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国内足球

中国足坛别样父子兵 河南队陈蒲和父亲兄弟相称

《足球》报

关注

记者鲁蜜报道 中超联赛第六轮,河南嵩山龙门球员陈蒲大放异彩,凭借一传一射为河南队带来了新赛季的首胜。

从鲁能青训出来之前,陈蒲只是重庆马王小学众多才俊中的一个,他的父亲陈平和母亲蒲晓蓉,都是退役的运动员,在陈蒲走在足球路上的,都离不开父亲的审度和陪伴。

 

从陈蒲幼儿园开始,陈平就以“兄弟伙”称呼自己的儿子。两人在足球这条路上,一路陪伴,如今陈蒲在顶级联赛逐渐站稳脚跟,父亲陈平则潜下心来做青训,两人在偌大的中国足坛,做起了别样的“父子兵”。

陈蒲的名字,取自父母的姓氏,父亲陈平曾经是四川航模队队员,获得过1983年全国航模锦标赛冠军。母亲蒲晓蓉最初在重庆体工队练短跑,后来去了四川省曲棍球队,也拿过全国冠军。陈蒲继承父母的,不仅仅只是一个名字,还集合了父母双方的运动天赋和运动个性以及开朗的性格。

陈蒲两岁的时候刚学会走路,有一次父母在体工队的队友来家里玩,陈平为了招待客人,去菜市场买了菜和一袋十斤重的大米。陈平拿回家之后放在门口,告诉刚学会走路的儿子,让他拖进去。没想到陈蒲踉踉跄跄走过去,一使劲儿就很快把米拖到屋子里了。小陈蒲的小小爆发力惊讶到了当过运动员的父母和其他长辈。陈平当时就说,“这娃儿未来是个当运动员的料”。陈蒲在三岁的时候,身体素质就超过了同龄小孩,走、跑、跳几乎在一年时间就学会了。

陈蒲准备上小学那一年,父子俩在重庆大渡口区的老体育场,看到正好有很多小孩在那里训练,陈蒲看到这么多孩子都在抢一个球,他觉得自己肯定比他们跑得快,带球踢谁都抢不着,于是就对这个项目来了兴趣。没过多久,足球暑假班的教练就给陈平打了很多电话,希望小陈蒲能够继续训练,“他真的太适合踢球了”。但现实是,母亲蒲晓蓉很早之前就给儿子报名了大渡口区最好的小学,如果选择踢球,那么意味着陈蒲需要临时换学校,完成学业的轨迹也要发生变化。

陈蒲坚持要踢球,父母只能给他办理转学。那时候陈蒲年纪小,转到马王小学正式接受足球训练的一个月后,就打起了退堂鼓,因为他比其他队友踢得差。陈平和蒲晓蓉了解之后才知道,陈蒲加入的队伍是刚从其他学校转过来的,那帮孩子基本比陈蒲大,只有曹永竞和他同龄,这些孩子已经练过一年多两年的时间了,而零基础的陈蒲在这些队员面前,根本没有什么存在感,所以心生退意。

夫妻俩思索片刻后,还是打算从孩子思想上做工作。陈平告诉陈蒲:“你年纪小,之前也没踢过球,你现在踢不过他们很正常,你得接受这个过程。只要你肯坚持肯努力,爸爸妈妈就告诉你,我们当时做运动员的时候,是如何去超越身边的队友的。”

陈平很清楚地记得他当时给陈蒲树立的目标,就是短期去努力靠近这些球员水平,三年之内去超越他们。陈平给了陈蒲两个选择,如果要继续踢球,就接下这目标,如果不想再踢球,那么就好好去学习。几天的考虑时间后,年仅7岁的陈蒲,再一次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从青训球员走到职业球员的蜕变,陈蒲花了比其他同龄球员更多的时间。在他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家里就不断收到职业俱乐部梯队的邀请。每年他都会看着那些差不多同龄球员被买走,而他的父母始终让他留在原地沉淀心性和打磨基本功。

“我要他能够具备自律性,其次是他太小了,我们看不出来他究竟适不适合成为职业球员,我们还要在这个过程中抓好他的学习成绩。”陈平说。陈蒲当时并不理解父母为什么这样,看着其他小孩子穿着俱乐部的优质训练服,他也很羡慕。陈平觉得可能没办法这么快让陈蒲理解所有用心,就在经济并不富裕的状态下,给孩子买了很多知名运动品牌的童装。可陈蒲好像很快就长大了,对父亲说:“太贵了,别买了。只要有球踢,我穿什么都一样。”

