汉密尔顿,这就是我的前半生。

(咕哒)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