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国内足球

疫情下一个中国香港足球人在上海的扎根之旅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吴伟超是第一个踢上中超的中国香港地区球员。

春节前几天,过去常年采访上海申花的几个记者约吴伟超一起吃了顿饭。下午带完孩子训练,他从浦东乘地铁到市中心,“阿超,你和在申花踢球那会儿一样,还是绿色出行。”

大家还是习惯叫他“阿超”, 过去十几年,朋友们和队友都这么称呼他,直到最近一年多,很多家长和孩子们都叫他“吴导”。

2018年6月结束自己职业生涯后,这位第一个踢上中超的中国香港地区球员,选择在上海开启自己的下一站——青训教练。

但是由于疫情,吴导最近有些无聊,“快两年了,非常习惯每天和孩子们相处,真希望疫情早点过去,孩子们可以回到学校,回到球场上。

教练吴伟超。

这两个月都拿最低工资

2016年在当时的天津权健踢完最后一个赛季后,吴伟超离开了内地返回中国香港地区加盟东方队,当时作为老球员的吴伟超已经不是绝对主力,他开始考虑退役后的打算。

堂叔吴镇宇是娱乐圈大腕,不过那并不是吴伟超喜欢的领域,他当时就决定退役后要成为职业教练。

“快两个月了,就是年前大家聚完后两天回香港地区的,一直到现在没有回来。”这几天和澎湃新闻记者聊天时,吴伟超说自己也有些无聊,“之前还能看欧洲联赛,现在连比赛都没了,每天都待在家,下午会在健身房动一下,偶尔两个礼拜出去踢一次野球。”

最近这段时间,他一直和孙吉进行着沟通,因为疫情的关系,学校暂时还不能开学,自然也就没办法进行足球培训。作为孙吉所创立的青训机构冠博体育的青训总监,吴伟超感慨说,“阿大(孙吉)不容易,搵食艰难啊(粤语:谋生不易)

!”

吴伟超曾是申花的主力中后卫。

除了隔三差五简短进行线上会议,沟通一下俱乐部的情况外,现在吴伟超也没有什么实质性工作可以做——他会远程指导一些小球员如何在这个特殊时期进行一些基础的训练——每次小孩子有什么问题,他都会认真解答。

面对疫情影响,几个主要负责人大家商量,这两个月就只拿最低工资,当然这并不是主要问题——当时选择来上海做青训,吴伟超也并不看重经济利益,他希望从最基层做起,为将来冲击更高的目标做准备。

“2018年5月底中国香港联赛就结束了,当时可以选择留在香港做一线队助理教练,不过我觉得这样其实也没有太多可以做的事情,正好阿大(孙吉)和我说可以来上海一起做青训,我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平台,就来了。”

吴伟超在上海租了房子,每天像一个上班族一样,去俱乐部报道、开会、带孩子训练,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每天忙忙碌碌,但都没有浪费。

带队取得一定成绩后,偶尔也会有一两周的假期,只不过,像现在这样一回家就是两个月的生活,略微显得有些“奢侈”。

“有点不习惯。”吴伟超的普通话,还是带着浓浓的粤语味道。走南闯北十多年,除了普通话,可能是吴伟超唯一没有进步的地方

吴伟超(后排左一)参加中国足协教练培训班。

上了教练B级班,知道时间没白费

有时候,你所做的事情是否有价值,需要时间来给出答案。

直到去年12月,吴伟超报名参加中国足协在上海举办的B级教练员培训班后,他真正觉得这段经历绝对非常值得。

“B级班是给你八九个球员,让你带队去组织训练,先开始一两天我们学员做球员,我们基本上都是职业球员退役的,所以知道教练是什么意思,到了第二周,上港梯队15岁的小球员给你当球员,让你完成一个题目,这时候还是很多人有些手忙脚乱的。我想,多亏我早就带过小孩子啦!”

吴伟超回忆,他刚到上海那会儿,俱乐部有位西班牙总监,两人早上在办公室开会,下午去上师大附中带队,“刚开始他带队训练,我就看他怎么安排,毕竟之前完全没有单独带过队,我自己学习一下,第二天我们换一下。”

“就这样经过一个月时间,我就上手了,其实还是挺感谢老外教练的,在我刚开始的时候正好带了我,否则自己慢慢上手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

吴伟超小时候在英国踢球时,给家人写的信。

刚开始转型的时候,吴伟超过去的职业球员光环,多少有点作用——小孩子很聪明,拿着手机搜索,就知道吴伟超曾经在申花踢过球。

不过家长们,或者说同行们也很现实——作为青训教练,你还是一个新兵蛋子,唯有拿出成绩,也能让人信服。

“有人质疑你,说明你还不够好,那就一步步去证明自己可以胜任。”吴伟超说,他职业生涯刚起步来到内地联赛发展时,恐怕自己也没能想到,他在球员生涯最成熟的年龄段,来到了国内最优秀的球队之一申花踢球。

