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NBA

传奇-因乔丹倾心奇才的全美最佳 每天8h的疯子

他常身背双肩包一副学生模样,却公开宣称要喝黑寡妇的洗澡水;他的身高超过7尺,却完全是后卫一般的技术和打法;他是新科总决赛最有价值球员,但这个冠军却拿得颇受争议……。《他说》之第9期——凯文-杜兰特。

单亲家庭

1988年9月29日,我出生于华盛顿特区,我的家就在国会旁边不远。我的父母都为政府工作,母亲旺达是邮政员工,父亲韦恩则受聘于国会图书馆。我出生还不到一年,父亲就离开了这个家,直到我13岁,他才又回到我的生活当中。因此,从小到大,我都是和母亲、外婆以及哥哥一起相依为命。

高人一等

小时候的我,非常羞涩腼腆,而让我经常感到难为情的原因,是我超人一头的身高。我总是班里最高的一个,在母亲的要求下,老师让我坐在最后一排,这样才不至于太过显眼。而外婆芭芭拉却经常鼓励我:高是我的福分,很多年以后,她的话得到了应验。

爱根深种

我和哥哥托尼都喜欢运动,热情支持着巴尔的摩地区的各支职业球队,但其中最爱的,当属华盛顿奇才。当时,迈克尔-乔丹正在为这支球队效力,而篮球,也因此在我内心深处埋下了一颗火种。

扬帆起航

我第一次接触高水准赛事是在AAU(美国业余体育联合会)的普林斯乔治美洲虎队。在这里,我曾先后两次率队夺得全国冠军,其中第一次是我11岁时,那场决赛,我发挥出色下半场独取18分,以至于赛后兴奋地对妈妈说:“我想打NBA!”

知交好友

几乎与此同时,我结识了一位好兄弟——迈克尔-比斯利。比斯利也是由母亲独自抚养长大,相同的生活背景让我们相见恨晚,比妈妈每天早上把他送到我家,我俩吃过早饭之后,一起搭乘校车去上学,可谓形影不离。后来美洲虎解散,我又加入了特区蓝魔队,认识了另外一个好兄弟泰-劳森。

布朗教练

塔拉斯-布朗是我在AUU打球时的教练,在我心中,他类似于“教父”的角色。他当时为我立下一条规矩:不许打野球!虽然野球场上自有一番趣味,但它会让我养成一些坏的比赛习惯。如果实在没有比赛可打,我就在教练的安排下进行刻苦的专项训练。

训练狂人

我开始在训练馆中挥汗如雨,整个夏天,我每天都要练上8个小时。努力很快收到回报,在我打完高二赛季之后,《华盛顿邮报》将我评为本地年度最佳球员。更加重要的是,我猛涨了5英寸,身高达到6尺8,这让我从一名出色的后卫球员,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头锋线猛兽。

星中之星

接下来,我转学到了篮球梦工厂——橡树山高中,再次和劳森成为了队友。一年之后,我又转去了国家基督学院,在那里打出了一个场均23.6分10.9个篮板的梦幻赛季,入选了麦当劳全美高中明星赛,并和蔡斯-巴丁格共同当选MVP。

德州大学

这时我的身高已经达到6尺9,而技术与灵活度仍与后卫一般无二。我吸引了众多球队的注意,劳森也劝我和他一起去北卡——那可是乔丹曾经就读的学校啊。不过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德州大学。

如鱼得水

德州大学的里克-巴恩斯教练一开始想为我设计几套战术,但他很快意识到,把我局限在条条框框之中,并不是聪明的做法。我乐于作为发起点去策动进攻,队友也愿意由我来掌控比赛节奏,于是我在场上得以尽情发挥,也很快被公认为大学赛场上最优秀的攻击手。

荣誉满载

那一年,我打出场均25.8分11.1个篮板的华丽表现,共有20场比赛至少得分30分,赛季总共390个篮板也是NCAA史上第三好的新生纪录。最终,我被评为美联社年度最佳大学球员,同时也将约翰伍登奖和奈史密斯奖收入囊中。可惜的是,在全国锦标赛上,我们第二轮就惨遭淘汰,两周之后,我宣布参加NBA选秀。

新的篇章

虽然我的大学生涯光华璀璨,但同一届还有一个叫作格雷格-奥登的大个子,在当时更被看好。最终,我在首轮第二顺位被西雅图超音速选中,在开启人生新篇章的同时,也正式挥别了一段过往。

我是凯文-韦恩-杜兰特,这就是我的前半生。

(熊猫)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