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原四川法定代表人被限制消费 球员甩卖各自训练服

稿件来源:足球报

特约记者邵辉报道 去年联赛成功保级后,四川FC俱乐部选择了不再注册,意味着俱乐部退出联赛。

6月15日,都江堰市人民法院发出了(2020)川0181执268号限制消令,被限制消费的对象是原来四川FC俱乐部法定代表人何亚平,限制范围包括出行交通工具的选择、住宿酒店的档次、购买租赁不动产以及子女就读私立学校等。

有分析人士估计,这只是都江堰市法院针对何亚平发出的第一张限制消费令,随着时间推移,或许会有更多的起诉审理结束,后续估计还将有同样的消费限制令发出。

6月15日发出的消费限制令的申请人是原四川FC队队医吴波,他是最早到法院起诉俱乐部拖欠工资奖金的人,都江堰法院很快开庭审理。四川FC俱乐部法定代表人何亚平并未到庭,他的代理律师到庭,但也仅仅是形式,因为这样的拖欠薪水事实基本没有异议,起诉方肯定是胜诉。都江堰法院1月15日就立案执行。

在吴波起诉之后,还有多名原四川FC队的队员也提起了诉讼,不过,更多的教练、队员和工作人员则选择了沉默。他们沉默的原因也很简单,“100%胜诉,但是有啥意义呢?还不是一分钱拿不到?!”

“以前天诚的时候也起诉过,同样胜诉,但还是没拿到钱,所以不想再去起诉了,没意义。”队员干颖波说。根据教练组的统计,有俱乐部合同盖章签字的文件显示,俱乐部至少拖欠了中乙期间单场赢球奖金10场,5个月的工资,中甲期间的7场单场赢球奖金,还有3000万元的冲甲奖金(何亚平口头在休息室宣布的1000万,无签字盖章),这还不包括每名教练、队员、工作人员数额不等的绩效工资,总体计算下来,俱乐部拖欠的工资、奖金在8000万元左右。

球队宣布解散后,队医提起了诉讼,部分队员也提起诉讼,胜诉是毫无悬念的结果,但俱乐部根本没有可执行的财产,“年前判决下来,我去申请执行,就告诉我俱乐部无可执行的财产。法院告诉我,一旦知道俱乐部有财产,可以立刻申请强制执行。”同样手握债务纠纷胜诉书的一名申请执行人这样说。

这些被拖欠的工资、奖金基本上不太可能拿到了,对于四川FC很多队员来说,不仅仅是辛苦工作的酬劳没有拿到,更残酷的是很多人都失业了。四川FC解散后,队员开始在其他球队试训,力求重新上岗,更多的队员抱团到了新成立的四川恒耀俱乐部,准备参加今年的中冠联赛,但是,在训练几个月后,俱乐部没发过一分钱工资,6月开始,球队也停止了训练,这家去年底才成立的俱乐部是否还会存在都是未知数。恒耀的队员又被迫开始新一轮寻找就业机会,今年退出联赛的俱乐部很多,要想迅速上岗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在售卖二手东西的平台上,球迷们甚至发现了有前四川FC队员在甩卖自己的球衣和各时代的训练服装,有些是球员自己曾经穿过的、有号码的比赛服,有些则是当初俱乐部发的自己没舍得穿的训练服。

“时至今日,能正常发工资的就是好俱乐部,你说中国足球怎么能发展?”一位前四川FC的教练发出这样的疑问。对于中甲、中乙甚至部分中超俱乐部来说,能按照合同规定的时间内顺利发放工资、奖金的确实不算太多,“真的是恶行循环,工资高的俱乐部你说资金量需求大,但很多队的队员工资并不高,俱乐部工作人员也只是几千元一个月,一样被拖欠。”这其实就是现在多数国内足球俱乐部的现状,自身没有一点造血功能,全靠母公司输血,一旦母公司输血不及时,随时土崩瓦解。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