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国内足球

马德兴:亚足联商讨变革 欲扩增外援实行"注6上4"

稿件来源:德兴社

9月16日,2019亚冠联赛1/4决赛第二回合角逐将率先在西亚展开,中超两强上海上港队与广州恒大队将在17日、18日先后出战。不过,或许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亚足联竞赛委员会新一届委员们将在17日下午聚集吉隆坡,召开新委员会的第一次全体会议。在这次会议上,亚足联秘书处竞赛部将提交新的竞赛事宜供与会者们展开讨论。亚洲足球新的一轮竞赛方案即将重新进行大调整,这或许又将对中国足球产生不小的影响[神预测!小炮剧透亚冠1/4决赛][马德兴等大咖力荐竞彩稳胆][下载APP]

据来自亚足联的消息,今年4月初,亚足联在吉隆坡召开第29届全体代表大会,此次会议的核心内容就是换届选举。除了巴林人萨尔曼连任亚足联主席之外,其他包括副主席、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到亚足联下属各专项委员会等各个部门与机构的领导班子,全部进行更新。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各个委员会将陆续召开会议。而9月17日在吉隆坡召开的竞赛委员会会议是下一个周期即从2019年至2023年这个周期的新竞赛委员会所召开的第一次会议。这次竞赛委员会的核心就是对亚足联负责的国家队到俱乐部球队、青少年竞赛事宜全面进行调整。也正因为此,这次会议将不仅对整个亚洲范围内的竞赛产生影响,更将直接影响到中国国内职业联赛、青少年乃至各级国字号队伍的未来发展计划,毕竟,竞赛才是竞技足球之“杠杆”。需指出的是,在新一届亚足联竞赛委员会中,中国足协无人任职,也就是说,中国足协将无人参加这次会议!

由于此次竞赛会议所涉及以及涵盖的内容较多,因而,笔者将这次会议所涉及到的内容划分为几个部分,逐一展开介绍。首先还是围绕着亚冠联赛,亚足联为进一步提升亚冠联赛的竞技水平以及影响力,已经提出了多个修正方案,第一个就是围绕着卫冕冠军是否应该有机会卫冕的问题,亚足联已经做出了卫冕冠军将有机会参加卫冕的设想

除此之外,亚足联针对目前亚冠联赛中所实施的“3+1”的外援政策也提出了“增援”计划,希望进一步增加外援的人数,实施“注6上4”的计划,并将在此次会议上展开全面讨论。

1、中超至2022年都是“3+1”席

按照亚足联先前的规定,亚冠联赛基本以两年为一个周期,各会员协会的参赛席位名额也是按两年一个周期重新进行分配。像今年亚冠联赛的席位分配早在2017年11月底的亚足联竞赛委员会上确定后、由亚足联执委会最终确认,然后开始执行。当时,亚足联确定是2019年至2020年这个周期的席位分配,也就是说,中超征战2020年亚冠联赛的席位依然将是“3+1”,即2019年中超联赛第三名将参加资格赛第三轮角逐、胜者进军小组赛正赛

在今年11月底的亚足联竞赛委员会会议上,会议将确定2021年至2022年这个周期的亚冠联赛席位分配。分配的依据和原则,就是目前亚足联所推行的“各会员协会技术积分排名”体系。按目前最新的积分排名情况,中超联赛排名亚洲第一,即便是上海上港队与广州恒大队双双无法进入到下一轮亚冠联赛之中,中超联赛的积分排名也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依然可以在东亚区排名前两名,也就是拿到“3+1”个席位。最终的情况,则需要今年年底亚冠联赛结束之后,根据届时的技术积分情况来最终敲定。

换而言之,中超联赛不仅是明年,至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赛结束之前,中超征战亚冠联赛的将依然一直是“3+1”个席位,各中超球队无需担心名额是否会减少的问题,而且至少联赛的冠军和亚军包括足协杯赛的冠军,都不用担心去打资格赛的问题,只有联赛的第三名需要去参加一轮资格赛。不过,真正受到影响的,将是联赛第三名是否还能够出战下一年度亚冠联赛的问题,因为在亚足联即将推出的“新政”中,将允许亚冠联赛的卫冕冠军可以直接有机会卫冕。

