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东亚西亚境况不同亚冠终稿仍难定 举办前景蒙阴影

稿件来源:北京头条app

6月15日上午,亚足联竞赛委员会在其高级主管,韩国人申万吉主持下,召集东亚大区各相关会员协会的秘书长级代表,举行了新一轮视频竞赛工作会议,有关2020赛季亚冠联赛赛程与赛制安排问题仍是会议主题。遗憾的是,受当前各国(地区)复杂的疫情情况以及由此造成的各国(地区)出入境规则调整及国际旅行条件受限所影响,会议并没有就“亚冠事宜”产生最终决议。这实际也给本赛季亚冠联赛的举办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在6月3日举行的上一次亚足联竞赛工作会议期间,亚足联结合西亚大区相关会员协会的提议,主张对新赛季亚冠联赛(决赛之前的小组赛及部分轮次淘汰赛)采用赛会制,同时考虑到维护各会员协会自身联赛的举办利益,初步确定将亚冠联赛最早开赛期定在今年9月。

在3日会议上,亚足联针对亚冠联赛重启时间安排,抛出了3套方案,且所有方案涉及的赛制全部为赛会制。3套方案涉及的开赛时间分别在9月、10月、11月。如果比赛被迫延至11月重启,那么决赛决赛将不得不延至2021年1月份举行,这意味着,如果世俱杯赛如期于今年12月份举行,那么亚足联将无法在赛前产生参赛名额,这对即将于明年改制并扩军的亚冠联赛本身也会造成相当的影响。

当时,与会代表并未就亚冠开赛时间达成一致,相关预案已经提交给亚足联竞赛委员会,后者计划于6月15日通过视频会议敲定最终方案。有消息显示,在此3套方案中,相对被看好的还是有关开赛的第1套方案。具体说来就是:9月14日至29日,东亚大区和西亚大区各个小组选择某一赛地,进行全部小组赛赛事以及1/8决赛,比赛全部采用单场定胜负。8强产生之后进行对阵抽签,1/4决赛在11月4日进行;半决赛在11月25日进行。最后冠亚军决赛则安排在12月5日进行。所有淘汰赛也全部都以单场定胜负,至于比赛地点,则抽签确定,也可能安排在中立地。

6月15日,新一轮亚足联竞赛工作远程视频会议如期举行。由于东、西亚会员协会国(地区)有时差,因此亚足联竞赛委员会高级主管,韩国人申万吉首先召集东亚大区相关会员协会代表开会。当然,这样安排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在此之前,西亚大区会员协会已相继明确了新赛季各自职业联赛开赛时间表,他们对于亚冠采用赛会制总体是欢迎的。而包括卡塔尔足协、乌兹别克斯坦足协、阿联酋足协分别表达了承办亚冠西亚大区比赛的愿望。其中卡塔尔足协更是承诺,如果可以承办亚冠赛事,他们将启用用以承办2022年世界杯的几座“空调球场”来办赛。这对于广大西亚大区参赛俱乐部来说无疑是福音。

不过,东亚大区受不同会员协会地理位置距离较远等因素制约,在是否参加赛会制亚冠比赛的问题上仍举棋不定。申万吉召集东亚大区各会员协会负责人先行开会,也是希望能够在东亚大区范围内就相关问题尽快达成共识。

遗憾的是,在15日上午的会议期间。虽然申万吉代表亚足联继续主推“赛会制”,但具体东亚大区采用哪类预案,却没有具体答案。至于原因,主要还是目前相关会员协会国(地区)的疫情情况比较复杂。

以中国足协为例,目前对于亚冠到底采用哪类竞赛方式,他们的确无法给出确切的态度。这是因为时至今日新赛季中超及国内各项足球赛事的开赛日程都还没有确定。而最近一段时间,我国部分城市疫情出现了新情况,北京市近期新增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明显增多,意味着我国国内的疫情防控形势仍格外严峻。足球赛事能否在国内重启,将严格取决于疫情发展及疫情防控工作开展的实际情况。

在15日会议上,日本、韩国等足协的代表对于亚冠赛制各类预案,同样不置可否。这意味着,近期亚冠竞赛方案的终稿仍无法被敲定,即便西亚大区能够与亚足联达成共识。

在此之前,亚足联秘书长拿督约翰·温莎曾不止一次公开表态,一定要确保本赛季亚冠完赛。但此事落实起来决非一厢情愿。对于接下来各方如何进一步推进亚冠方案的产生?亚足联在15日会议上也没有给出说法,甚至连下一次竞赛会议的日程安排,也没有明确。

亚冠联赛还能不能进行?这个问题实际已经摆给亚足联和相关会员协会。对亚足联来说,受疫情影响,他们已经因各项足球活动的取消、延迟而蒙受巨大经济损失,如果亚冠被取消,那么他们面临的损失将更为惨重。

但对于各会员协会来说,亚冠联赛取消并非不可接受。特别是亚足联此前已经明确态度,卡塔尔世预赛亚洲区40强赛最后4轮要在今年10月、11月进行。而各会员协会职业联赛即便能够延迟开赛,那么完赛周期也都被大幅压缩。如果各俱乐部队不必在亚冠赛事中牵扯过多精力,那么对于各协会自身联赛及40强赛的有序进行,则非常有利。对于中国足协、中超各俱乐部及中国国家队来说,亚冠的“取舍”自然更具现实意义。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