初二那年,陈蒲代表人大附中在昆明参加国际比赛中,他的制胜球帮助球队战胜了日本队。陈蒲就此一炮而红,不仅进入到了克劳琛时期的国少集训队,也得到山东鲁能足校伸来的橄榄枝。这个时候父母也知道,该陈蒲自己做决定了。

到了鲁能之后,陈蒲在一年之内两度留洋巴西,后来在众多小球员中脱颖而出,以租借形式正式与巴西体育中心签约,成为第一个在圣保罗州足协正式注册的中国球员。2016年,圣保罗州乙级联赛第3轮,18岁的陈蒲在第58分钟替补出场,完成首秀。三轮之后,他在替补出场仅25分钟的情况下,收获到了自己在巴西职业联赛的首粒进球。

回国后陈蒲在潍坊杯、“我要上奥运”等比赛中,有着非常出色的表现,又在2017年帮助山东鲁能获得了中超预备队联赛冠军。然而陈蒲并没有和同龄球员相同的轨迹,他错过了U23政策,也没有跟随金元足球的大潮,他在结束了潍坊杯之后,选择回到巴西继续留洋。

陈平和蒲晓蓉问他,“你后悔吗儿子?”,如果当时随了大流,他可能更早被人们知道。而陈蒲的回答一直是否定的。不管是眼前的利好也好,亦或是所谓的低谷也罢,他自己倒是看得很淡,毕竟职业生涯才刚刚开始,过往的积累和沉淀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显现出来。

2020赛季租借到石家庄永昌,他代表球队出场13次首发5场,收获了2粒进球,那个赛季是陈蒲真正意义上在中超联赛找到感觉,也让他和他的家人觉得,24岁的他,是时候要成绩了。到今年,他再度被租借到河南嵩山龙门,他的父母也是非常支持,认为他应该多到不同类型球队去锻炼。

无独有偶,河南嵩山龙门主教练哈维尔对于陈蒲的使用得心应手,在最近的比赛中,哈维尔最大限度地解放了陈蒲的进攻属性,陈蒲更是送上了进球作为回馈,在对重庆两江的比赛中,他打入了个人新赛季的第一球,而后对阵青岛的比赛上演传射好戏。

虽然陈蒲不是前锋,但父亲陈平今年给他制定的目标是,要打进10个进球。而陈蒲依旧在沉淀和打磨自己的过程中,等待着一个更加成熟的自己的到来。

作为职业球员的家人,会过什么样的生活?其实一开始对于陈平夫妻的影响并不大,他们没有像大多数家长那样对孩子踢球这个事过于关注。在陈蒲踢球的前两年,即使他已经拿到很多全国冠军,但夫妻俩一次都没有现场看过陈蒲踢球——在外人看来,他们的心确实大。

陈平和蒲晓蓉都是职业运动员出身,从运动员再到退役,再到陈平后来从事的退役运动员分配工作,夫妻俩见过太多运动员的辛酸和退役后生活的苦涩了。加上当时陈平对于中国足球其实没抱太多希望,所以并不太想小陈蒲成为足球运动员。

到了陈蒲升三年级的暑假,他在重庆铁山坪参加重庆市一个锦标赛U9决赛,陈平夫妇才第一次看了孩子比赛。“那天下午他打了两场比赛,进了两个关键进球,我心里一惊,孩子的协调性非常好,对抗也不错,觉得孩子可能真的是踢球的料。”

回来之后,陈平再度跟陈蒲聊起了心里话,“孩子花了一年时期从0基础踢成了主力,完成了之前的目标,在良性竞争当中脱颖而出,我看到了他身上有我和他母亲做运动员的样子。

陈蒲在表态自己要一直踢下去的同时,陈平又再度给他提出了要求,“第一,你要牺牲业余时间,竞技体育就是血和汗,没有捷径可言,从今天开始,你愉快的童年结束了。第二,在文化成绩方面,不要求你拔尖,只要求你拉着走,不能放弃。”两个条件缺一不可。

陈蒲也很争气,在一次次提升身体柔韧性的训练中拉韧带,疼得直流眼泪都没有停下过,文化课成绩上没有落下,父母没有花钱为他补过一次课,而他则是利用课间休息的时间将所有作业做完,回到家之后的所有业余时间,都用来了练球。