2、卫冕冠军可以直通来年亚冠

此次竞赛委员会在吉隆坡召开的竞赛委员会会议期间,针对未来的亚冠联赛,提出的第一项修改方案就是允许“卫冕冠军直通亚冠联赛”。也就是说,“卫冕冠军”无缘卫冕的历史将彻底翻篇

自2009年亚足联对亚冠联赛进行全面改制以来,尚未有球队能够蝉联亚冠联赛的冠军。这一方面是整个竞赛的激烈程度,而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卫冕冠军没有机会去参加来年的冠军。统计数据显示:自2009年至2018年这10年间,除了广州恒大队两夺冠军外,总共9个冠军球队中,只有5支球队有机会继续参加来年的亚冠联赛,其中不包括夺取2016年亚冠联赛冠军的韩国全北现代队因为涉嫌打假球而被亚足联禁止参加2017年的亚冠联赛。因为根据亚足联先前的冠军,只有在国内取得上一年度联赛中前两(三)名或足协杯冠军的球队,才能有资格参加亚冠。一旦亚冠的夺冠球队在国内赛事中成绩不佳,也就失去了参加次年亚冠联赛的资格。像去年亚冠联赛的冠军日本鹿岛鹿角队幸亏在去年国内联赛中获得了第三名,得以通过资格赛进入到正赛中,而且目前已经闯入到八强,将与广州恒大队争夺晋级席位。如果鹿岛鹿角队在国内联赛中未能跻身前三名,或许也就没有机会参加今年的亚冠联赛了,更不用说去争取卫冕了。

而在整个全球范围内,像高水平的欧冠联赛、南美解放者杯赛以及非洲冠军杯赛等赛事中,卫冕冠军都可以直接进入到正赛小组赛中,无需参加资格赛,像欧冠联赛的卫冕冠军在分组抽签时还享有种子队的身份

针对这种情况下,亚足联竞赛委员会提出的调整方案是:当年度的亚冠联赛冠军将至少直接参加来年的亚冠联赛资格赛,亚足联二级俱乐部赛事——“亚足联杯赛”的冠军也将至少直接参加资格赛。这主要是取决于各球队所属会员协会在亚足联的排名情况。

不过,亚足联在允许卫冕冠军参加本年度亚冠联赛时,将继续维持各会员协会的参赛名额分配数量。像亚冠联赛中,每个协会最多是4个席位,卫冕冠军如果参赛的话,其所在协会将不得超过4支球队。所以,亚足联做出的调整方案是:

如果卫冕冠军在国内比赛通过联赛或足协杯赛,正常拿到了参赛资格,或直接进入到小组赛正赛、或需要进入到资格赛第三轮比赛,则这支队伍正常参赛;

如果卫冕冠军在国内比赛中没有进入到联赛前两(三)名、也没有获得足协杯冠军,按成绩将无法参加亚冠联赛,则卫冕冠军将占据原本参加资格赛球队的那个席位。具体说来,就是假设上海上港队夺得了今年亚冠联赛的冠军,但因为国内联赛中没有进入到联赛前三名、仅仅排名第五,落到了广州恒大、北京国安、山东鲁能以及江苏苏宁队之后,也没有夺取足协杯赛的冠军,鲁能夺取了足协杯冠军,按照中超“3+1”的席位,原本参加明年亚冠联赛的中超球队应该是恒大、鲁能、国安以及将参加资格赛第三轮比赛的苏宁队,那么,苏宁将没有资格参加明年的亚冠联赛资格赛,其席位由上港队取代。

需要指出的是,卫冕冠军有资格参加下一赛季的亚冠联赛,将从2021至2022这个周期开始,夺取今年即2019年亚冠联赛冠军的队伍,如果在国内赛事中未能达到竞技要求,将依然无法参加2020赛季的亚冠联赛。但2020赛季的亚冠冠军队则将肯定能够参加2021赛季的亚冠联赛。

