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国内足球

克劳琛:中国不靠归化也能进世界杯 震惊施帅下课

专访克劳琛:中国不比靠归化

如今,一个外国人能用几句中文打招呼,已经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但是,如果能够在交流中冒出”打补丁“这样的专业词语,只能说这个人的脑海中有很多关于中国的记忆。特别是当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一个78岁老人的身上,也许只能说,这位老人对于中国有着不一般的感情。

这位老人,就是曾经担任过中国国青队、2008希望之星队主教练的德国人克劳琛。在2003年开始中国执教的时候,克劳琛刚刚六十出头。如今,这位德国老人已经年近8旬。但是,只要话题谈到中国足球、特别是关于青训的话题,用老人家的话匣子就会主动打开,用他自己的话说:来,我们摆上20瓶啤酒,这一件事咱们就可以先聊上3个小时。

因为当年曾经在中国执教,带领的是郜林、冯潇霆、蒿俊闵、陈涛、王大雷等一拨非常出色的中国年轻球员,包括后来因为董方卓与克劳琛发生过不愉快的冲突。这些人,只要有中国记者来到德国,或者是克劳琛能够前往中国,他都是媒体们追逐的对像。因为,老人家从来都是心直口快,想说就说。

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久远的事情都在慢慢淡化,因此即使在谈话相同话题时,克劳琛的回答也都会发生变化。比如,两年前,克劳琛在接受《体坛周报》采访时谈到当年下课的原因时还在说:你应该去问足协的官员,做出决定的那些人现在他们都在监狱里。而现在,老人家只是淡淡地一句:我也不知道。

往事就这样随风而去,但抛开往事,不变的是依旧对中国足球的关心。比如,这一次,79岁的老人再次以2019大众汽车青少年足球教练员赴德培训班特邀讲师的身份坐在媒体面前时,开口的第一句竟然是:我知道中国足协要在本周召开足代会了,希望中国足协主席能够是从事过与足球工作有关的人。

关于德国教练在中国的执教

就像当年一直认为自己能够带领国青队取得好成绩一样,至今,克劳琛都对自己有着足够的自信。或者说,从骨子里,一直对德国教练充满自信。因此,已经79岁的克劳琛似乎不太理解,德国教练在中国总是干不长,比如当年的自己,比如前几年下课的马加特、比如今年下课的施密特。当然,克劳琛没有忘记,还有一个正在中超执教的德国教练,所以很迅速说出他的名字:施蒂利克。

在采访刚一开始,克劳琛就主动提到了施密特的名字:施密特是我的好朋友,对于他在北京国安的下课,有一点震惊。

随后,克劳琛说到:“施密特去中国之前,我跟他讲了很多关于中国的文化,中国足球的一些东西,也给了他一些建议,我也很高兴施密特去中国之前向我咨询这些事情。施密特到了中国之后,用了一年时间去了解中国足球,知道怎么去训练北京国安,第二年取得了非常优异的成绩。施密特一直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教练,他已经在德国、奥地利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他有很先进的足球理念、足球哲学,能够预见到未来足球的发展。他知道现代足球怎么样面对对方逼抢,怎么样面对快速攻防转换,都在过去执教的球队取得非常大的成功。

我也知道施密特下课之前输了三场,我也亲眼观看了这些比赛,能够从比赛中可以明显看得出,北京球员的精神上、身体上都很疲劳,所以他们在比赛中只是防守,进攻大脚往前开。所以比较吃惊为什么他从中国下课了,最近几天我一直试图联系施密特,可惜没有联系上。”

很难理解,在现代社会的今天,想要联系上一个人的时候,无法联系上。或许只能理解,此时的施密特不希望去交流关于足球的事情。

其实,在采访中,我很想告诉克劳琛:施密特是一个出色的教练,这一点我完全赞同他的观点,施密特甚至要比继任者能力还要强。但,很多时候,在一些特殊的时间节点,作为一名职业教练,施密特只能面对一些残酷的决定,而这样的决定在当时很难用对与错来形容,更无法在事后用结果再去重新推理过程。因为,足球世界从来没有假设。

关于曾经执教过的中国球员

在被问及当年执教的哪些球员在后来取得的成就能让克劳琛感到满意时,这位老人没有经过太长时间的思考,就脱口而出一串球员的名字:”郜林、冯潇霆、卢琳、赵旭日、蒿俊闵、王大雷。“的确,这些队员中,大部人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中国队的主力球员。

  至于一些后来表现没有达到期待高度的球员,克劳琛也快就说出一个人的名字:崔鹏,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然后接着说到:“陈涛也是一个很有天赋的球员,但不太知道他没有在中国顶级联赛持续他的职业生涯。”

对于蒿俊闵,克劳琛说到:一名好的球员可以在场上胜任很多位置,在德国进行青少年训练的时候,8-12岁的球员从来没有一个固定位置,在有了一定的基础才会选择位置。现在的蒿俊闵完全有能力胜利在中场的任何一人位置,就像在拜仁慕尼黑,基米希也是能够从边后卫踢到中场,也完全可以胜任。

当提到了曾经与克劳琛发生顶撞风波的董方卓的时候,克劳琛说到:不太想讨论关于董方卓的事情,这是一些很久远的故事,可以聊聊更美好的事情,如果我能够写一本书,里面肯定会有一章是关于董方卓的。

而随后在被告知董方卓现在也对当年的行为感到后悔时,克劳琛闻听之后说到:人都是会成长的,会在成长的过程中,都会犯一些错误,比如政客也好、企业家也好、运动员也好,总会在成长中犯一些错误。如果我现在还遇到董方卓,我可能也会对他像普通人、普通朋友一样交谈。如果说有可能的话,我也同样可以给他第二次机会。

