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国内足球

上港球迷的武汉之旅:封城当志愿者 住海鲜市场附近

上港球迷杨燕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本自己的一次春节自驾旅行,会变得如此不同寻常和刻骨铭心。路过武汉,却因疫情遭遇封城,一直到今天仍回不了家,在外漂泊了两个多月。但“困”在武汉的这段日子,身为外乡人的他选择了去社区当志愿者,完成了人生的一次蜕变。

不能回家的他,却用自己的坚守和付出,帮助更多的人走上了暖心的回家路。所以他说:“在武汉的每一天,都是值得的、有意义的。”

曾组建一支业余球队

37岁的杨燕,是一名资深咖啡师,经营咖啡原料及辅料,为酒店、西餐厅、咖啡店等供应原材料,同时也是一家保险公司的业务经理。而他身上最大的标签,可以说是一个狂热的足球爱好者,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踢球。

“特别喜欢体育。记得以前读书的时候,每周都会去买体坛周报,上课还偷偷地看。从2013年开始,慢慢地开始学踢球,那个时候我已经30岁了,真正的半路出家吧,哈哈。”他笑着说。

出于对足球这项运动的喜爱,杨燕在上海还组织和赞助了一支业余球队,队员最多时候达到150人。“因为太影响工作,我把球队交给了朋友去管理。”后来,杨燕又参加了一支叫“兄弟团”的足球队,“这支球队的氛围特别棒,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聚在一起,其乐融融、非常开心,我也结识到了好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兄弟。”

杨燕最爱的球队,一支是英超豪门切尔西,一支是上海的本土球队上港。“我喜欢切尔西的铁血精神和强悍防守,几乎每一场切尔西的比赛都不会错过。尤其是老队长特里,在场上总是拼劲十足。”杨燕表示。“至于上港队,徐根宝教练带着他们一路从中乙到中超,这支年轻有为、有技术有冲劲的队伍深深感染了我。我也很喜欢他们的一句口号:申城正能量、未来大无穷。”

当然,杨燕更多的是身体力行。“有段时间每个星期至少要踢四场球,还经常参加市里举办的各种足球业余联赛。”

住所离海鲜市场500米

春节前,杨燕做出的一个决定,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这一趟“奇幻漂流之旅”,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今年1月17日,我从上海自驾去长沙,返程途中突然想去武汉看望多年未见的一个好朋友。22日中午,抵达汉口朋友家,那里距离华南海鲜市场直线距离500米。”他说,“当时车水马龙,晚上吃宵夜热闹非凡,一派临近春节的景象,丝毫没有感觉到疫情已悄然扩散,现在回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等到23日上午9时,一觉醒来,杨燕打开手机,看到铺天盖地关于新冠病毒的消息,以及武汉封城的报道,瞬间感受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出于本能,他立刻穿好衣服准备驾车返沪,但还没有来得及离开武汉,就被滞留在了新洲区。

“一下子就回不去了,我也有些蒙了,毕竟这样的事以前从来没有碰到过。怎么办?”家人朋友给杨燕发来各种信息,他回应得最多的就是这四个字:“慢慢等吧。”

当志愿者前彻夜难眠

接下来的每一天,杨燕时时刻刻关注着疫情新闻以及病例的数字变化,他也在问自己:“什么都不做,就这样等着?”

杨燕不想白白地等下去:“我看到很多地区的医疗队、医疗物资,包括部队,从四面八方涌向了湖北各市县级医院,也看到了新闻报道中太多的‘生离死别’,深刻感受到灾难的无情和人间的有情。身在武汉的我,也希望可以尽自己一份力,所以去申请做一名志愿者。”

在做出这样一个决定的那天夜里,杨燕第一次失眠了,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这个时候跑出去总归有风险的,要是万一感染了怎么办?”

但第二天一早,杨燕准时出现在了社区志愿者的岗位上。他的主要工作,是协助捐赠物资的领取和分配,以及登记人员流动等等。让杨燕记忆犹新的一件事,是他和另外一个小伙伴去新洲区应急管理局领取口罩、防护服、手套等医疗物资,人手紧缺,只能自己当搬运工。“专用的救灾帐篷一个大概150斤,我们从一楼仓库里一件一件抬到200米以外的卡车上,手上都勒出了血泡。那个时候武汉还是严寒初春,为了行动方便我们脱掉了羽绒服,汗水湿透衣衫,终于将60套救灾帐篷及其他防疫物资搬上了卡车,最后还差点感冒。”

尽管不是在医院等最前线,但杨燕心里明白,他的岗位其实也有很大的危险性。“我们经常会去区应急管理局领物资,那边每天进进出出的人很多,还有就是给隔离点送物资,另外也负责登记和审核出行人员,这些人里有看病的、复工的,特别是还有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回医院复查的等等,每天要接触几百人,风险系数也蛮高的。”

那为什么还要去?杨燕一笑,“全国各地的医护人员都不顾生命危险来武汉支援,解放军也来了。我从小就很崇拜军人,崇拜他们身上那种不顾个人安危,只要国家需要就抛头颅洒热血的精神。再加上我平时经常锻炼身体,既然人已经在武汉了,为什么不去尽一份自己的力呢?”

想痛痛快快踢一场球

几天前,武汉公布了“解封”日期:4月8日。杨燕离开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盼了这么多天,等到真正快要结束的时候,杨燕又开始怀念起来,“还真有点舍不得。”

杨燕在志愿者岗位的值守,要从早上7点半到晚上6点半,时间长、强度大,最忙的那段时间甚至顾不上好好吃顿午饭。“不说别的,就光站10个小时,都绝对不轻松。我为自己有些骄傲,我坚持下来了,哪怕再疲惫,都告诉自己不要放弃,一定要挺住。”他说,“就像踢一场球赛,每一分钟都要全力以赴。”

等回到上海,最想做的事是什么?杨燕的回答也很朴实:“当然是工作呀。同行已经复工很久了,急需处理公司的业务,客户这边已经断货很久,再不尽快配货,客户流失,公司损失就大了。”

当然,他也不忘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一定要去球场上好好爽一爽。我已经快3个月没踢过球了,真的特别想念球场上飞奔的感觉,想念我的那些球友们!”

本报记者 关尹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