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CBA

让篮球一直都活着 战火中走出的叙利亚男篮

来源:公众号“篮球发布”

作者:薛思佳

终场哨响,大屏幕上101-52的比分对于叙利亚男篮的队员们来说显得有些刺眼,用球队主教练马蒂奇的话来说,他希望这场比赛不要太多次地在电视中播放,因为中国男篮之于他们而言宛如“巨人”一般高大。马蒂奇很清楚自己麾下的队员们已经拼尽了全力,甚至在第二节单节战胜了中国男篮,但这还远远不够。中国男篮替补席上一次次的欢呼,与叙利亚男篮队员在场上一次次无奈的摊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无论他们再怎样努力,都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中国男篮的背景板。

相比于去年在亚洲杯上险些将中国男篮蓝队掀翻在地的那支球队,昨晚的叙利亚男篮几乎更换了所有球员,中国男篮球迷所熟知的马丹利也没有来华参赛,实力上的鸿沟让比赛从第一节就失去了悬念。或许这样的一场比赛因为彼此之间的实力差距,远远谈不上精彩,但这个夜晚,从战火中走出的叙利亚男篮却值得所有人的尊重和鼓励。

战火中的受害者

没有人能够想象,这些叙利亚的队员们是经受了多少磨难和考验,才能站在昨晚的球场中央。提前一天的赛场热身,和中国男篮的全套最新装备相比,他们身上的训练服亦或是球鞋都显得有些破旧,但这显然不是他们所在意的,能够代表国家站在这片球场,对于这些队员们而言,已然称得上是一种成功。

战乱、难民、死亡……从2011年开始,这些词汇开始和叙利亚关联在一起,叙利亚政府和叙利亚反对派之间旷日持久的冲突让这个国度生活在了炮火和战争的阴影之下,有大约20万叙利亚人死于这场内战,国内近一半平民流离失所,叙利亚社会的每一个角落都陷入了无尽的黑暗,篮球亦是如此。

战争的爆发让叙利亚国内的职业联赛就此中断,马丹利这样的叙利亚明星球员被迫离开了自己的家乡,去到异国他乡继续自己的篮球生涯,“2011年以前一切都十分美好,我的国家是全世界最好的国家之一,非常安全,在那之前我从未想过走出国门。”马丹利说道,“2011年以后,战争开始了,厄运随之而来,这是我之前从未想到过的。绑架,杀戮,我们之前从未见过的都出现了。”

因为马丹利全家是基督教徒,发动战争的一部分人是伊斯兰教恐怖分子,信念上的冲突让马丹利全家受到了威胁,他的哥哥甚至遭遇到了绑架,“要么他们杀害我们,要么我们皈依他们,或者每次都给他们钱,就像要交税一样才能活命。”马丹利说道。最终,马丹利不得已交付了赎金才让哥哥安全回家,并且决定全家离开叙利亚,顾不及他们的房产和资产。

马丹利是不幸的,但又是幸运的,他至少可以继续和篮球作伴,但有的球员却成为了政权争斗中的牺牲品,“我们的联赛已经失去了超过120名球员,他们永远地从战争中消失了,除了运动员的流失,篮球在叙利亚的处境也变得岌岌可危。”叙利亚篮球联赛的负责人丹尼尔·佐尓科弗说道,那时候打篮球在叙利亚成为了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佐尓科弗很清楚地记得,他曾经在观看训练时,目睹了数十枚炮弹击中了国家队训练馆附近的的地方,其中一枚迫击炮弹距离他仅有咫尺之遥,“我们已经习惯了,因为这就是战争。”

在一次训练当中,球馆的发电机突然停止了工作,主教练便不得不无奈停止了训练。一名叙利亚球员精疲力竭地坐在场边,在黑暗中喃喃自语。“我想念我的朋友。我怀念拥挤的人群和拥挤的大厅。”他说,“篮球曾经让我们的脸上露出微笑。但今天它却让我们哽咽了。”

幸存之后的重生

尽管饱受战乱之苦,但叙利亚篮协一直努力“让篮球活着”,不管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我很骄傲篮球并没有因为战争而停止,这项运动之所以能一直存活,我不得不感谢我们激情四射的球迷们,每一个家庭和来自各个俱乐部的球员们和篮协一起携手努力,让篮球一直都活着。”叙利亚篮协秘书长丹尼尔说道。

叙利亚篮协肩负着发展篮球运动的重任,叙利亚联赛的比赛数量也稳定地从2012年的271场增加到了2018年的735场,但叙利亚篮球想要从量变成为质变,显然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叙利亚还是有职业联赛的,但职业化程度没有中国队那么高,我觉得它算是一种职业和半职业之间的联赛,联赛中球员的组成有一些全职的球员,还有很多是一些半职业的学生球员等等,所以叙利亚篮球联赛确实存在很多的问题。”叙利亚男篮主教练马蒂奇说道。

事实上马蒂奇已经是中国男篮的老对手了,2009年正是他率领伊朗男篮在中国男篮的家门口,拿下了天津亚锦赛的冠军,如今这位塞尔维亚籍的老帅成为了复兴叙利亚男篮工程的参与者之一,只不过两年多的执教经历还无法让他完全摸透这个国度的篮球联赛,事实上联赛中还存在一些白天工作晚上训练的兼职球员,他身边从比赛号码到造型都酷似火箭队球员哈登的“大胡子”赛义夫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我自己本身是一个工人,并不是一个全职球员。我下午5点钟下班,晚上8点钟开始训练。我不是在说我打球的时间不多,我也非常专注,但我确实不是一个完全职业化的球员。”

队员水平的层次不齐,直接导致了叙利亚联赛各支球队实力差距的明显落差,“在整个联赛中,只有两到三支球队是水平比较高的,其他的球队都很弱,所以我们在联赛当中跟其他球队打的时候,经常赢五、六十分。”对于赛义夫来说,整个联赛过程中他的球队只有一到两场比赛是具有挑战性的,因此对球员们的提高也是一个很大的障碍。最直观的一个例子就是在昨晚面对中国男篮的比赛,叙利亚男篮大部分队员在对抗之后都出现了技术动作变形的情况,“联赛里三个队只有15名球员职业水平比较好而已,而且要注意在过去的一年内我们的联赛失去了一百多名年龄在23岁-28岁的球员,很多都流亡在国外等等。”

背上行囊,踏上另一段征途,叙利亚男篮要和上海这座城市说再见了,他们的这份坚守远比比赛来得更为珍贵。或许他们又将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继续着每天边工作边训练的生活,甚至没有人知道他们中的谁还能有机会再次代表国家出战,但这些似乎都显得不那么重要。因为,篮球是他们最为荣耀的勋章和最值得托付的避难所,“从我的观察来看,篮球是在叙利亚战乱纷争时期是最安全的,同时也是在不断成长壮大的一个运动。”马蒂奇说道,在他和赛义夫离开新闻发布厅时,留给他们的是一片掌声,篮球在这一刻的意义,远远超过了体育的范畴。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