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国内足球

名记:中国足球要当资本的主人 而不是金钱的奴隶

上观

关注

“职业”并不仅仅是有人出钱即可,钱需要来自投资方、来自票房等多元化出处。

另一只靴子落地,江苏苏宁俱乐部已经停止运营了。可以肯定的是,退出中国足球圈的,苏宁不会是最后一个。

前一篇我们提到问题,中国足球到底要不要搞职业足球,用的是结果导向的逻辑。在此期间,不少人反驳说“职业足球是世界足球的主流”,认为再搞体工队模式是一种倒退。那种论调其实并不是严谨的因果逻辑,因为建党百年华诞足以证明,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是最适合中国的,而不是当时“先进国家”意志所鼓吹的那一套制度。

照搬“先进足球国家的模式”?职业化的27年,已是一个不短的时间,足以证明“跟随世界潮流”未必能有“大概率的结果”,倒是大概率造就了一群利益获得者。如果说媒体球迷认为27年时间“充满了折腾”,或许这个事实也证明,在中国“搞那一套职业化”,“折腾”是一个逃不了的必然结果。

中国足球为什么特殊?其实本来也不特殊,本来要技术有些技术要速度有些速度,但或许是匆匆上马的“职业化”,没有料到资本搅和的力量。摸着石头过河,湿身若干次,至今还没有看到哪里是岸。所以特殊的可能在于资本,或者玩资本的人,他们的心态是不是真的遵守了规则以及规律——这可能才是中西方最大的差异,这可能也是为什么苏宁先脱手江苏队,而暂且还在为国际米兰奔忙吸引伙伴——无论是商业上还是情怀上,会更显得“值得”。

而且再看“职业”。哪怕从表象上看,“职业”并不仅仅是有人出钱即可,钱需要来自投资方、来自票房、来自衍生产业、来自转播权、来自会员费用等等多元化出处,还需要从上到下职业的管理人才、营销人才、公关人才等等,这才是“职业”的真奥义。即使是中国球迷在中国足球市场的消费,其实撑不起此前那样一个浮夸的秀,所以泡沫之下,啤酒其实只有浅浅一口。

在疫情带来的这个特殊间歇期,我们需要思考的是,中国接下来再搞足球联赛——目的是什么?

是为了做一个娱乐性的产业,还是为了出人才?本来两者并不矛盾,但至少在目前中国资本掌控者的心态下,这两者是不可两全的——比如“买下国脚囤在替补席上”这样的事情,对于资本来说不算什么,对于赚钱的球员来说也不算什么,但对于出人才和整个足球的风气来说,就很要命。资本掌控者的利益在于自己,我们大家是为了“中国足球”,利益不同的情况下若智慧不够,只会“被谋”。

现在呢,人才是没有出,市场也像纸糊的,两空。

我们现在终于知道,搞足球不是什么“钱到渠成”的事情,当然现在也开始差钱了,其实更差的是大智慧。处于低谷的中国足球,需要建党精神背后蕴含的大智慧,看清时局利用时局,不让投机者有空子可钻,“计划”也好“市场”也罢,都是有效工具。所以未来的足球,或许不会回到体工队模式,但也绝对不能再任由资本随心所欲,中国对抗疫情的胜利依靠的正是党的领导,是“民主集中制”的成功。

当然,中国足球也不要轻易拒绝资本。资本是中性的,就看有多少智慧可以掌控它,去成为主人而不是为奴——那才是过河时候值得摸的石头。

特约作者简介:

 耳东每,前沪上足球记者,曾长期报道上海足球、国家队,曾为《南方体育》、《三联生活周刊》等媒体撰写专栏。后入门营销圈,熟谙市场营销、公关,善于通过营销角度观察解析足球产业。(本文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上观新闻运动+的观点和立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