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国内足球

康熙中超落难记 压垮他的会不会是急了眼的徒弟?

外援闹事在中超屡见不鲜,见过特维斯的迪士尼,见过莫德斯特的阴阳合同,卡拉斯科被队友炮轰的事就不算什么了。

无巧不成书,天海昨天刚把两位租来的外援阿兰和雷鸟停训,两支本就状况糟糕的球队同时滑落至谷底,这周末的决战就看谁能先翻身。

在全北现代冠军拿到手软的崔康熙和朴忠均肯定没想过,师徒二人在职业赛场上的首度碰面竟是这样的。

这其实并非本来的剧情,上赛季尾声阶段,濒临降级的权健无奈和葡萄牙名帅索萨分道扬镳,全北皇帝康熙答应入主,但他并不能半路抛弃即将登顶王座的全北,于是派来自己的副手朴忠均前来探路,权健最后保级成功,全北也如愿夺冠,被一众弟子下跪膜拜的崔康熙圆满了,他期待着在邻国复制这一切。

没想到年逾花甲的崔康熙人生开始转折。

崔康熙遭遇的第一个打击是朴忠均拒绝留下,打了5轮前哨的朴忠均已有单飞之意,甚至险些指教中甲球队延边(请来黄善洪后解散,韩国人的命)。

紧接着,权健为崔康熙勾勒的美好蓝图就和盘龙球场一起灰飞烟灭,几个月前还一起握手的束昱辉锒铛入狱。拿着大合同的崔康熙展现了应有的职业素养,就算前景渺茫也想继续带队,没想到落花有情流水无意,托管方直接买断合同让沈祥福空降,气的崔康熙直接进了医院。

雄心勃勃的万达集团此时向崔康熙伸出了援手,此时众人才如梦方醒,大赞这才是应有的天造地设一对,只不过这些都是一厢情愿。

前情提要之后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混乱的一方和更混乱的天海都挣扎在泥沼里,贝尼特斯、贾秀全这些名字充斥在崔康熙的耳边,而朴忠均二进宫发现天海更改的不仅仅是名字。

一边是大牌外援身在曹营心在汉,本土球员年龄偏大且江湖气重;另一边是外援来得不情愿,球员们朝不保夕前途迷茫。一团散沙的局面就连素以狠抓纪律性的韩国人都无能为力,或者说,他们连最擅长的事情都做不到,还能做什么?

如今的局面很难把问题归结于教练,俱乐部的问题掣肘了他们的空间,崔康熙和朴忠均能做的非常有限。

从上赛季重返中超至今,这支大连队没有了以前舍我其谁的霸气,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戾气,竖中指有之、暴力动作有之、场上内讧有之,在东北足球圈立有威名的马林管不了,名声在外脾气也很大的舒斯特尔管不了,严厉治军的崔康熙依旧管不了。

于子千炮轰卡拉斯科只是把队内矛盾公开化,比利时球星惹出的乱子绝对不止迟归这么简单。想想上赛季保级关键阶段,卡拉斯科和租借来的晋鹏翔发生冲突,俱乐部的退烧化管理就留下了祸根。于子千虽是一方替补门将,但其实他在队内的地位不低,亲自站出来指责球迷缘不错的卡拉斯科,恐怕代表的不光是队友的心声了。

全北时期的崔康熙,上至俱乐部搭建工作,下至球员具体状况都事必躬亲,这种类似英超昔日manager般的权力绝对不是一方可以赐予的,万达在聘请崔康熙时的谦逊态度让人印象深刻,但实际情况是彼时大连被雅尔丁放了鸽子,崔康熙恰好遇到那摊子糟事,韩国人只是一方退而求其次的planB,那份1+1的合同很能说明问题。

从皇帝到一位普通的主教练,初来乍到的崔康熙根本不可能迅速斩开队内乱麻,“康熙王朝”从何说起啊。

在天海这边,和朴忠均前后脚回归的还有李玮锋,托管组在试水集训队模式失败后自然退后,把球队继续交给昔日权健的专人负责,只不过谁也不知道束昱辉当初留给俱乐部的是多少钱,就和谁也不知道束总的问题什么时候有明确说法一样。吊着一口气的天海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所以也不能单纯指责阿兰和雷鸟,他们并不想离开广州,再不济换个联赛行不行,为什么一定要到这支四不像的球队来拼死拼活?意义在哪?

换位思考,如果谁的公司踩在破产边缘,工资发了这个月不一定有下个月的,凝聚力?人心惶惶才是正常的。

所以外界一直热衷的“天海纸面实力不弱”就是自欺欺人的伪命题,朴忠均和李玮锋也明白这个道理,只不过他们的任务很明确:让这支队伍活得更久一些。

天津媒体在朴忠均上任之前披露了一则有趣的新闻,作为晚辈和徒弟的朴忠均特地跑到大连见了恩师一面,“寻求如何逃脱困境的经验”。

对于已是倒数第一的天海来说,情况不会更糟了,朴忠均接下来每一步扭转都是巨大进步,但他的师父崔康熙就不同了,外媒新帅传得震天响,走的每一步都是如履薄冰,就怕是徒弟亲手把最后一块击碎。

(斯文已逝)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