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西甲

哈维:如果足球是一种宗教 克鲁伊夫就是上帝

直播吧3月29日讯 正在萨德执教的前巴萨球星哈维近日与妻子为《杂志》拍摄了时装大片,在接受采访时他谈论了对自己的未来计划。

五年前,哈维在巴塞罗那结束职业生涯后,他和妻子努利亚来到了卡塔尔,而他们两个的孩子也在这里出生。

什么是文化主义 ?

“强烈的归属感,我认为这是一件代代相传的事情,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我来自一个双方都非常喜欢足球的家庭:我的父亲是一名足球教练,他开办了Jabac儿童足球学校,而我的外公给我们注入了狂热主义文化,自从我有了意识,我就像我的儿子一样,从很小就开始追逐足球,这似乎是遗传,而我11岁的时候就加入了巴萨……”

你有时间玩其他东西吗?

“是的,和我的兄弟们一起,因为我的年龄最大,所以在家里,我要对他们负起全责,我必须把所有事情做好,否则就不会去做。一切都有条理基础下:纪律,饮食,休息。。。。。。在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已经是个专业人士了。”

你父亲是你的第一任教练吗?

“是的,他还是一个榜样。他是一个品行高尚的人:受过教育,谦虚,对他人非常友善,人们总是非常尊敬的谈到埃尔南德斯先生,我以埃尔南德斯先生是我的父亲而骄傲,他是一个好人。”

克鲁伊夫是对你影响最大的人吗?

“除了克鲁伊夫,还有我的足球教练琼-比拉,他比克鲁伊夫更了解克鲁伊夫主义:他向我们灌输了一种理解足球的新方法。比拉告诉我要看他的比赛,看看他是如何抬起头的,他是如何在压力之下踢球的,如果没有,他是如何吸引防守的……瓜迪奥拉也很有影响力,他总是帮助我。”

生活是否可以打击到你?

“事实是,不,无论如何,祖父母的去世,这是生命的自然规律。一切都按照我的想象进行,能在足球比赛中实现自己的梦想我就感到很高兴,这违背了足球运动员崇尚奢华的想法……我也自负……我也喜欢穿得好,但我对这方面没有很强的需求,我不觉得自己有很多奢侈的东西,我也不爱炫耀,我没有手表,我想自由自在,我总是会搭配T恤和人字拖。”

你很喜欢时尚对不对?

“我从小就很喜欢时尚,但并没有走到极端,简单的polo衫,运动鞋。。。。。。时尚是向他人介绍自己的一种方式,我喜欢和努里亚一起购物,我可以一整天都在购物。。。。。。”

你会像大多数男性声称的那样感到无聊吗?

“恰恰相反,我真的很兴奋。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鞋子,我喜欢它们。我想象着那些穿的鞋子,或者牛仔裤,在这方面,我是半个女人。”

你还有其他的女性特征吗?

“我很有同情心,我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就像我的母亲,她试图让每个人都开心……她总是提醒我给其中一个或另一个打电话,因为他们有困难……我妈妈非常富有同情心,她告诉我要努力帮助别人,为别人着想,她也是一个精力充沛的人……”

那你信教吗?

“不,我不信教,尽管我在天堂的祖母会从任何地方骂我,她让我向守护天使祈祷……我对她撒了谎,她很生气。努里亚和我都相信家庭、朋友、善良、人性和日常工作,事情不会因为祈祷而奏效,但如果我的祖先听到我的话,他们就会杀了我。”

巴萨是宗教吗?

“是的,它可以是……尽管更像是一种激情,我不能没有足球,我是比赛的狂热者,我喜欢赢球,我在球队非常具有竞争力。”

什么是竞争力,想成为最好的还是自己是发挥最好的?

“它是为了胜利而做的一切,你想赢,它给了你一种感觉。现在我是一名教练,当球队不赢的时候,我感觉很糟糕,我不睡觉,我在想:我怎么能输掉这场比赛,我不明白?但有时我认为这也是值得的:我生活得很好,我做了我最喜欢的事情,在巴萨踢球,在国家队踢球,赢得所有的冠军……”

球员或教练的区别?

“球员和教练没有可比性,因为教练承担着最大的责任,当事情进展不顺利时,你会不停地来回走。在每次训练课中,在每次讲话中,你都想知道消息是否传达到位,你感觉一直有很多疑问。”

但这个阶段已经结束了?

“是的,克鲁伊夫曾经告诉我,最接近比赛的就是训练,这是真的,否则,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喜欢穿着西装坐在办公室里,我感到束手无策,我喜欢很随意。”

你与克鲁伊夫的关系如何?

“对我来说,他是改变足球历史的人,如果足球是一种宗教,他就是上帝。我们见过几次面,他曾经告诉我有一天巴萨会来找我,他给我的建议是:不要去,你必须学会自己做决定,不是每个人都有你这样的经验。”

几个月前,巴萨来多哈找你时,你还记得他的话吗?

“是的,我很清楚我想回到巴萨,我感到非常兴奋。我认为我可以为球员们贡献些力量,但是我向他们清楚地表明,我希望看到自己参与了一个从头开始的项目,而决策是我的。”

你和努里亚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们分别是18岁和20岁的共同朋友,从很小的时候起,我们就经常去萨巴德尔(城市的夜总会),他们介绍我们认识,我立刻就喜欢上了她,后来我们开始见面,但我们并没有建立任何关系,我一直在想着她,但我从来没主动过,我真是个傻瓜!所以她三年都没有和我说话,直到一个圣诞节前夕,她对我说:祝你圣诞节快乐,宝贝儿!我希望你一切都好。我才明白。。。。。。 ”

努里亚:在三年不与他交谈,不与他见面之后,我完全脱离了我的生活,我意识到:我无法忘记他,我想和他在一起,我认为是时候改变了,我很清楚,如果我找他,我们就会在一起。”

“有了努里亚,我没有不知所措,我们总是相处得很好。她非常爱好美食,善于交际,聪明,镇定,在她的身边为我带来内心的平静与安全。对我来说,和努里亚一起吃饭是非常棒的事情,我们彼此尊重,永远一起决定我们的事情。”

你与许多人道主义项目合作,尤其是与圣胡安德德医院的肿瘤科合作,这是运动员必须要树立的榜样吗?

“我感到非常荣幸,我用我最喜欢的东西谋生,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想把足球给我的东西还给他的原因。我认为我们的处境很好,我们必须提供帮助,这是我对社会的承诺。有一天,一个叫米克尔的男孩儿,10岁,在那里待了7年,他说他的梦想是认识巴萨的球员,尤其是哈维。我们去了医院,这改变了我的生活,后来那个孩子死了,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这对我们的影响很大,正是那个时候我们决定与他们合作,我们用婚礼的钱帮助建立了一家新医院,我还与致力于帮助老年人、唐氏综合症、失明儿童的机构进行了合作……在这里,我参加了一个名为“神奇一代”(Generation amazing)的项目,这是一个针对弱势儿童的项目。我去过印度,约旦,那里的女孩子踢足球是不受欢迎的,而我去那里的目的就是帮助她们摆脱这种耻辱……我比很多人都容易。”

你是什么样的父亲?

“我不再为自己着想,但我想知道他们会以什么样的心情起床,如果小家伙饿了……我会尽力在家,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是否做的很好,但我给了它100%。我给了他们有无条件的爱。”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