  关于中国足球引进归化球员

提到了中国足球目前正在引进归化球员,克劳琛说以:如果是菲律宾做这件事情,我完全可以理解。毕竟菲律宾在国际足联的排名120多名,他们需要找一些有机会(归化)的人,可能他的妈妈是菲律宾人、他的爸爸可能是法国人、德国人、意大利人,他们可以找一些这样的球员来代表国家队比赛。

随后,克劳琛特别强调到:但我觉得中国完全不需要,中国有太多有天赋的球员,关键是我们如何给这些有天赋的小球员机会,我现在看到郜林、蒿俊闵、赵旭日还在踢,那么其他有天赋的球员都去哪里了?为什么他们不能一直保持在高水平的职业联赛平台呢。

当被问及中国依靠本土球员有没有可能冲进世界杯时,克劳琛说到:我在2003年的时候,在圣诞节的前一天,带领了26名球员从中国来到欧洲,当时郜林、冯潇霆是后到的球队,他们两个人的能力在当时还不是最顶尖的,这些球员表现出来的能力非常棒。我觉得如果有一个很完善的球探系统,经过一个特殊系统化的训练,他们完全有能力实现(冲进世界杯)的这个目标。

  说完这些话,克劳琛表示还有一个困惑,为什么中国球员现在留洋的这么少,日本、韩国却有那么多,而中国足球只有武磊一个人。随后,克劳琛向中国记者反问了这个问题,得到的回答是:在中国踢球,工资会非常高。

听了之后,克劳琛似乎也接不下去了,只能说到:这是可以理解的,如果在自己的家乡能够挣更多的钱,为什么要出去呢?

谈及曾经在狼堡效力过的张稀哲,克劳琛说到:张稀哲是一个非常好的球员,但他的精神性格与德国人不太一样,中国球员一个人处在陌生环境的时候,通常都是很难适应。但像日本球员,性格与德国人非常接近,日本球员长谷部诚来到沃尔夫斯堡很快就融入球队。还有巴西人,他们来到欧洲踢球,会把家里人都带过来。所以,如果张稀哲当初在德国的时候有更多的家人、朋友陪伴,也许会更好一些。

关于中国足球青训怎么搞

提到了青少年足球,克劳琛要说的就更多。老人家先是说到:足球就像一个金字塔一样,要构建一个很高的金字塔,就必须要有很稳固的基础。中超联赛就是中国足球的顶尖,有很多有钱的企业家、有多资金、有很多知名国际球员与教练,但我们的基础是青少年足球,我们在这一块投入还是太少。中国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鼓励更多的学校参与其中,但问题是,学校可以组织学生们去踢球,但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好的、有经验的教练,去带领他们踢球。

我现在看到,中国从国外引进了一些足球专家,有的来到巴西、德国、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甚至很多的国家,但在我看来,这更像是一种“打补丁”行为。每次都是只找到这些人,没有一个总体框架,没有一个足球的哲学,看不到中国足球的哲学在哪里。中国足球到底要踢成什么样的风格,像日本就完全借鉴了巴西的风格,中国是有巴西的风格?还是德国的风格?还是西班牙的风格?我看不到有哪里的风格。

请注意,在说到“打补丁”的时候,克劳琛完全用的是中文语言。这也让现场的媒体很是吃惊。可见,“打补丁”这个词,对克劳琛的记忆有多深。

随后克劳琛强调到:中国足球必须要投入很多钱在青少年足球上,但对于中国足球的结构来说,不能评价太多,必须由中国足球自己做决定。当然,要做好青训,必须做好三件事,第一、有好的教练;第二、要选好材;第三,要有更多的比赛,中国年轻球员现在太缺少比赛了。在德国,我们在训练中进行3对3对抗的时候,教练不会进行任何叫停,让球员们在对抗中自己学会解决问题、学会快速思维然后做出正确的决定。而在中国,我看到有一些学校的教练员并不是从事过足球专业训练,他们有的是空手道教练、有的是乒乓球教练。让他们重新开始学足球是很难的事情。

我建议中国应当以省为单位,在全省范围内组织比赛,这对中国来说不是很难的事情。还有,不要对教练给予太高的成绩要求,否则中国教练的思想就会非常保守,害怕没有取得好成绩,就会得不到支持。

写在采访最后

与克劳琛的交流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看得出,老人家思路非常清楚,讲话条理非常有逻辑。更关键的是,现在的克劳琛对中国足球依旧非常关心,对有的信息了解得很及时,也对很多情况并不是很了解。但不管怎么说,作为一个曾经为中国足球工作的老人来说,在这么多后,依旧保持着对中国足球的热情,这就是最难得的感情。

最近几年,大众汽车都会组织中国青少年足球教练员前往德国进行学习,克劳琛也是大众汽车特别邀请的专家讲师,面对面与来自中国的教练员、媒体进行交流。每一次,中国教练员,包括中国媒体与克劳琛的交流都感触颇深。而我们都一致认为,有一些话,克劳琛更应当与中国足协的管理者交流一下。

9月份,克劳琛会来北京观看男篮世界杯。那个时候,新一届中国足协领导班子已经产生,这次主席团的4个人,两名副主席都曾经是专业的球员。不知道,中国足协是否会有人愿意与这位老人在北京再聊上几个小时。毕竟,这是一个愿意把自己的想法倾囊奉献给中国足球的老人。(新浪体育 袁野)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