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如果你是马拉多纳 上帝之手后会向裁判坦白吗

1986年阿根廷2-1战胜英格兰的比赛,马拉多纳打进了两粒经典进球,一个是连过五人,另一个是上帝之手。

很多人对此不屑:明明是一粒不道德进球,吹什么上帝之手?

“上帝之手”算是马拉多纳自己命名的,赛后他并不感到羞愧,反而觉得用手来“惩罚”英国人的感觉更爽。

放到当今,在VAR的作用下,这粒进球是一定不会存在的。但在当时,这粒进球能够有效,一半是进球动作不是很明显,还有一半,是裁判被马拉多纳的演技骗了。

回顾那粒进球,当时坐在场边的英格兰球员巴恩斯说到:“我们所有人都看到了,所有在替补席上的球员、教练,我们清清楚楚地看到那是个手球,不敢相信裁判竟然没看到。”

那场比赛的保加利亚边裁多切夫在2017年去世,生前的一次采访中,他透露:“我看到了阿根廷人是用手进球的,但在那时候,国际足联的规则是,只有主裁判主动询问时,边裁才能给出自己的意见。主裁判甚至都没朝我这里看一眼,就判罚进球有效了,我们从没交流。”

而当值主裁阿里-本纳赛尔是这样辩解的:“如果你回看比赛画面,你可以看到多切夫的位置更好。我也有些疑虑,但当我看到边裁向中线跑去,我就判罚进球有效了。”

而在队友奥斯卡-鲁杰里看来,马拉多纳的演技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最天才的就是他进球后马上就跑开去庆祝了。他跟我们说:庆祝,抱我!”

这一点,马拉多纳之后在他的自传中也提到过:“巴蒂斯塔过来问我,是不是用手打进去的啊?是不是用手进的?然后我回答:你他X闭嘴,接着庆祝!我们害怕裁判把进球吹掉。”

老马若无其事地庆祝一定程度上削减了裁判对进球的疑虑,在主裁与边裁的误会下,这粒进球诞生了。为此,老马一辈子都在被谴责,但如果换位思考,当时的情况下,哪名球员会向裁判主动承认手球呢?

生死战,用一粒“不道德进球”换取球队利益,你愿意吗?

在取得这粒进球后,你可能会长久背负骂名,会对职业生涯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甚至会给家人带来困扰。但在那一瞬间,球员没时间权衡,大都会做出本能的反应。

南非世界杯预选赛上,法国与爱尔兰在附加赛相遇,首回合法国客场1-0领先,次回合主场先丢1球。背水一战的形势下,亨利用手将球停下,助攻加拉进球,帮助法国队完成绝杀,挺进了世界杯。在球进之后,爱尔兰全员向裁判投诉,当时镜头特意对准了亨利,他没有丝毫犹疑,和队友们一样在忘我庆祝。

可以预见,这场比赛之后亨利被千夫所指,那届内患重重的法国队在世界杯上也丢人地没能小组出线。但在比赛当时,亨利并顾不了那么多,他想的就是这粒进球能让法国进入世界杯。

多年之后,亨利的良心还在遭受谴责:“你的朋友受到了影响,你的父母受到了影响,你的兄弟受到了影响,你的孩子受到了影响,你周围很多人都受到了影响。这是你生命中最艰难的时刻。当你希望事情翻篇,你会接到电话,他们会问你有没有看到外界说了什么。最终,你不愿去和别人友好相处,但他可能只是问候一下你。”

不只马拉多纳、亨利。梅西在对阵西班牙人用手进球后,他的第一反应也是与队友庆祝。劳尔在对阵利兹联的欧冠比赛中也上演过类似一幕。

换个角度,兰帕德世界杯上的门线冤案,明明球已经过了门线,诺伊尔还若无其事地把球抱住顺势发起反击。布冯更是有从门线里把球捞出的黑历史。他们都不同程度背上了骂名,但是站在他们的角度上,这样的行为是没有经过思考的第一反应。

当己方获利,裁判又没有表示,多数人的反应都是当作无事发生。比如1998年国米尤文的那场争冠战。大罗被尤利亚诺放倒后,尤文众将就地发起反击,并通过这次反击获得了点球。

时至今日,人们提到尤利亚诺,想到的不是别的,就是那次对大罗的犯规:“人们每天都在跟我说这次犯规,在最初的几年里,人们因为这件事而记得我,而不是因为我15年不可思议的意甲生涯,在那15年里我赢得了一切。”

这些情景中,错误不完全在那些“装无辜”的球员,但球员个体为球队的利益做出了牺牲,他们透支了自己的口碑信誉,被套上了道德的枷锁。VAR的诞生,不仅仅是避免误判对受损方的伤害,对获益一方其实也是一种保护。

无论是马拉多纳、亨利,还是诺伊尔、布冯,他们的反应都是人之常情。而也正因如此,拒绝点球的内德维德、福勒,主动向裁判说明自己进球是手球的克洛泽才更令人敬重。

(简浅)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