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国内足球

深足一外援滞留香港等签证 喀麦隆国脚被困欧洲

与许多受困于外教、外援近期无法返回中国的中超、中甲俱乐部相比,深足的阵容相对齐整,3月15日,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深圳佳兆业队提前结束迪拜拉练返回国内,全队在深圳进行了核酸检测,然后开始14天的医学观察直到30日结束。

三测体温 超长时间通关

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和阿联酋迪拜,深圳佳兆业队度过了为期7周的海外拉练生活。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深足决定提前一周回国,而漫长的集训让全队上下归心似箭。不过,深足大部队于15日早上5点抵达香港国际机场,等到全队被安置到位于深圳蛇口的一家酒店式公寓时,已经是中午两点了,全队第一次经历了非常时期层层筛检的超长时间入境通关手续。

测体温、扫码、健康申报,这是中国海关在战“疫”时期对每一名入境人员所采取的防控措施,深足全队也不例外。由于深圳佳兆业队曾经在巴塞罗那集训,当队员们在出行记录里输入“西班牙”时,他们的健康码显示为红色,因此,全队从深圳湾口岸入境时,每个人被测了三次体温,并配合口岸卫生检疫部门进行流行病学调查,深足队长葛振透露:“检疫人员问了我们很多问题”。

等到深足一行抵达到深圳的酒店时,已经是中午两点,全队人困马乏,“我们从迪拜出发到回到深圳酒店,接近24小时没有进食,我们在飞机上一直忍者不吃东西,因为我们不敢摘下口罩。”

隔离期间 队员自购训练器材

深足全队在指定的酒店里进行了核酸检测采样,第二天拿到的结果显示全队的核酸检测为阴性,这证明了球队在疫情防控措施方面做得不错。

深足大部分人员选择在俱乐部安排的酒店式公寓里进行14天的医学观察,少数人员选择居家医学观察,如队员吕海东就选择在家隔离,因为他是单独居住。

刚回国的那几天,部分队员时差反应有些严重,他们时常在半夜醒来。14天的隔离期,队员们无法出门,教练组也无法安排集中训练,不过,主帅多纳多尼还是给队员们布置了居家训练的“家庭作业”,大家每天会在房间里进行力量训练,也会玩“颠卷纸”的游戏,部分队员自掏腰包添置了训练器材,如在酒店隔离的队长葛振网购了瑜伽垫、跳绳等轻便用品,而在家隔离的吕海东则买回一部跑步机。

哲马伊利滞留香港 马里被困塞尔维亚

昨日,中国民航局发布通知:要求自3月29日起,国内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任一国家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条航线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

同时,中国外交部、国家移民管理局决定,自2020年3月28日0时起,暂时停止持有效中国签证、居留许可的外国人入境。持外交、公务、礼遇、C字签证入境不受影响。

与许多受困于外教外援滞留海外、近期无法返回中国的国内俱乐部相比,深足的阵容相对齐整,除了甘超在德国慕尼黑进行康复治疗之外,其他国内球员都回到了深圳;而外教和外援方面,主帅多纳多尼和他的教练团队大部分都回到了深圳,只有三名助理教练在香港等候入境签证。

外援普雷西亚多和塞尔纳斯随球队从迪拜回到深圳,原本塞尔纳斯被挪威国家队征召参加世预赛,不过,“小白”预判国家队的比赛恐怕踢不了,于是决定随深足回到中国。

而再次入选喀麦隆国家队、备战非洲杯的马里对疫情局势做出了错误的判断,他认为非洲曾经经历过病死率很高的埃博拉病毒,和埃博拉相比,新冠病毒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认为非洲境内的足球比赛不会受到影响,所以他没有跟随深足大部队从迪拜返回。不过,现实情形是,待马里回到塞尔维亚家中之后,他等来的是喀麦隆国家队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取消集训的消息。

如今,受到新冠疫情影响的塞尔维亚国内也开始封城甚至将要封国。马里承认:“是的,我被困在塞尔维亚了。”在中国民航总局和中国外交部昨日做出限制入境的相关决定之后,持有工作签证的马里近期返回中国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此外,深足新签的外援哲马伊利仍在香港等候签证回复。哲马伊利原本于25日在香港办好商务签证,然后从深圳湾口岸入境,并在深圳接受14天的医学观察,不过,三天时间过去了,这位瑞士球员还是没有等到入境签证,他只能和深足的三名意大利助教一起滞留在香港,深足俱乐部也在想办法与相关部门进行协调沟通。

3月30日,深足全队将解除医学观察,球队将放假到4月6日,对于部分外援和外教没法在短期内返回深圳的现状,深足方面表示:“非常时期,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我们要配合政府的要求。不过,和有的球队一个外援都没有回来相比,我们的情况算好的了。”(文莉)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