当然,这样的变化对整个中超联赛来说,影响不会很大,毕竟中超球队首先需要重新夺回亚冠联赛的冠军。

3、亚冠增加外援人数  早有议论

自2009年亚冠联赛全面改制以来,亚冠联赛至今一直实施是“3+1”外援政策,也就是三名外籍球员加上一名亚足联下属会员协会注册的球员。不过,围绕着亚冠联赛外援人数的问题,早在三年前也就是2016年,亚足联就已经展开过讨论,亚足联曾倾向于进一步增加外援人数,希望能够借助外援的力量,进一步推广亚冠联赛,无论是在影响力方面还是在商业模式上,都希望亚冠能够与欧冠媲美。而且,笔者也在当时曾跟踪报道过增加外援的进展情况。不过,在亚足联竞赛委员会会议上,与会代表们始终没有通过增加外援的动议。

亚足联围绕着增加外援名额的动议最近一次是2018年8月28日在东京召开的会议上。当时,亚足联竞赛委员会曾提交过三个方案,即:①在“3+1”基础上,实施“4+1”的外援政策,也就是再增加一名无国籍限制的外援。②在“3+1”基础上,实施“5+1”的外援政策。也就是再增加两名无国籍限制的外援。③取消“亚外”名额,各队引进的外援不再有国籍限制,外援的人数将直接变成5人或6人,也就是“+1”(即一名亚外)政策将就此寿终正寝。而且,亚足联竞赛委员会希望能够从2019至2020年这个周期就展开实施。不过,会议最终的结果,依然还是维持“3+1”不变。

而这一次,亚足联竞赛部就亚冠联赛外援是否增加的情况在更进一步展开调研之后,再一次明确提出增加的方案。首先,亚足联竞赛部表示,鉴于目前亚洲各国联赛中外援人数在逐步增加,各国联赛外援名额在增加这个事实,诸多会员协会主动提出了“亚冠联赛增加外援”的动议,与之前由亚足联主动提出的情况完全不同。而且,单就从亚冠联赛的情况来看,在2017年,报名参加亚冠联赛的各俱乐部注册的球员总人数为892人,其中本土球员为779人、外援113人,用满“3+1”外援名额的俱乐部仅为63%;而至2018年,尽管报名注册的球员总人数为894人,其中本土球员为773人、外援121人,但用满“3+1”外援名额的俱乐部已经占报名参赛俱乐部的88%,上升比率为25%。今年,报名注册的球员总人数为927人,其中本土球员为808人、外援119人,甚至比2018年的外援总人数还要少2人,但用满外援名额的俱乐部依然占报名参赛俱乐部总数的88%。换而言之,征战亚冠联赛的俱乐部最近两三年来注重外援的情况是有增无减

另一方面,亚足联通过广泛调研,注意到这样一个情况,即在有资格参加亚冠联赛的亚足联技术积分排名前24个会员协会中,有11个会员协会在本国联赛中外援注册至少可以达到5人,包括像日本联赛中允许东南亚球员占一个外援名额、卡塔尔联赛中允许阿拉伯国家外援占一个外援名额等,在实际比赛中出场的外援人数超过亚冠联赛中所规定的“3+1”。此外,像韩国在今年的联赛中实施“3+1”;伊朗、阿联酋等国联赛也是实施“3+1”外援政策。只有中超联赛实施“注4上3”的外援政策,此外像伊拉克联赛也是“注4上3”。

鉴于此,亚足联提出亚冠联赛有必要在现有的“3+1”外援政策基础上进一步增加外援名额。

据了解,在17日的亚足联竞赛委员会会议上,亚足联竞赛部关于亚冠联赛外援增加的问题上,仅仅拿出了一套方案,与以往会议上提出几套方案供与会代表讨论所不同。这套方案的核心就是:从2021赛季的亚冠联赛开始,每支参赛队可以报名注册6名外援(4+2),其中2名必须是亚足联所属会员协会的外援,亦即“亚外”。但在每一场比赛中,每队只能选派4名外援,而且必须是“3+1”,也就是其中1人必须是亚外。

也就是说,每队在每场比赛中出场的外援人数依然还是维系不变,只不过因为外援以及亚外各多注册了一人,每场比赛时,各队可以根据情况进行选择。一旦出现像外援因累计红黄牌停赛或伤病情况时,各队依然可以有其他外援进行替补。就像上海上港队此番做客浦和红宝石队,胡尔克累计黄牌将停赛、而艾哈迈多夫则因伤可能缺席,但因为注册的是“4+2”名外援,上港队依然可以选择另外一名外援以及亚外出战。

