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国内足球

崔康熙:帮大连重塑辉煌是大挑战 没想全盘复制全北

稿件来源:足球报  记者贾岩峰/报道

接手球队这一个多月下来,你的训练计划是怎样安排的,都在哪些方面对球队进行了改造?

我是一月下旬开始接手的球队,在西班牙我先对整个队伍的情况做了一个大致了解,安排了一些体能测试,通过测试我发现情况并不是很理想,因此并没有进行太大运动量的训练,只是根据球员的身体情况进行了有针对性的调整;回到上海之后,我们原本应该直接进入技战术训练,打更多的热身赛来磨合技战术,但再次进行了体能测试后,我们不得不多增加了十多天的体能训练,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有几名球员经历了伤病。我对于整个冬训过程中大家付出的努力表示感谢,因为我知道很多人是咬牙才坚持下来的,很辛苦。

其实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要完成对球队的全面改造是不现实的,我首先在一些基本的训练要求、训练习惯和训练强度上进行了调整,大家都在努力积极地适应。

刚刚提到的体能测试,是怎样的一个测试?

是一个短距离折返跑测试,我需要球员在1分05秒的时间范围内完成我要求的折返跑次数。这是一个很常规的测试,却能够很准确地了解到一名球员的体能储备在什么水平线上。在西班牙进行第一次测试的时候,只有4名球员达标;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等到了上海再测试,已经有半支队的球员可以达标了,这其中还包括我们的一名替补门将。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合格数字还会不断增加。

必须达成的基本共识是“训练即比赛”

《足球》:很多人都想知道,你的训练强度是不是中国球员所能够承受的,因为此前来中国执教过的韩国教练,有不少都因为训练强度问题与中国球员产生矛盾,对于这点,你是怎么看待的?

崔康熙:我既要把全北的成功经验带过来,但我又从来没想过在中国复制全北的一切,因为这里是中国,我面对的是中国球员。我有信心帮助大连的队员们在体能和战术素养上进行全方位的提升,但这肯定需要一个过程,同时也需要合适的方法,可能我的很多要求对韩国球员只是常规操作,但是到了这里会变成一种极限挑战。这并不是说大连球员比韩国球员差,只是训练方式确实不同。我会结合球队的实际情况进行调整,我也在给彼此一个过程,适应我战术要求的初始阶段,对于所有球员在这一阶段的表现,我都会最大限度给予理解和体谅,但这个过程是有限期的,这也绝对不意味着我就随便放松对每个人的要求,我只是在用一种循序渐进的方式让大家慢慢接受我的理念。到了一定的期限,合格者会留下,不合格者就会淘汰,这就是职业足球的规律与现实。至少到目前来看,大家都还在努力适应,我看到的还是比较积极的信号。

在你给球队建立起真正的战术体系之前,你觉得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

我要跟队员在一个最基本的认识上达成一致,那就是训练即比赛,所有人在训练中的技术动作和表现,必须都参照实战的标准来,因为实战其实就是对于训练结果的最好呈现。这两者之间不应该有过大的差异。如果一名球员不能在训练中百分百投入的话,那么他在实战中即便拿出来百分之百的态度,也不一定能够达到百分之百的状态。因为身体是有记忆的,肌肉也是有记忆的。没有在训练中竭尽全力,即便认为自己在比赛中已经竭尽全力了,其实那也不是真正的最好状态。

但这里有一个问题,其实也是我跟很多中国球员沟通过的他们普遍的一个共同认识,如果在训练中拼得太狠,一是体能可能撑不住,二是万一对抗过狠,或者训练过于疲劳,都更容易导致伤病,万一不能上场比赛了怎么办?

我为什么强调一定要把训练当成实战一样去拼,这是我多年来带队的经验。因为实战其实是训练的另外一种体现,就是换了一个场地,换了一批对手,但真正的内涵是一样的,如果平时训练强度不够,拼搏精神不够,指望到比赛场中发挥到最佳,其实是做不到的。只有在训练中强度、硬度够了,尤其是在高强度下的呼吸和有氧无氧耐力都训练过了,到了比赛中才能原样地发挥出来;平时训练强度不够,一旦到了正赛,对手压迫过紧,心跳频率跟训练中不一样,很多技术动作可能就会不到位甚至变形,就会产生更多的失误,如果在训练中,大家因为是训练,就给彼此喘息机会,不进行连续进攻和防守,那么到了实战中,对手也会因为你疲惫了给你喘息的时间吗?另外,有时候球员训练不带护腿板,这个是我最反对的,不带护腿板,在做一些拼抢动作时,就可能不到位,因为怕受伤就不敢发力,那么如果不在训练中去感受各种对抗的力量,到实战中怎么又能保证控制好力度,保证不受伤呢。受伤肯定是足球的一部分,但只有经过频繁对抗和拼搏,让自己变得更强,有更丰富的经验,才是更好避免不必要受伤的途径,而不是不练或者少练。在韩国,我们的训练强度有时候甚至要超过比赛强度,训练很苦,比赛反而更像是一种放松和休息,只有做到这样,在真正的实战中,遇到对手怎样的高压我们都不会慌乱,因为我们见过更困难的场面。

通过与队员的交流与指导建立信任

《足球》:我听球员说,你经常在训练中亲自进场指导他们,细致到每个动作和每一脚球的处理,这是你一直以来的执教风格,还是特别针对中国球员的?

崔康熙:这是我一贯以来的执教风格,也没有特别的改变,因为我觉得比起一味地提要求指挥球员,走到他们中间与他们培养感情、建立信任,是做好一切事情的必要保障。至少作为亚洲的职业球队,真正适合我们的管理风格,是主教练更多地与球员交流互动,培养彼此之间的默契与信任,在此基础上,主教练再针对不同球员的特点和能力,给予他们更细致的指导,有感情有信任,才会带来最后真正的提升。在韩国执教期间,我也是这样做的,就是到训练场中参与大家的训练,然后给予适当的指导,同时在训练结束后,还会跟我认为有必要的球员进行沟通,以及进行一些必要的加练。接手大连这段时间里,也会有球员被我留下来加练。通过这些交流与指导,久而久之,教练与球员之间的信赖就逐渐产生了,我认为,如果想要球员用他的真心来接受你一切的要求,那么作为教练首先也要拿出自己的真心去传授。最终达到的默契就是,后来主教练即便不说了,球员也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应该怎么去做。只有真正的彼此信任了,教练的标准才会真正成为球员的标准,而不是应付教练的标准。

我相信现在的全北现代,无论我在与不在,我带过的那些球员,他们早就知道自己应该遵循怎样的标准,如何要求自己,战术可能会随着不同教练的要求去改变,但对于执行战术的标准是永远不会变的。这一切,也是我希望将来大连的队员能够做到的。

你刚刚提及过,你不会完全照搬执教全北的经验,会结合实际情况来带队。毕竟两国足球文化有差异,在这个过程中,你有没有什么困惑的地方?

有。其实我在球队身上看到了很多不足,和必须提升的地方,但改变这些不足又不能完全按照我过去习惯的方式。同时,我又知道自己身上肩负的责任以及成绩压力,所以我经常会有一点困惑,那就是在成绩的压力下,我是否应该完全地坚持自我不向现实妥协,还是要做出适当的妥协,这期间的幅度有多大,该如何掌控,并没有现成的答案摆在我的面前,我也需要通过不断的工作与实践才能找到答案。对我而言,帮助大连足球重新塑造辉煌,也是我人生中一个巨大的挑战。我愿意并且很坚定信念地迎接这次挑战,也会尽我所能不轻易放弃,这是我能够做出的承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