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国内足球

金蝉脱壳?容大老板或组队打中冠 欠薪球员无处讨

文章来源:足球报

特约记者安夫报道 一方面,保定英利易通俱乐部(以下称之为“保定容大”)存在着严重的欠薪问题,队员数年讨薪不成,另一方面,保定又出现了一家叫“保定容耀”的足球俱乐部,讨薪队员猜测是保利容大的投资人孟永强新注册的俱乐部,以便从队员的讨薪中 “金蝉脱壳”,从中冠联赛打起。

事情是否真如此?保定容大的队员能讨回被拖欠几年的薪水吗?

先来看看保定容大的球员们都遭遇了什么。

据了解,从2018年开始,保定容大俱乐部就开始出现欠薪现象。

2018赛季上半年,容大球员只拿到了不到两个月的工资,中国足协年中审查时曾勒令容大俱乐部必须清理欠薪。在随后的内部沟通中,容大方面给每名球员都发放了解决欠薪的承诺书,承诺会在赛季结束后发放上半年的工资和去年拖欠的奖金,同时还承诺从8月份开始将会每个月正常发放工资。

▲当时俱乐部和球员签订的承诺书

此外,孟永强还亲自出面请大家理解和相信俱乐部,球员们最终选择了接受这份承诺书,并继续踢完下半赛季比赛。但是,容大方面依然没有兑现承诺,球员们被拖欠的薪资数额反而越来越大。在这种情况下,球员们集体公开发声讨薪,但孟永强对此的回应是,大家要以大局为重。

这场欠薪风波闹了十余天,期间孟永强还与报道欠薪丑闻的媒体交恶,并直言要解散球队,但十几天后,他又在社交媒体上发声——2019,继续战斗。这也是他第二次收回解散球队的言论。

度过了2018赛季后,2019年初,俱乐部总经理闫宏对队员说:“今年球队会缩减开支,投资人孟总(孟永强)的计划是平均每月会有一百万元的运营规划,绝对不会出现2018年的欠薪问题了!”

这让队员们看到了一线希望。

▲2018年底球员拉横幅讨薪

可是好景不长,2019年从3月份起,保定容大俱乐部再也没有发过一分钱给队员。到了2019年7月,因为俱乐部需要上交上半年工资奖金确认表交给足协,在截止日当天俱乐部给队员们补发了一笔3月份的工资。“发这笔工资的意图已非常明显了,如果不是要上交工资表,可能也就不会有这笔工资了。”一名队员说。

在上交了确认表后,保定容大的队员多次找到俱乐部负责人闫宏和主教练范育红,他们很想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把拖欠的工资补发齐,得到的答案都是,两人已问过投资人孟永强,“孟总回复说近期会有一笔资金到,等到了就给大家解决。”可是等到联赛结束了,队员们也没有等到这笔“资金”。

2019赛季结束后,主教练范育红通知队员,放假到12月1日,1日当天归队,归队前一定会把拖欠大家的工资奖金问题解决。然而到了12月1日,俱乐部没有人通知队员们是归队还是继续放假。直到今年足协规定的提交签字确认表之前,俱乐部的负责人闫宏、主教练范育红还有投资人孟永强才先后出现,“俱乐部的意见是,只有先把球队保住了,我们的欠款才会有希望拿到。如果俱乐部没了,你们的薪金也不会再拿到了。”一名队员说。

意思很明确,队员们必须现在就在工资确认表上签字。

▲保定容大球员讨薪路漫漫(via Osports)

但是,已经11个月没有领到工资的队员,此时已经是举步维艰。“11个月没拿到钱了,我想不管是作为球员,还是一个普通的家庭,面对这样将近一年没有收入的日子,生活方面是很难维持的。我们不需要说什么大道理,一个正常人将近一年没有拿到工资,你想想会是什么情况?都是家里顶梁柱,上有老,下有小,这让人怎么活呢?”一名队员对记者说。

长时间没有领到工资,加之此前俱乐部有拖欠球员工资的“前科”,所以这一次,很多球员都不愿意在工资确认表上签字。“我们的工资很高吗?一个月两三万块钱,中国足球有塔尖上风光的球员,他们的工资很高,但我们这些普通的球员,没有什么太多想法,认真踢球,拿到自己应该拿到的钱就行,但现在觉得,在中国踢球,真的是太难了。”该球员悲哀地说。

“我们不知道该怎么拿回应该属于我们的钱,希望中国足协和有关部门真正能重视这个问题。我们遭遇的也不是个案,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谁以后还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去踢球呢?”

最终,在没有征得队员同意的情况下,保定容大俱乐部上交了工资确认表,但有队员表示,自己没签名,有他人代签,对此,投资人孟永强说:“没错,连我名字都是代签的——但是我同意!”

▲孟永强在微博上自称“足坛吹哨人”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保定容大俱乐部几经变更,包括公司名称、法人代表、投资人。保定英利易通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亿元,三大股东分别是吴磊(出资5000万)、孟永强(出资4000万)以及王舒耐(出资1000万现在的法人代表为徐星,不过队员称从来没见过此人。

▲保定英利易通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而作为保定英利易通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的股东、监事,队员眼中的俱乐部实际投资人的孟永强,在对待足球俱乐部的态度上也是说变就变。2月13日,他在社交媒体上贴出官方公告,宣布保容大正式退出2020年中乙联赛。

▲孟永强发文称将退出2020中乙联赛

然而到了2月14日,孟永强又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收回退出联赛申请,并表示中国足协“没资格”取消他们的参赛资格,否则就要将中国足协告上法庭。按照孟永强的说法,北体大、河北精英和内蒙古中优三家俱乐部存在关联关系,如果足协默许这样的情况存在,他找到合伙人并不是问题,因此他决定收回退出联赛申请,并宣布如果足协取消保定容大的参赛资格,就要与足协对簿公堂。

▲次日反悔,并宣称若被取消参赛资格将与足协对簿公堂

孟永强和足协的“角力”,结局会怎样发展,目前很难下结论,但是对于想讨回薪水的保定容大的队员来说,他们最关心的是如何能讨薪成功。

让讨薪队员感到更绝望的还有另一件事。在2020年1月10日新成立了一家叫“保定容耀”的足球俱乐部。根据队员猜测,这家新的俱乐部,极有可能投资人就是孟永强。这家新的俱乐部将从中冠联赛打起,而原来保定容大的一些年轻队员已经准备前往这支队伍效力。

▲保定容耀足球俱乐部的工商登记资料

工商登记资料看不出与英利易通、孟永强有直接关联,但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保定容耀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的登记住所为“保定市银杏路198号”,而这一地址正是容大集团旗下产业“孟氏芳邻酒店·银杏店”所在地。

▲保定容耀登记住所与容大集团旗下酒店地址相同

按照中国足坛以往的经验看,一家俱乐部被取消注册资格以后,被欠薪的队员很难再讨回自己的薪水——中国足协认为俱乐部已经不存在,那么队员应该去法院,而法院认为足球属于特殊行业,队员们应该去找行业主管部门,但中国足协……

面对这样的局面我们觉得好无力。在这样的状况下,我们不知道何时能要回我们的辛苦钱。”保定容大的一名队员说。

谁能给他们答案?谁能帮他们解决问题呢?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