应该说,亚足联竞赛部提出这样的一个“折中方案”,是兼顾到了“赞成派”与“反对派”的各方意见。因为对于是否增加外援的问题,从来就存在赞成与反对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赞成的认为增加外援可以有效地提高竞技水平,从而提升整个亚洲足球的水平;反对的则认为增加外援将进一步拉大“贫富差距”,有钱的俱乐部将实力更强、没钱的俱乐部将实力进一步被削弱,从而使得联赛发展更进一步失衡。

赞成的会认为外援的增加将更进一步提高亚冠联赛的吸引力,让亚洲本土球员在与外援竞争中水平进一步得到提升。而且,当亚洲俱乐部球队参加世界俱乐部赛事时,将因为外援人数的增加而更进一步增强竞争力。但反对派会认为:外援增加势必将更进一步压缩本土球员的生存空间;而且,外援将占据如中后卫、前锋等核心位置,让本土球员没有任何机会。事实上,过去10年来,亚冠联赛中的最佳射手只有一年由亚洲本土球员获得,其他全部为外援所获,这就足以说明问题。

亚足联在难以说服赞成派或反对派的情况下,选择“折中方案”,即允许各队多注册一名非亚外和一名亚外,就是考虑到了亚洲本土球员需要有生存空间的问题;但在出场人数方面,维持“3+1”,也是让反对增加外援的人士可以暂时接受这样的“增援”,毕竟在出场机会方面,本土球员依然还是有保证的。而且,与此同时,亚足联在方案中还提出:为给本土球员以及年轻球员以更多的生存机会,一旦同意增加外援人数,则参加亚冠联赛的各家俱乐部报名人数也将从目前的最多30人增加至增加外援人数后的35人。也就是说,在注册30人时,外援是“3+1”,外援占比为13.33%;而注册人数为35人时,外援为“4+2”,外援占比为17.14%。至少在比率上,影响不算很高,对本土球员的冲击不大。

当然,需要指出的是,亚足联已经明确提出了,整个过渡期将有两年的时间,也就是一旦获得通过,最早也要从2021至2022年这个周期才会全面展开实施。

5、中超如何应对?尚需认真研究分析

亚足联此番会议上是否会最终通过亚冠联赛“增援”的方案,很值得中国足球以及中超联赛的关注,毕竟这直接影响到未来中超球会在亚冠联赛中表现,甚至直接将影响到整个中超联赛的外援政策变化

这几年来,中超联赛在外援政策方面变化不小。以往,亚足联在亚冠联赛中实施“3+1”的外援政策时,中超联赛实施的是“4+1”外援政策。从2017年底开始,中超联赛减少了外援名额,变成了“四外援”,而且还取消了“亚外”,这使得国内众多不参加亚冠联赛的俱乐部直接取消了“亚外”,使得2019年中超联赛的“亚外”屈指可数。在今年年初,中超联赛每场比赛只能上3名外援,至“二转”后,允许各队四名外援都可以出场,但只能是外援换外援、场上最多同时不能超过三人。

中超联赛之所以减少外援,很重要一点就是不希望用“烧钱”的方式来快速提升成绩,遏制国内联赛“一切向钱看”、“只认钱”的现象。但如今,亚足联希望通过增加外援名额的方式与途径来提升亚洲足球的水平,这与有关方面发展国内联赛的理念与认识截然不同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亚足联决定增加亚冠联赛中的外援名额,中超联赛是跟随亚足联的政策变化、增加外援人数?还是维系目前的人数不变?抑或是在现有基础上再进一步减少外援人数?如果不是跟随亚足联的政策变化,那么,这就意味着未来中超球会在亚冠联赛中再争取好成绩的机会与难度将较之现在进一步增加。或许,中超球会距离亚冠联赛冠军将会越来越远。而这显然并不是中国球迷所乐意见到的。可增加外援的话,又与有关方面的精神相背道而驰。所以,中超联赛究竟怎么办?至少短时间之内还难有结论。

当然,现在谈论中超应对还有些早,还是等亚足联竞赛委员会通过方案之后再议也还来得及,毕竟有两年缓冲期。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