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国内足球

崔康熙:中国球员改善这点可大进步 欣赏秦升求胜欲

稿件来源:足球报  记者贾岩峰/报道 

大连一方请来崔康熙,希望他将大连足球带回原来的高度,崔康熙清楚大连方面的要求。崔康熙将很大一部分精力,放在强化中方球员在战术体系中的作用上,只有这样,才能帮助大连足球与中国足球真正提高。营造一个公平公正的环境,是球队与球员提高战斗力的基础,能让外援与国内球员形成合力,相互尊重及激发所有人的积极主动性。因此,在崔康熙的球队里,不会让高水平的球员拥有特权,所有不合适的行为,都会用合适的方法去约束和管理。

强调对抗、彼此呼应和不能随便回传

《足球》:关于你的训练,球员反馈与之前所经历的欧洲教练都不太一样,欧洲教练往往训练内容和形式多样,而你在训练中往往更多地强调对抗,这是一个属于你专有的训练特色吗?

崔康熙:足球场上的大多数技术动作都是在对抗中完成的,因此我们在训练中强调对抗,就是让球员习惯在比赛的高对抗中去做好更多的技术动作,只有能够在高压和逼迫下做出更多准确的技术动作,胜算才会更多。像射门和传中这样基本的训练,我不知道中国的理念是什么,但是韩国的理念,想要真正从基础上提升专项技能,至少需要3到5个月的时间,只有长期坚持,才会强化技术动作的稳定性和准确性,对于职业球员而言,并不是说一个动作做得不好的话,再练就没有意义,只要坚持,就一定有意义,怕的就是不坚持。

听说在这些天的训练中,你着重要求队员们不能随便回传。

前几天有记者问我,中韩球员之间的差异是什么?这个怎么说呢,如果从个人的能力上来说,我并不觉得有多大的不可跨越的差异,但就是在一些踢球的习惯和思维上,差异是明显的。这种差异一旦被改变,我觉得中国球员是可以大幅度进步的,而我要求改变的这些点,其实就是缩小中韩球员在某些环节上的差异。就拿大连队来说,我为何要求球员不能回传,是因为我发现很多球,球员是有能力向前传的,甚至向前完成个人突破,但很奇怪,很多情况下都选择特别安全的回传方式,哪怕向前传根本没有任何风险,也还是回传,我觉得这个习惯必须要纠正,因为球门的方向在前方,进攻和胜利的方向也在前方,胜利的获得需要每个人都要有勇气和担当,不能为了不担责任就选择回传,这样是成不了强队的,强队必须每个场上队员都有责任与担当。

你还要求球员们彼此要呼应?

要求队员们必须彼此呼应,一个是从战术上的考虑,尤其是后防线,大家必须相互提醒对手的情况,做彼此的眼睛,才能减少犯错,此外,无论是谁失误了,或者传出了好球,或者在高压逆境下,彼此给队友一些鼓励,整体去带动队伍的情绪,让每个人都积极起来,这其实是一种非常好的比赛方式和技巧,这也不是什么不能掌握的高难度技巧,只要用心去做,就能做到。

大连队中有愿意这样做的球员吗?

这支队真正愿意呼喊和鼓励的,秦升是排第一位的,对于比赛的求胜欲望,他也是第一位的,所以我把队长袖标给了他,我觉得其他队员应该像秦升那样,更多呼应,对于胜利有无限渴望,哪怕是训练中的对抗,秦升也渴望赢,只要是对抗,他就要赢。我希望每个人都有这种斗志和欲望,那样球队才会更强。

听说你的训练课中,专项训练课占据的比例挺高,例如射门、任意球和传中这些专项训练。难道你不认为,到了一线队这个年龄,很多技术动作已经定型了,练得再多也并不容易改掉他们固有的习惯了吗?

如果一直抱有这样消极的思想,那么做任何事都永远不会进步。你所说的技术动作和习惯已经定型,不能再改变,是相对的。的确,比起刚刚学习足球的年轻球员,成年队球员可以改造的空间是小了一些,但是成年人却比年轻球员有更多的责任感,因为肩负的责任与义务更多,所以带着这种责任感去训练,哪怕是在面对一些已经学会的技术动作,做出的质量还是不同的,即便是人人都会的动作,谁又能保证每一次做出来的质量都是最好的呢,所以必须常常进行训练,只有熟练了才是提高质量的最好保证。

我对球员们做出具体指导的,其实很多都是在他们实际掌握的能力范围内所能够做到最好的一个标准,有时候这个标准可能他们自己都忽略了,而我会不断地督促和鼓励他们拿一个最高的标准要求自己。所以,并不会存在不适合,我强调球员的责任感。其实作为主教练,才是最应该有责任感的,应该尽最大努力帮助球员找到他们最好的一面,同时也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能够帮助球员进步的机会,陪伴他们一起在完全可以做到的范围内继续进步和提升自己。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