去年5月,他率领上师大附中足球队一举夺得浦东中小学足球联赛U17组冠军,打破了申花合作学校江镇中学对这一冠军十多年的垄断。随后,吴伟超成为上海U13队的教练组成员,帮助上海夺得四年一届全国青运会这个组别的亚军。

去年年底,他率上师大附中足球队淘汰强队同济附中进入决赛,只可惜决赛憾负传统劲旅大同中学队……

有了成绩,自然没什么质疑声,这就和吴伟超2006赛季在申花效力的第一年一样,杜威在和马竞的商业赛中重伤赛季报销,吴伟超和李玮锋搭档中卫,申花一路反追到联赛第二……

那个赛季,是申花职业职业联赛史上丢球最少的一年。

吴伟超是现在小球员口中的“吴导”。

当教练的成就感,大多了

能够短时间内交出一份不错的答卷,这或许和吴伟超职业球员的经历有一定关系。

他认为自己有时候可以读懂小球员的想法,“比如说我的训练内容,哪些小球员喜欢,哪些不喜欢,我可以从他们的反应细节中看出来,下次再练就更有针对性。”

他也会直接和同行沟通,彼此很坦诚交流带队的心得——吴伟超很乐意分享,自然也容易得到别人的回馈。还有和老外教练的沟通,他作为青训球员时曾经去南安普顿和哈德斯菲尔德接受培训,有一定的英语基础。

这一年半的工作状态,吴伟超说自己很享受,过去作为职业球员,他只需要完成主教练布置的要求即可,现在,他需要把自己的想法灌输给球员,然后通过球员的努力一起去获胜。

“取得成绩后,这种成就感要比自己踢球大得多,现在你是要把握所有人,作为一个统筹者。”

如果没有疫情影响,吴伟超现在应该继续着带队训练,他刚刚通过了B级教练员培训班,他打算今年去考一个A级教练员——A级教练员证书就可以当职业联赛球队助理教练了,而要当主教练,就必须要职业级证书。

“一步步来。”这是吴伟超经常说的一句话,很多年前,当MSN还是大家最常用的聊天工具时,吴伟超的签名中就有keep walking,“你看瓜迪奥拉、齐达内、兰帕德,那么伟大的球员,退役后也都从带梯队小球员开始,这是必须要的积累。

而在吴伟超的心中,还有一个梦想——有朝一日成为中国香港队的主帅。

在申花的岁月,是吴伟超职业生涯的黄金时代。

申花和上海没有忘记他

吴伟超的教练生涯已经开始起步,他也会回忆自己职业球员遇到的每一位主教练——在他看来,每一位主教练在他职业生涯每个阶段都给他很大帮助,但总还是有那么几个印象深刻的。

第一自然是郭家明,这算是香港地区足坛最有名的足球人了。19岁的时候吴伟超在快译通队踢球,郭家明带了他一年多,“他让我每天一对一和两个老外训练,踢了三个月站稳主力位置,郭老师的言传身教对我之后整个职业生涯影响都很大。”

吴伟超还提到了吴金贵,2006年正是吴金贵把他带到了申花。

在吴伟超看来,最难的还是吴金贵在杜威受伤的时候用他打主力,“我不是上海本土球员,也没什么名气,其实不是没有其他球员可以用,吴指导真的给了我很多的机会。”

离开中国足坛前,吴伟超还在卡纳瓦罗手底下当了半个赛季球员,当时权健重金引援,吴伟超基本上已经不怎么踢比赛了,他更多开始观察卡纳瓦罗,为之后的教练生涯做积累。

“他处理问题真的有一套东西的,还有就是一些训练安排,我之前真的不知道有些训练还是这样进行。”

“卡纳瓦罗平时带队的这些东西,等我以后成为职业队主教练,应该用得到。”

那一年,卡纳瓦罗带着权健来虹口打足协杯,当时俱乐部一心冲超,足协杯根本不在意,吴伟超很想再一次在虹口比赛,哪怕他的身份是客队球员——他一直说,在申花三年,是他整个职业生涯最美好的时间。

那时,有朋友赛前和吴伟超提议,要不你和卡纳瓦罗沟通一下,能不能让他安排你出场,反正球队对足协杯完全没有想法,吴伟超想了想——算了。

直到三个换人名额用满,他有些落寞回到了替补席。多少有些令人欣慰的是,赛后还有申花球迷呼喊着他的名字。

他,并没有被曾经战斗过的俱乐部和球迷遗忘。而上海这座城市,更让他选择扎根,为了足球梦,继续向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