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西甲

总认为女性被歧视 是对女性的歧视

2018年的金球奖大幕拉下,皇马的克罗地亚球星莫德里奇摘得金杯。在众人都在感叹梅罗的时代终结之时,颁奖典礼上,还闹出了这样一幕。主持人涉嫌歧视女性,被网友指责。

本届金球奖,《法国足球》还设立了科帕奖(21岁以下最佳球员),以及女足金球奖。姆巴佩捧得科帕奖,而23岁的挪威国脚赫尔贝里成为首位女子金球奖得主。不过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主持人索尔维格在赫尔贝里上台却想她问道:“你会跳电臀舞吗”,随后赫尔贝里显然懵了,顿了一下说了句:“No”。

事后,网友们认为主持人索尔维格的行为有失水准,他是在歧视女性,甚至在调戏、侮辱女性。而索尔维格也在第一时间公开道歉,他表示:“我要向那些可能被我冒犯的人表示诚挚的道歉。我的想法是:我不是在邀请女性在跳电臀舞,我只是希望借此引出之后的舞蹈。那些看了我20年节目的粉丝都知道,我一直非常尊重女性。”

随后女主赫尔贝里也表示:“他后来找到了我,表示事情发展成这样令人遗憾。当时我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这一点,说实话,我并不认为这是性骚扰或者别的什么。”两人还一起完成了舞蹈。

不过你知道的,任何涉及女权这个问题的事件都是大事。DW体育认为:“赫尔贝里是三界欧冠冠军得主,并且是第一届女性金球奖得主,这是2018年公然的性别歧视”。很多国外的网友都予以了谴责,其中有代表性的一则留言是:“金球奖本来想前进一步,现在却倒退了两步。”

再让我们回看一下主持人所解释的为了引出后面舞蹈的原因并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作为一个主持人他的控场能力确实在这个事件中显得有些差,他没有预估到这个情况的发生。但是说这是歧视女性,未免有些过了。

电臀舞是很多女星都会跳的舞蹈,在国外比比皆是,在国内则是蔡依林、李玟等,后者曾被封为电臀女王。但是在金球奖颁奖这样一个略微严肃的场合这样的词汇可能显得有些过于扎眼。

足球这项运动本身最初就是男人的运动,甚至在现在足球也好像是男人的专属词,所以人们在对女动员的看法上“男女平等”的观念会被放得更加大。但有时矫枉过正往往也不利于平等的实现。

无独有偶,世界杯期间,世界杯期间,前英格兰与切尔西的著名球星约翰-特里的一条Instagram动态同样惹到了争议。在葡萄牙和摩洛哥比赛的期间,特里发动态po出了一张电视机的照片并表示“不得不关掉声音”,赛后被人指出是歧视当时BBC体育频道的评论员Vicki Sparks,而vicki是英国第一位在电视上解说世界杯的女性。随后,特里被迫出面解释:是自己从马尔代夫度假归来后发现家里的音响设备坏了,修好之前只能静音观看电视才发那条更新。

有的时候人们会对原有的“伤痕”加以过度地揣测,其中比较著名的便是“伤痕试验”:志愿者们被化妆师化上伤痕,但其实化妆师们偷偷涂上了一层粉遮盖住了伤痕。志愿者们被派到医院中观察别人看他们的反应,最终志愿者们无一例外地表示感到来自他人异样的眼光,但实际上他们的脸上看不到有任何伤痕。

有的时候,是我们自己过于敏感了,这其实对自己并不是一种保护,而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此次事件,国内的很多网友在微博中纷纷留言表示:“没感觉到歧视”,最激烈的评论多是“确实不妥”。假设,我们把这位瑞典女足换成中国的王霜,刚上台就被问:“你会跳电臀舞吗?”,这大概率会刺激到我们的神经,感觉到被冒犯,很多人会感到这不仅仅是对女性的歧视,而是对亚洲,对中国,对黄种人的歧视。

通过伤痕试验,我们发现,这并不是我们的错,而是我们的本性。但人在这1万年进化的太快,很多本性的东西已经不适用于今天。在一个新新人类的社会当中,我们需要学会客观地看待事物以及思考。

回到今天的事件当中,主持人已经为他失败的控场道了歉,同时也向误会的人道了歉,女主自己本人都表示:“当时并没有觉得被冒犯”,那么这件事本身就没必要一而再再而三地上升高度了。

如果很多女权主义者用过分、极端的方式为女性谋取利益与地位,那么带来的将是更大的伤害。这是对女性本身的一种不尊重,女性随便经历个什么事情都觉得受委屈,那么这本身就是对女性能力的一种否定。

而不仅仅是女权,任何事情都是这样。当我们内心足够强大时,对待外界的眼光自然会友善;内心自卑的时候,则会看谁都想伤害自己。

(非男权主义者的查威尔)

点击进入专题: 体育睡前一读 国际足球原创专栏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