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赛车

专访阿斯顿·马丁首席创意官:F1启发设计理念

提起阿斯顿·马丁,人们常常想起品牌由内而外的英伦风格。在百余年的历史中,经典的GT造型与内敛中不乏锋芒的设计塑造着品牌的形象,也让英国品牌成为绅士的代名词。

不过,阿斯顿·马丁的重心不仅仅在于外形的设计。在竞争尤为激烈的超级跑车界,英国厂商将打造一台全方位达到极致的经典视作终极目标。

F1中国大奖赛期间,阿斯顿·马丁执行副总裁与首席创意官马雷克-赖克曼抽空接受了专访。掌控品牌设计语言并且主导顶级超跑Valkyrie设计的英国人与我们畅谈自己的赛车情节和品牌在追求极致上所进行的不懈追求。

与塞纳交流迷上“车神”,F1精神启发自己追求完美

与许多汽车工程师一样,赖克曼在年少时对于赛车的喜爱激发自己走入汽车行业。提起自己的F1记忆,英国人对首次亲临F1现场依旧记忆犹新。“我记得自己到访的第一场F1大奖赛,而且十分幸运的是第一次就是在摩纳哥大奖赛。我今天还记得当时的自己就被V12引擎壮丽的声音给吸引住了。F1在很大程度上吸引我成为了一名汽车设计师”

而且,在伦敦皇家艺术学院深造时的一次作业让这位“F1粉丝”与这一项全球最高级别赛车赛事之间的关系并不仅仅停留在观赛上。“当时我学习的一门课程有一项设计作业,我当时就大胆地决定设计一台F1赛车。”赖克曼回忆道,并且机缘巧合地因为这一设计与已故F1“车神”阿亚顿-塞纳进行了至今难忘的一次交谈。

“在完成设计后,我与自己的合作伙伴拿着模型去了银石赛道,当时人们要进入围场还很容易。我清晰地记得自己等在阿亚顿的车房后,他出来以后对我们的模型表达出了很大的兴趣,还提出了不少的问题。临走时,他还开玩笑说这台赛车绝对不能用(竞争对手威廉姆斯的)雷诺引擎呢!随后经过的阿兰-普罗斯特态度就完全不同,他没有理睬我们,径直走了过去。”赖克曼回忆道。

“两人截然不同的态度让我瞬间喜欢上了塞纳。那一次会面,也是我至今最为难忘的一段对话。当时空气中的机油味,耳边的轰鸣声,直到今天还记忆犹新。”

作为一名F1车迷,比赛的刺激与现场的气氛令赖克曼爱上了这一项运动。但在日常的生活中,F1车队处处体现的求胜心和对于完美的追求启发了赖克曼的设计理念。

“F1对我在设计时的影响很大。无论是对于F1工程师一些想法的延伸,和他们对于完美的追求,或是从细节中处处显现的求胜心都对我受益匪浅。加上我本身就是一个很好胜的人,我的目标就是在追求完美时战胜其他的汽车设计师。”

与传奇F1设计师的结晶,一辆前所未有的极致超跑

当今的超跑世界里,入门级产品象征的品牌基础决定着销量与收益,而各家汇集全部精力与技术打造的顶级超跑则堪称品牌的“大招”,超跑的层次分级也因此增加了“Hyper Car”这一新类别。

在这一场顶级超跑品牌的竞争中,不甘落后的阿斯顿·马丁在2016年联手红牛F1车队,并且宣布将与历史最成功的F1设计师阿德里安·纽维一起打造一台前所未有的顶级超跑。两者的结晶Valkyrie在2017年被正式公布,并且计划在2019年下线。

作为一个百年品牌,赛车与阿斯顿·马丁的历史密不可分。但在其悠久的历史中,搭档F1车队设计量产车还是头一遭。谈到这一合作,赖克曼坦言自己与纽维在设计时的不妥协代表了Valkyrie的精神。

“我们在设计时都追求着极致的完美。仅仅在外观上,双方的初版设计都难以得到对方的认可。在反复交流意见后,我们直到第7版才确定赛车的外形。就连哑光漆与抛光漆之间的区别都进行了紧密的思考。对于完美的深度追求塑造出了Valkyrie,设计与制造的过程如同一块瑞士手表一样精密。”赖克曼说。

“Valkyrie代表着一系列极其复杂的工序,因为我们遵循着零容忍度的做事风格这一台超跑的命题非常具有挑战性,但这也让我们造就了一台绝无仅有的超级跑车。”

代表纽维的最高水准,Valkyrie将改写超跑历史

如此追求完美的工作理念的结果就是一台有望打破多个量产车记录的“Hyper Car”。展望代表品牌实力的旗舰作品,赖克曼非常自信。

“Valkyrie的马力超过1000匹,它能够在速度上,比过去最快的量产车快上几十秒。赛车的外形本身就能够带来1800千克的下压力(注:迈凯伦塞纳为800千克),Valkyrie甚至不需要尾翼的帮助。这带来了全新纬度的操控体验。一些试车手与记者已经在模拟器上进行了尝试,他们的圈速相比过往有了质的提升,但他们却完全感受不到。”

不过,Valkyrie的强大之处还不止于此。据赖克曼透露,代号002的赛道版将重新书写超跑的历史。“想象一下,假如阿德里安在设计一台赛车时不需要遵循繁琐的技术规则,结果会是怎样?他能够随心所欲地设计赛车的空气动力学,能够用到每一寸的空气流动。”

因此在自由发挥的环境下,Valkyrie将拥有前无古人的能力。“002的速度能够接近一台现代F1赛车,完全战胜一台世界耐力锦标赛(WEC)的LMP1组别赛车。我们可以很公开地说,Valkyrie赛道版的圈速能够进入F1的107%之内。这意味着我们这一台两座超跑,能够与F1赛车同场竞技!”赖克曼自信地说道。

“这将改写超跑的历史。”

保留赛车DNA,WEC赛场计划待定

诞生于登山赛也屡次在赛场取得成功,阿斯顿·马丁出生于汽车运动也在奖杯的积累中逐渐壮大。而Valkyrie的诞生意味着英国品牌有机会在WEC换用Hyper Car规则时重回包含勒芒24小时耐力赛在内的运动车舞台。

对此,赖克曼表示,Valkyrie在设计之初就将参赛考虑在内,但目前尚未确定是否回归最高组别的争夺。“在设计一台Hyper Car的时候,我们同时考虑到了道路需求与赛道要求。这也是为何我们有着很高的功率重量比要求,也严格遵守着50/50的前后重量比。”

“赛车一直都在我们的DNA中,我们对(WEC)很感兴趣,也已经对此进行了考虑,但是否正式回归还需看今年勒芒24小时期间正式公布的规则了。”

WEC的全新规则或将重新拉开运动车赛车的黄金年代。而届时,这一辆追求完美到极致的超级跑车,或许会将这一英国品牌带向新的高度。

(Qian Jun)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