后来陈平就几乎放下自己装修设计的工作,常常出现在陈蒲的比赛场边和训练场边。教练在带陈蒲训练的时候,陈平就在一旁研究教练的训练方法,教练为什么会这么安排,他都会去思考,陈平还跟教练提过,希望孩子未来能够左右脚平衡。日子久了,陈平和陈蒲的教练林林也成了哥们。

在老陈看来,运动理念上很多都是相通的,但足球专业知识,还是要自己亲自学习。他通过运动员时期积攒下来的人脉,搜集到了很多运动学教材,内容涵盖了运动生理学和运动解剖学等等。至今为止,陈平已经花了数万元购买了12岁以下的足球读物放在家里,这些书籍他从来不借人。

一次偶然的机会,陈平听陈科睿的父亲说起了一个叫做“科化足球”东西,非常不好买,陈平找遍了重庆各大书店,都没有这玩意儿。从重庆到北京,朋友是一个委托了又一个,最终历时半年时间,找到了全部“科化足球”的光盘。拿到手后,陈平花了无数个通宵将“科化足球”的理论看完,还做了好几本笔记。在陈蒲努力成为职业球员的过程中,陈平也在努力成为那个最接近职业球员的人。

在身边很多人看来,陈平早已是圈内人士了,后来陈蒲参与的每项大赛,赛后陈平都会到酒店楼下等孩子,父子俩坐在一起,从不同的角度去讨论比赛。在陈平的口中,儿子陈蒲被他以“兄弟伙”相称,这种亦师亦友的父子关系,贯穿着陈蒲成长的始终。

或许很多人会认为,家里出了一个职业球员,父母就该颐养天年享受孩子的孝心了。而陈蒲的父亲陈平并没有这样。2014年在陈蒲即将去北京上初中的时候,陈平开始了自己和足球的另一段缘分,做青训。

“当时只有一个孩子,我没有教练,没有场地,就从把孩子带到了重庆大学B区球场去单独训练。我用当时培养陈蒲过程中学到的很多训练方法,以及我做运动员时期的运动方面的的知识在教孩子。”陈平说。当时那个孩子叫汤睿楚(下图),后来已经被西班牙球探看上,两次西班牙乙级阿尔科孔去参加官方试训,如今已经考上了杨家坪中学。

从一个孩子带起,一传十十传百,陈平成立了重庆超越俱乐部,培养各年龄段的孩子踢球。如今已经参加全国各类青少年赛事,囊获了不少奖项。最近,他刚带领俱乐部几个年龄段的孩子去到恩施,参加全国青少年足球邀请赛。

从训练到参赛,陈平既是领队又是教练。前不久,罗森文的父亲也加入了他的团队,成为了守门员教练。正如他之前不愿意送陈蒲去踢球的想法一样,当初是觉得中国足球不会有未来,但他现在想做的,是想创造中国足球的未来。

俱乐部成立初期,他是不收任何培训费用的,后来家长实在觉得过意不去,他才开始收费。23元一节课,持续了五年时间,要不是后来疫情原因,家长让他涨个10块钱,他也没有那个意愿。他说:“我是想让大家都学得起,竞技体育一定是要天天练的,我不愿意让钱成为孩子踢球的门槛,要是一百多两百一节课,一个月下来家长也承担不了。

陈蒲上一次放假从郑州回重庆,看到父亲头发都白了,全身被晒得黢黑,也很心疼,问他这样何必呢。陈平只是说:“我都这个岁数了,追求的东西不一样了,你已经让我放心了,还有很多孩子像当初的你一样,我放不下。”

在培养这些孩子的过程中,陈平用了当初培养陈蒲时一样的审慎态度,他认为孩子到了一定年龄一定要评估好,他能不能在足球这条路走得长远。他会在第一时间跟家长沟通自己的建议,以便重新规划未来。“一开始一些家长也不是很理解我,觉得是不是认为培训费用少了,不收他们孩子,这不是钱的问题,更多时候都是家长一相情愿。”

陈平是做球员家长过来的,他太明白这其间各种心态了,“比如金元足球时期,做职业球员挣钱了,好多家长就都想孩子踢职业,四岁就给孩子定目标。这时候教练一定要懂,比如孩子为什么跑不动,我们会进行专业的测试,测算出他的肌肉类型和神经类型不一样,可能都会制约他的运动机能。”

作为一个职业球员的父亲,陈平扎根青训已经7个年头,他已经带出了四十多个孩子,升入到了重庆市的重点中学,他明白只有足球培训和文化成绩两手抓,中国足球未来的人才质量才会更好。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